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学霸君张凯磊:个性化教学是解决教育不公平的核心突破口

  (速途教育7月12日综述 报道/吴梅)7月11日,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的2017中国互联网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在互联网教育论坛上,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做了主题为“教育新物种——人工智能如何改变课堂”的演讲。

  2017年1月,“学霸君”完成由招商局资本和远翼投资领投的1亿美元C轮融资。在“AI+教育”方面,学霸君在数据和技术上的突破,让外界认为学霸君是一家技术型企业,然而张凯磊却表示,“学霸君不是一家技术公司,而是一家相比传统教育而言的新教育公司。”

  那么,这家新教育公司在智能机器人上做了哪些改进?其个性化教学未来的发展态势是什么?又将如何达到一个新的制高点?

  Aidam答题是一个计算而非搜索的过程

  刚过去的高考让我们难忘,而高考期间的“特殊考生”Aidam与6名高考状元的比拼更让人回味。在解答2017年高考数学试题中,Aidam用时9分47秒,成绩为134分,而6名状元的平均分为135分,双方仅仅差距1分。

  当再次回顾机器人Aidam当时的高考答题表现时,张凯磊在接受速途教育采访时表示,有一个六分的题目,因为中学老师没看懂其答案而被判定为错误。但事实上,Aidam答对了,它真正错的是一道填空题和一道选择题。也就是说,机器输出的是“LaTeX”格式,即显示公式,与公式原本的形态不一样,致使老师无法理解。

  此外,Aidam可以激活各个知识元节点之间的连接,有些神经元节点被高能化,有些神经元连接被弱化。一道题目可能会触发多个知识元节点,题目越复杂,触发的节点越多。

  高考机器人在答题时不是一个搜索的过程,而是一个计算的过程,以及有限空间便利的过程。高考没有一道单独的题目是与题库里已有的题目一样的。所以对于高考机器人来说,在考试时需要重新理解题目,将自然语言转化为形式语言,然后激活神经元知识点之间的连接,计算题目并得出答案。

  个性化教学的演进路径将是“L0-L5”

  在互联网教育论坛上,张凯磊提到了其研发Aidam的初心。2012年高考结束后,衡水中学一毕业生将自己高中3年做的所有试卷堆积起来有2.41米高,加上高中数学老师周海宁有针对性的教学,让张凯磊觉得,“中学数学大概有3529个考点,平均每个做三四道题就够了,总共有1万多道题目,但是绝大部分学生面对的练习题有三四万道,75%的宝贵时间都被浪费了。”

  而学霸君研发的Aidam,就是想打造个性化教学,帮助老师和学生提升教学效率和学习效果。

  个性化教学的过程包括四个方面,即批改作业、重点讲解、个性化训练以及针对性辅导。张凯磊认为,个性化教学是解决学业负担过重,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突破口,自动解题是个性化教学的核心发动机。

  像无人驾驶汽车一样,学霸君对个性化教学进行了全新的测量,其未来的发展路径是“L0到L5”的演进。

  L1阶段,作业跟考试信息数字化了,机器开始辅助老师做一些最基本的分析,学制仍是12年,考试制度依旧没变;

  L2阶段,教学模式还是1对50,不过作业及教学开始出现分层化、个性化;

  L3是个突破性的阶段,老师可以跨班讲课,学生可以有秩序的走班听课,个性化分层更细化,逐渐出现非标准化考试;

  L4阶段,老师可以给更大规模的学生上课,学生可以在班级内会进行VR学习,根据每个人的学习情况,提供不同的教学内容。在这个阶段也会出现提早毕业的情况;

  L5是一个老师给10万人讲课,学习的内容将完全由系统推荐,进而达到完全个性化教学。

  学霸君目前已经在部分学校铺开了个性化的教学系统。张凯磊表示,“经过证明,使用这种教学系统的学校在一学期后,普通班已经开始挑战重点班。”

  由此可以看出,人工智能的个性化教学发展的红红火火,那么,未来人工智能能否取代教师呢?答案是否定的。智能机器人再怎么发展,也只能作为辅助工具而存在。

  清睿教育创始人朱奇峰表示,alphago虽然战胜了柯洁,但是它并不比柯洁聪明;机器人进行问题的解决时是借助它系统内现有的知识,而人类的思维是无限的;在100道题目面前,智能机器人或许只能记住题目本身固有的模式,但是在人类的大脑却能根据这100道题目想到多种解题思路,或者进行更深层次的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