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柳传志:有《意见》定心,燃企业家精神共筑中国梦

柳传志:有《意见》定心,燃企业家精神共筑中国梦

  9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出台,柳传志脱口而出的感受是“喜出望外”,他毫不掩饰内心的激动。

  联想的发展伴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一路走来。作为联想集团创始人、联想控股董事长的柳传志,看似一句简单的“喜出望外”背后,相信是蕴含着很深的历史体味。当1978年《人民日报》上刊登出一篇有关养牛的文章时,他便见微知著。之后,联想诞生,柳传志毅然抓住了中国第一拨企业家成长的大机会。

  今天,面对这样一份首次在国家层面肯定“企业家精神”的《意见》,这位40岁才开始创业的中关村“老兵”, 又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和建议呢?

  一、我们是中坚力量,和中国梦的实现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以前有过一段时间,不仅是我,一些企业家朋友曾有过紧张和焦虑,因为那时总是有一种声音喋喋不休地说,企业家是两极分化的根源,是个别政府官员腐败的根源,是破坏环境的罪魁祸首等等,有些话说得还很难听。虽然我觉得企业家应该是国家经济建设的一支主要力量,但是否得到政府和广大人民的承认了?心里还是有点紧张。

  实际上,我很希望能得到党和政府非常明确、在更大范围内的说明,现在的企业家是什么样的人,主流的企业家应该是什么样的人。

  我觉得《意见》本身就非常响亮地告诉了广大老百姓,也告诉了企业家,这个群体是经济建设和发展的中坚力量。让我感到尤其喜出望外的是,《意见》特别说明,企业家所带领的企业的发展,和中国的富强、中国梦的实现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国家对企业家们寄予很大的希望,将帮助企业家们更好地发展。

  我以前公开场合都是在讲我们做了哪些工作,无非就是想说明我们是什么样的人,要让良币驱逐劣币等。这次的文件把这部分内容说得非常透彻,超出了我的预期,心里真的很激动。

  二、出台时机很好,助力中国经济新变化

  这个时候出台《意见》其实非常重要,因为现在正是让我们国家发生变化的一个关键、重要时刻。《意见》出来后,能够更充分调动企业家的积极性,让大家更有信心;同时对中央部委、地方政府也提出了要求,就是企业家如何配合政府,政府如何更好地为企业家服务,开辟出一片新的天地。这片天地确实存在着。

  为什么这么讲呢?宏观层面,我们现在提出中国经济的新常态,就是传统的老路已经很难走下去了,要转型升级。我们国家是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充分利用起来能给经济发展带来很大的空间。国家提出供给侧改革引领经济发展,这就是一个有破有立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会有疼痛的过程。因为破的时候,地方经济、企业本身都会有阵痛,但如果你有充分准备,企业家的积极性能够充分发挥、民间资本能够充分调动、创业创新能够做得起来,就会很快衔接上。

  对于不少的企业家,面临着转型升级等诸多挑战的同时,还可能会有一些思想包袱,比如可能受到过不公平待遇,或者有不安全感,再加上有少数官员的贪污腐败。这些负面因素如果拖得时间越长,并且看不到政府的决心,这些企业家自然就定不下心,也没有了信心,于是就可能出现资产外流等情况了。

  所以在十九大之前《意见》的出台,为企业家树立了信心,让大家更加爱国,政府也更好地高效服务。十九大之后,各方面的资源配置聚合到一起,我觉得可能会在很短时间内就让中国经济面貌发生新变化。

  三、“国有企业家”!把这个宝库的力量释放出来的话,不得了!

  我特别想说一下国企。《意见》里提出了“国有企业家”的称号,这个群体里面其实是有相当多的人才。但在国企没有混改,没有深化改革以前,我觉得他们的积极性还是受到了压抑的。

  现在多家央企都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我相信会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而且已经有了几个标杆。其中第一个就是东航物流的改制,联想控股也参与了。过去国家对央企是要绝对控股的,至少51%以上,另外骨干员工是不允许持股的。但这次在东航物流的混改中,国家所占的股权比例降到了45%,骨干员工还允许有10%的股份,这是重大突破。在《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纪录片里,也将它作为案例展示出来了,这说明它代表了国家认可的一个方向,按照这条路走下去,会让央企的精神面貌有很大的变化。

  我了解到,一些央企的最高领导所拿的工资,跟他所担负的责任,跟他的业绩好坏关联度不大。但他们却尽可能地把下属子公司人员的待遇给到位。他们说自己实际就是搭平台,让下属公司有积极性把业务做好了,对得起国家,而他们自己就是靠着一种情怀来做事了。

  《意见》称国企领导为“国有企业家”,我觉得这说明国家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如果能够按照普适性的方式去管理和对待这些“国有企业家”的话,我相信这些企业也会发展得更好,这将为国家发掘到又一个更大的宝库。如果把这个宝库的力量充分释放出来,那会不得了。

  四、《意见》是宝贵的精神红利,能互相感染

  关于《意见》内容,我跟马云在微信上有过沟通,都觉得特别好,而且形成了共识。中国的企业家阶层应该讲主流都是好的、非常健康的,我们特别希望能得到政府的支持。《意见》的出台,会让主流企业家们的精神面貌更不一样,会让大家有更强烈的上进追求,更加爱国。

  这一点我有切身体会。1984年出来办企业时,除了要体现人生价值以外,就是当时的院长周光召先生把一杆旗树在这儿,他说中国科学院的科研成果以往没有形成过产品给老百姓带来真正的好处,希望科学院真的能成为科技成果变成生产力的标志。尽管并没有说真做好了后能给我们自己什么好处,但这杆旗给了我们巨大的精神鼓舞。后来真做起事,我们发现不仅能做汉卡,还可能形成自己的PC品牌,心里头真得非常高兴,真觉得为国家做了贡献。

  我总觉得人有了精神上的追求,有了精神上的支持,迸发出来的力量就会非常大,你可以把这叫做精神红利,它是能互相感染的。一个企业家这样做,一群企业家这样做,进而主流的企业家都这样做,再对“劣币”予以驱逐,我相信这不仅对中国企业家群体,对中国的国家风气都会有所带动。这个《意见》能够使企业家有更积极向上的精神食粮,有更好的凝聚力。

  五、看过《意见》后,企业家该怎么做?有破更有立

  《意见》的出台,对于企业家而言,它是一个大利好,是提供了更大、更多机遇的重要文件。

  看过《意见》后,我觉得企业家首先想的是环境好了,我应该带领企业往哪个方向去发展,因此会把企业战略制定得更清楚,把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想得更清楚。把自己的企业做好,按章纳税、扩大就业、诚信经商、带动好的社会风气,这本来就是企业家的责任,现在能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因为全球政经形势现阶段的不确定性、互联网等技术和模式创新的不断迭代,产品、行业、成本、竞争对手很多方面都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因此绝大多数的企业,包括很多现在创新型企业,大家都得要绞尽脑汁考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不少企业就面临着要下决心向新领域进军拓展的问题了。

  这其实也是个不破不立的过程,虽然会有痛苦。《意见》的出台,就是大家攻艰克难的重要力量。

  六、建言

  1、后续更好地让《意见》落地

  《意见》其实谈得已经相当细了,但真要更好地执行的话,可能还要变成更为具体的政策法规、条例等等。

  比如说第8条谈到要用综合执法来代替多头执法。我觉得很多中小企业对此的反映,还是相当热烈的。同样一件事情,十几个部门都来管的话,就是多头执法了,面对这种情况,企业真就是不胜其烦,如果极少数部门再用寻租的方式,折腾起来更是没完没了。上世纪90年代初,联想集团的工厂要搬到广东惠阳,当地就专门成立了一个办公室,由一位副市长专门对口处理联想的事情,效率非常高,让企业能专心专意搞生产,发展效果很不错。

  再比如第22条谈到健全企业家参与涉企政策的制定机制。我觉得这一原则在政府开展实际工作时能积极采用的话,那效果也会好很多。前不久,证监会刘士余主席就召集企业家和投资人在一起开过座谈会,要解决“一刀切”的问题。“一刀切”会压制好企业的发展,但如果标准定松了可能会给不良企业钻空子。刘主席会上就说我们一起来座谈,请大家明确提出建议做法来,这样证监会再来综合考虑。这实际上不正是第22条要说的意思吗?

  当然《意见》本身是指导性的,具体做的时候还要看各部门、各地方政府如何更好地落地。

  2、政企之间要多沟通

  每每有创新事物出现时,可能会与既有法律法规、行业传统发生碰撞,比如现在的互联网服务创新。这时,不仅是企业家本人要和政府多沟通,政府人员也要能不断研判新事物,站在一定高度,以管理和服务好经济发展为出发点,实现法律法规等的动态调整和完善。

  中央政策是积极鼓励和促进创新,但毕竟政策本身也可能会有较宽的解释空间。对于具体执行的政府人员,怎样让他们的积极性更大,让政策能执行到位;同时,中央政策出台后,可能会出现各省市的推进力度、进度大不一样的情况,这需要企业家们不断地和执行政策的政府人员良好沟通。这也是一个过程。

  3、国家做好顶层设计非常重要,所设计的范围也可以再宽些

  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所面临的矛盾更加错综复杂。做好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我觉得非常重要。我坚信,在党的坚强、统一领导下,系统化的顶层设计工作,能帮助国家逐步化解深化改革过程中所面临的诸多复杂矛盾。

  十九大之后,国家的顶层设计工作,我建议可以考虑涉及的范围再宽些。比如说,政府公务员们肩负的权利与责任不小,但目前他们的收入待遇并不算高,很多人确实是凭着有境界、有追求在工作。但就像在企业里讲究责权利要配套一样,当他的收入跟工作量和责任长期不相匹配的时候,你说这能持续很长时间吗?我觉得,国家的顶层设计上,可以考虑在收入分配方面,更好地保证他们做工作的积极性。

  再比如今天的中国资金充足了,可以充分运用国外优质资源,让我们国家的环境得以休养生息。联想控股旗下的佳沃集团调查过,由于常年使用化肥,中国部分土地的有机质不足1%,而佳沃在智利投资的农场,最差的土地有机质也有
12%,好的接近
20%。但如果让中国这些土地进行轮休,那以什么方式给这些农民创造就业岗位呢?这就需要顶层设计来考虑。还比如,中国本土的牛羊肉资源供不应求,如何在进口国外物美价廉的牛羊肉产品的同时,对国内相应产区农牧民等的利益进行保护,我觉得这也需要国家的顶层设计。

  总之,我觉得《意见》非常重要,相信它应该是十九大以后诸多顶层设计中的一个子项。《意见》在充分调动起企业家群体的积极性以后,还需要其他方面的配合,从而形成更大的合力。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