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

程维算不算一线企业家?


作者: 李楠  2017年08月1日23:01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去年的今天,程维的滴滴出行宣布收购优步中国,当即被列入“2016年互联网新闻TOP10”,就此,滴滴出行在中国网约车市场中占据绝对份额。据QuestMobile发布的移动互联网2017年的第二季度报告显示,滴滴出行的月活跃人数(MAU)为4950万,位居用车服务App之首。

  

写在滴滴收购Uber中国一周年,程维算不算一线企业家?

  而随着网约车新政的颁布,战火似乎有重燃迹象,滴滴也开始重新审视自身。在滴滴2017星辰大海年会上,程维提出了宣布架构升级,放出“修炼内功、智慧交通、专车决胜、全球布局、洪流落地”的20字新战略方针,这是网约车新政实施后程维首次对外喊话,而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也成为滴滴下一个目标。

  而对于程维,这位34岁的就坐拥超过300亿美元估值(另有传言最新估值已过500亿美元)公司,有着非同一般经历的青年才俊来说,他对于自己的下一个期待又是什么?

  滴滴程维的前世今生:中供系铁军出身,创业幸运得“良师益友”

  提到程维,不得不提的就是其在阿里巴巴的8年时光。

  2005年,22岁的程维进入了阿里巴巴旗下B2B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因为业绩出色,很快成为当时阿里最年轻的区域经理,并于2010年升任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

  而程维所在的B2B销售团队,还有一个别称“中供系”,也被称为“阿里铁军”,它们的工作内容大多是推销一款名为“中国供应商”的会员产品。

  “马云当时给中供铁军定的第一个指标是1个人1年销售额要达到100万,没有人数限制,但是每增加一个人,每年就要增加100万的销售额。”嘉御基金创始人卫哲(前阿里巴巴B2B公司CEO)曾这样讲述阿里中供系。

  据相关人士描述,“中供系”与人谈阿里,五句之内必提“价值观”,十句之内必用“阿里方言”;练就了号称“能在水泥地上种水稻、在沙漠里建森林”的销售能力,其中的佼佼者与世界级高手相比亦毫不逊色;练就了被人轰跑、被工业区的看门狗追逐时处之泰然的抗压能力,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初心为善,相信自己是在帮助客户找到更多地欧美采购商。

  滴滴联合创始人李响曾这样回忆那段“中供铁军”岁月:“在阿里巴巴的时候,当时程维带着他开拓北京市场,全国有9000名销售,几百个销售团队,程维他们这个只有10多个人的销售团队花了一年时间做到全国第三”。经过“中供系”的磨炼,程维积累了扎实的销售能力和经验,这也为其创立滴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我希望能够出来创业,这个时代如果不创业一定会后悔”。

  于是,2012年的6月,程维创办了滴滴打车(曾用名嘀嘀打车)。程维也将“中供铁军”的精神注入了滴滴,以至于会有《献给苦逼的互联网地推团队-滴滴打车初期推广全纪录》火爆于网络。

  两年后的2014年,北京10万名出租车司机有7万多人安装滴滴软件,6.7万辆出租车里近5万辆安装了嘀嘀打车的软件。滴滴打车在全国开通近百个城市,安装了48万个司机端,几千万乘客端。从滴滴在当时取得的成绩来看,地推团队确实有程维此前所在“中供系”的精神和执行力。

  如果说,“中供系”精神是滴滴成功的内部因素的话,那么滴滴发展路上程维收获了“良师益友”,则是外因。这里所说的“良师益友”便是马化腾与柳青。

  翻看当年打车软件烧钱大战历史,在快的拿到阿里巴巴融资时,程维的滴滴还没有获得腾讯投资,由于程维是阿里巴巴走出来的,其最初并不想与阿里巴巴为敌,但是2013年春天,腾讯投资部总经理彭志坚首先请程维吃饭进行说服,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在北京参加两会期间专程请程维吃饭,也正是在这顿饭之后,滴滴获得了腾讯1500万美金投资,此后借助微信支付打车费“补贴”营销活动,滴滴的日订单量从起初一两千单上涨到521.83万单。

  

写在滴滴收购Uber中国一周年,程维算不算一线企业家?

  马化腾为程维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入口以及资金支持,柳青则帮助程维让滴滴做得更大,而且让程维和滴滴具有了更大的格局。她是2015年情人节滴滴快的合并的主导者,2016年滴滴收购优步中国仍然是柳青推进。有评论称,柳青对滴滴出行的改造是做到高起点组建,远战略发展。

  


  而因为柳青与程维搭档,两人在《财富》发布2015年“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榜单中位列榜首。

  程维作为中供系出身的创业者,卫哲道出了他为何能成功:“中供铁军锻炼出的这些CEO、创始人,能够成功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死死地把握住效率指标。滴滴和美团为什么能存活?是因为他们比同行拿到的钱更多吗?是因为他们比同行更快吗?都不是,是因为他们尽管也烧钱,但烧钱获得的效率更高。”。

  有着“出行梦”的程维,是不是一线企业家?

  “滴滴早期创业的想法,解决打车难的问题,让出行更美好。构建一个在互联网上的一站式出行平台,把所有线下的交通工具搬到了互联网上。”去年程维曾这样解释滴滴的初心。

  


  其实很多现象级产品,其初心都为了解决一个用户痛点,并做到极致,滴滴就是如此,如今的滴滴被程维打造成一站式出行平台,囊括了出租车、快车、专车、代驾、租车、共享单车。此外,程维的全球化也是以解决出行问题为导向,投资美国第二大打车应用Lyft、东南亚最大的拼车平台Grab、印度打车服务商Ola、与安飞士巴吉达成战略合作、投资巴西99Taxi等等,滴滴在全球建立的出行联盟军正在侵蚀Uber的市场份额。

  可以说,程维的“出行梦”已经初步实现,而滴滴也正在从一家创业公司,成为一家平台级公司。而滴滴如何进化为一家令人尊敬、甚至可称伟大的公司,是滴滴下一个目标,也是程维能否从优秀企业家,晋升一线企业家的核心。

  一线企业家,不同人有不同的评判维度,比如江湖地位、比如是否会“生态化反”,是否能把媒体聊high,但可能营收是无法回避的核心评判标准。“话说糙一点,我认为BAT之所以是BAT,是因为这三家公司真的赚了很多钱,解决了很多人的现实财务问题。作为一家商业公司,营收是必然的追求,也应该是任何一个有野心的企业家所追求的目标,是员工所期望的。”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业内人士表示。

  “我们还不是一家在商业上面很成功的公司,只是一家发展很快的早期创业公司,我们还有来自于各方面的挑战,因为我们在下个阶段的愿景还希望走向全球去迎接顶级对手的挑战”,程维对滴滴的商业部分,有着清醒的认识。

  滴滴出行,属于高频移动端工具产品,在产品进化方面并不容易,程维的滴滴在出行方面可以做到极致,但必须考虑在其他领域有所突破。

  


  其实,程维是销售出身,对收入有天生的敏感,也有所动作。可以看到,滴滴在汽车金融领域有所布局,今年4月全资收购一九付,也让滴滴曲线获得支付牌照。滴滴的用户体量已经足够大,作为平台级公司,何时能够盈利甚至IPO摆在了程维面前,对于他来说,不是为了争什么名和利,只为责任,也可参见王小川在搜狗递交IPO申请后的放飞自我。

  第二,是对人才的交心能力。企业的历史,说白了就是人的历史,马云和十八罗汉、史玉柱和四个火枪手等等,都已成传奇。对程维而言,柳青、朱景士的加盟使滴滴很快获得融资开疆扩土,李建华与张贝为滴滴在政府关系方面产生助力,何小飞、章文嵩等技术人才让滴滴可以拥有良好的技术储备释放智慧交通能力。而下半场,程维如何带领这些亲信一同决胜,并继续招揽能够帮助滴滴上台阶的智者加入,我们拭目以待。

  第三,是社会责任。滴滴出行已经为解决交通拥堵以及提供就业机会作出了很大贡献。首都经贸大学新就业形态研究课题组发现,滴滴平台上已吸纳了178.8万名复员、转业军人,其中50.54万名退伍军人选择成为了专职滴滴司机。其实,滴滴本身自带公益基因。

  翻阅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理事名单发现,目前最年轻的应该是生于1973年的贾跃亭,而我们期待很快有80后企业家的加入,程维,生于1983年。

分类:  移动互联网   用户:  李楠    关键词滴滴 程维 柳青 马化腾 腾讯 uber ofo

速途网探营丨腾讯游戏研发总部成都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