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家电资讯 > 手机

成为备受瞩目的手机界“黄埔军校”,华为荣耀的酸与甜


作者: 乔志斌  2017年09月21日9:39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图从左至右:刘江峰、彭锦洲、吴德周、李开新

  上周,有报道称前华为荣耀高级副总裁彭锦州正式回归手机行业,加盟锤子科技出任总裁。此前,彭锦州曾顾问的身份,在上半年助锤子完成了10亿元融资,如久旱甘霖般解了锤子科技的“钱荒”窘境。如今彭与华为签署的竞业禁止协议期限到期,终于得以正式出任总裁。

  除了彭锦洲,还有早已加盟锤子的吴德周、刚刚卸任酷派CEO的刘江峰、以及360手机总裁李开新,这些曾经带领华为荣耀从诞生,到成长为国内数一数二的互联网手机品牌的功臣们,都在别家手机厂商中身肩要职。华为荣耀也被视为了中国手机行业的“黄埔军校”。

  然而,从“黄埔军校”走出来的这群优等生们,在新的环境中却难以重现当年在华为荣耀时的辉煌:刘江峰在任一年,酷派营收惨遭腰斩,而锤子、360手机销量也仅有百万级别,与华为如今破亿的销量相比简直九牛一毛。

  难道真的是企业造英雄?离开华为的他们,就像鸟儿没了翅膀,跌入了事业的低谷。

  华为是高起点平台,荣耀是“富二代”创业

  对于华为来说,荣耀品牌的成功,得益于2013年末,华为大力扶持荣耀品牌独立,丰富的资源也让“富二代”创业的团队誊出了施展拳脚的空间,方才促成了与小米手机在互联网手机市场中分庭抗礼的荣耀品牌。

  


  而在离开华为之后,这些“前荣耀高管”所接手的企业都处在“百废待兴”的状态:刘江峰所接手的酷派,早已是郭德英卖给贾跃亭的一颗“弃子”;李开新在接手360手机时,曾坦言最初硬件免费政策下的亏损“自己看了都害怕”;而吴德周、彭锦洲加盟的锤子,也是曾在两年间亏损10亿,年销量仅百万的小公司。

  对于这些前荣耀系高管来说,这些新东家提供不了华为所能提供的高起点,只能“从零开始创业生活”。然而如今国内手机市场早已不是前几年行业蓬勃发展的时期,而是进入到了市场趋近饱和,产业链高度集中的“下半场”,形势之凶险,以至于刘江峰难挽酷派的倾颓,前7月营收同比下滑52%,自己也从CEO位置跌落,以辞任再度告别手机行业。

  那又是为什么,这些高管宁愿在新环境中“死于忧患”,也不愿继续在华为荣耀“生于安乐”呢?

  如牵线风筝的荣耀

  总结四名前荣耀高管的离职时间,会发现集中在2015年中到2016年初这段时间,正是华为宣布荣耀中国区业务重新整合并入华为终端中国区的时期。

  在那之前的2014年6月,荣耀6以一种非常激进的方式进军市场,搭载当时最新的麒麟920处理器,直接超越了前一月发布的华为P7所使用的麒麟910T,让荣耀6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却也让华为作为高端商务品牌深感左右互搏的压力。

  

  就像飘在天空中的牵线风筝,最终还是要被主人收回手中。回归华为终端的荣耀,从独立面对市场竞争的“操盘者”,变成了华为双品牌战略棋局中的一枚棋子。

  被收编后的荣耀品牌,成为了华为终端的一个部门,权力也收归于董事长余承东的手中,原来的荣耀高层决策权被相对削弱,没有了自在施展拳脚的空间。

  而余承东作为华为和荣耀的战略统筹着,首先要做的便是终结两个品牌的左右互搏,避免当年荣耀6抢先华为发布新型处理器,让面向高端的华为品牌陷入尴尬境地。

  于是乎,华为与荣耀两个品牌的定位开始呈现阶层分化:华为面向高端,走商务人士路线;荣耀走大众风格,主攻年轻人市场。

  虽然名义上的确是针对不同人群的品牌差异化战略,但两事业部获得的资源却并不对等,能够获得更高利润率的华为品牌掌握着徕卡、保时捷设计等优势资源,而利润率较低的荣耀品牌则只能紧紧跟在华为身后充当“陪太子读书”的角色。

  这对于曾带领荣耀走上巅峰的团队来说,一个个都是肯拼搏、敢为天下先的热血精英,却要为自家兄弟默默充当垫脚石,心有不甘之余相继出走,怀揣着“成功者”的光环,想要打拼出新的天下。所以荣耀“手机行业黄埔军校”的名声也因此而来。

  “陪太子读书”的荣耀,市场定位高低不就

  在华为的光环下,为差异化定位战略而不得不收起锋芒的荣耀,产品定位也开始发生动摇。

  与依靠采购和线下零售的手机品牌依赖渠道深度与广度不同,荣耀作为互联网手机品牌,面对的是大量线上消费者,在网络信息爆炸的今天,这类人对于手机的硬件配置与性价比有着较高的敏感度。而线上销售本身的“去中间环节”的优势,有利于厂商生产高配低价的手机,通过粉丝口碑来保持黏性,通过“薄利多销”来保证利润。

  然而,为了防止华为与荣耀定位上的重叠,在产品力层面,“陪太子读书”的荣耀再也没有机会先于华为品牌使用最高端的处理器,而是在华为系列发布后,以“慢半拍”的形式出场。这就使得荣耀手机与同时期其他互联网手机厂商相比起来,“性价比”处于劣势。

  另一方面,华为消费者BG业务负责人余承东喊出了“一切以利润为中心,精细化运营”的口号。由于荣耀已被华为收编,让本追求薄利多销的互联网也要开始追求利润,对荣耀的品牌也造成了不小的损伤。

  


  图:荣耀9

  今年年中,华为P10因UFS和eMMC高低端闪存芯片混用的问题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事件曝光后,身出同门的荣耀V9也同样被曝出了闪存混用的问题。而荣耀9甚至全部采用eMMC闪存而备受粉丝吐槽。

  


  UFS和eMMC闪存混用,不仅让华为无需受制于供应链,还让每部手机可以省下10美元左右的成本,提高了利润。不仅如此,还有微博数码大V发现荣耀9在屏幕和相机模组上也有所缩水。

  在各种“节约成本”的设计被曝光,荣耀品牌虽然依然是华为系列中相对便宜的系列,但在“低价”之外,原先的“高配”变成了“减配”。

  所以,对于如今的华为荣耀来说,失去了“性价比”的优势,在市场中的定位也略显尴尬:于线上,不再有与众多互联网品牌一较高下的性价比;于线下,又因要与华为的高端定位保持距离,缺乏一招鲜穿透市场的锋芒。

  也许荣耀成为中国手机业的“黄埔军校”,正是因为昔日荣耀老将已感到重新并入华为终端的荣耀品牌,不再是那个当年从零到一的荣耀,而是华为精简产品线后的附庸,他们不愿自己“打江山”的本事雪藏,最终选择了带着那份自豪与骄傲高飞远走。

分类:  手机   用户:  乔志斌    关键词华为 荣耀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