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

禁令重压之下,身处“灰色地带”的共享电动车怎么活?


作者: 李楠  2017年09月22日7:42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禁令重压之下,身处“灰色地带”的共享电动车怎么活?

  近日,多地出台共享单车政策法规,要求共享单车停止投放,公众的关注点也往往集中于共享单车。速途网发现,在共享单车法规中也对于共享电动车进行了规范,但由于市场不大被忽略。

  目前,杭州已经叫停共享电单车,并要求平台在规定时间内清理暂时退出杭州市场;上海明确表态不发展共享电动自行车;北京市交通委也于近日宣布不发展电动单车作为共享单车。

  速途网长期关注共享出行领域,在共享电动车刚刚开始投放就曾作出报道(速途网一手体验共享电动车,押金299,时长+公里双重计价),如今共享电动车受到限制,平台会进行转型吗?还是彻底消失?速途网首先对北京市场进行了观察。

  政府“不待见”共享电动车,安全成最大原因

  北京的政策中这样写道:综合考虑骑行安全和停放秩序、道路通行条件、充换电配套设施安全等因素和公共服务等特性,本市不发展电动自行车作为共享自行车。各区和相关管理部门将加大执法和处罚力度,维护城市正常运行秩序。

  从政策中我们可以看出,北京不发展共享电动车有不可抗力,即道路通行条件短时间内难以改变,此外安全也成为了政策中被广泛提及的重点,这其中主要涉及骑行安全、交换电配套设施两部分。

  北京交管部门曾披露过一组数据,2015年北京涉及电动二轮车的事故3.1万余起,死亡113人,伤2.1万余人,分别占全市总数的11.9%,12.3%和36.7%。为此,北京自去年4月11日起对十条主要大街禁止除自行车之外的其他非机动车通行;杭州市于2016年共查处电动自行车违法125.3万起,同比上升41%。为此,杭州交警于今年1月1日起正式启动了全市32个电动自行车违法人现场教育点,对电动车违法人依法实施警告、教育处理。

  造成电动自行车高事故率的原因在于,市场内电动车存在超速超重现象,且骑车人违章现象严重。因此,共享电动车从一出现就被交管部门关注,今年2月小蜜电单车曾在北京投放,但在报道后随即受到监管。事故多发,公众抱怨声不断,也折射出共享电动车在一线城市生存会很艰难。

  近期公布的政策中,北京与上海对于共享电动车的表态为“不发展”,还没有像杭州一样的明确解释和禁令,宝驾出行CEO李如彬对政策的理解是——不产生增量,原有投放不受影响。但有业内人士判断,在一线城市,电动车管理只会越来越严格,口子越收越紧。

  京城6大共享电单车企业,近7成属“宝驾系”

  速途网通过走访北京大街小巷以及用户提供的情报发现,目前有6家公司正在北京市场投放共享电动车,分别为电斑马、7号电单车、小蜜单车、芒果电单车、小鹿单车以及猛狮电单车。业内估计,至7月份在北京市场中共享电动自行车已经超过4万辆。

禁令重压之下,身处“灰色地带”的共享电动车怎么活?

  速途网通过启信宝分别查询了6家公司背后的投资方,发现小蜜单车、芒果电单车(公司主体:武汉小象创意科技有限公司)、小鹿单车以及猛狮电单车(公司主体:人人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均由宝驾参股;7号电单车则由李开复的创新工场投资。

禁令重压之下,身处“灰色地带”的共享电动车怎么活?

左:电斑马运营范围 中:小鹿单车运营范围

右:猛狮电单车、小蜜单车、芒果电单车在望京地区分布

  小蜜单车与芒果电单车在全城投放,小鹿单车与猛狮电单车主要集中与望京地区,7号电单车于北三环外投放,电斑马主要集中于朝阳区,从图中也可以看出,宝驾系共享电动车占据了北京市场中较大份额。宝驾出行在共享电单车领域有如此布局,但宝驾出行CEO李如彬对速途网表示投资信息是过时信息,传言不可采信。

  据速途网观察,目前宝驾出行App可以解锁小蜜单车、芒果电单车以及猛狮电单车。资料显示,宝驾出行起初专定位于私家车分享平台,但从2015年大幅度调整了公司业务,专注于汽车分时租赁。盈利模式方面,宝驾出行收取运营商10%-30%的利益分成为主。

  就目前来看,宝驾出行构建起的壁垒在于汽车分时租赁平台,为入局者降低技术门槛。据宝驾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云平台签约商户超过40家,交易平台截图共享汽车运营商10家,接入新能源汽车1600余台,建设拓展分时租赁车站630余个。

  在政策对于共享电动车并不友好的情况下,李如彬称宝驾出行会不断接入八大交通工具(燃油汽车、新能源汽车、房车、低速电动汽车、小型物流货车、公共自行车、公共电动自行车及共享摩托车)。

  综上所述,宝驾出行的主要市场偏重于汽车分时租赁,共享电动车是接入的八大交通工具之一,政策明确不发展对于宝驾出行来说,接入交通工具减少将带来营收增长动力的缺失。

  目前北京的共享电动车厂商还处于正常运营状态,政策并未使得车辆减少,企业处于观望状态,但从长久发展来看,共享电单车的转型迫在眉睫,企业都要为自己留好后路,未来政策如果“一刀切”,也有继续活下去的方式。

  转型迫在眉睫,共享电动车下半场怎么玩?

  综合杭州与上海颁布政策后表现来看,停止投放就意味着无法扩大规模,共享电动车企业的转型迫在眉睫,而更像单车的“电助力自行车”可能是突破口之一。

  据资料显示,电助力自行车与电动车最大的区别在于它不是通过转把来调节动力大小,而是以传感器去感知骑行者踩脚踏的力度,根据人力的大小进行判断,进而理解骑行者的骑行意图,提供相应的动力支持。

  同时,电助力自行车无法像电动车那样纯电动行驶,而是需要“人力+电力”的混合动力驱动,因此骑这种车的方式与骑自行车没什么区别。由此可以看出,电助力自行车相比电动车更加安全,同时解决了电动车超速、超重的问题,而替换电池集中充电也防止了电动车蓄电池对于环境的污染。

禁令重压之下,身处“灰色地带”的共享电动车怎么活?

  近期,上海、天津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共同发起制定的行业团体标准中提及了“电助力自行车”,小蜜单车与校米出行在近期均发布了电助力自行车,试图进入这一新兴领域。

  校米出行联合创始人&CMO卢佟对速途网表示,十一假期后将在北京低调投放,而从公开数据可以发现,校米出行的投资人中,也有宝驾的身影。

  值得注意的是,共享单车巨头之一ofo小黄车曾发布过两款“电助力自行车”,其制造商之一云造科技(云马电单车)CEO邱懿武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当你面前有一款自行车以及一款电单车的时候,你肯定会选择电单车,因为更加省力并且速度更快”。

  可以看出,目前电助力自行车已经成为共享电动车企业的转型方向之一,其有效地规避了共享电动车所产生的问题,但目前各地还未对电助力自行车进行表态,市场是否接受还处于观望中,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停止共享单车投放政策严管的一线城市,共享电助力车未必能够投放下去,其只得向非一线暂无投放禁令的城市转移。

  除此之外,宝驾出行CEO李如彬也为共享电动车转型提供了一个方向,他对速途网表示做电动车长租是一种方向。目前,“八点到”拥有该项业务,据官网显示其押金可以通过芝麻信用减免,周租金为90元,月租金为180元,目前在武汉、成都与北京三地上线了服务。

禁令重压之下,身处“灰色地带”的共享电动车怎么活?

八点到北京网点评论情况

  速途网从App借还网点的评论中发现,电动车租赁在武汉比较受欢迎,但在北京网点评论相对较少。可以看出,电动车租赁市场还处于培养用户阶段,这条路在北京或许走不通。

  总结

  就目前掌握到的信息来看,共享电动车转型在即,能够选择的出路为共享电助力自行车,但在一线城市禁令重压下,也只得向非一线城市转移,共享电动车也将面临存量市场竞争的状态。

速途网探营丨问卷网创立三年深耕网络数据调研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