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行业网站 > 财经

多股闪崩背后惊现“涌金系”魅影 ,云南信托恐成帝国绝唱!


作者: 尼克陈 发布: 赵瑜沁  2018年01月4日10:55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围绕“涌金系”和资本大佬魏东的故事,已成为市场恒久不变的传奇。

  英雄垂暮流露出的是资本市场的沧海桑田,言不透的悲欢离合,和那永不能回头的大江东去。

  在沉寂了多年后,“涌金系”的涟漪再度激荡着整个国内资本市场,随着旗下云南信托投资的多只个股“没有防备,也没有顾虑”的突然闪崩似连续跌停。

  “后魏东”时代的涌金系及他所创造出的金融帝国的余晖,再次以某种抓人眼球的方式普照在人们的视野里。

  

多股闪崩背后惊现“涌金系”魅影 ,云南信托恐成帝国绝唱!

  猝不及防的闪崩,映射跌停背后的“藏镜人”

  12月4日,由浪莎股份掀起的闪崩正式开启,在无明显利空消息的情况下连续出现一字跌停,在阴跌了一个月并创出近50%的重挫后才有所企稳!

  其后,天际股份、特尔佳均从12月13日,14日起不约而同的复制了这一“经典”走势;事后调查发现,这些诡异的属性,均指向云南信托旗下产品。

  而大规模抛售这些个股的营业部——中信证券北京呼家楼营业部和中信证券北京京城大厦营业部,正是“涌金系”云南信托的旗下交易单元。

  一石激起千层浪,“涌金系”正式“王者归来了”!虽然江湖上长久时间已经不曾听到这个当年叱咤风云的名字;但纵观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史,“涌金系”及其创始人魏东的传奇经历仍在坊间被不停传颂。

  如果把时钟拨回到那激情燃烧的岁月,无论是当年的“327国债风暴”及其后的国金证券借壳成都建投,都曾深刻地影响着整个资本市场;虽然随着魏东的自缢身亡使“涌金系”的耀眼光芒开始变得暗淡;但在“后魏东”时代,其留下的金融遗产至今依然保持着顽强的生命力。

  云南信托当属其中的翘楚;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9月,最初由云南省财政厅组建并控股;不过,在2000年初,“涌金系”透过旗下两公司——涌金实业和上海纳米,通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总计持股比例超过第一大股东云南省财政厅,并最终实际控股了云南信托。

  在完成这一重大胜利后,“涌金系”又转战成都,把矛头指向了正处于发展期并渴望发展壮大的成都证券;2004年8月,在成都证券完成增资扩股后,“涌金系”探囊取物般成功入主,并最终更名成都证券为国金证券,其后成功借壳成都建投并最终完成上市,使当时的“涌金系”达到了事业的顶点。

  毫无疑问,资本市场无疑是残酷的;在达到了事业的巅峰后,随着其创始人魏东涉嫌卷入一系列弊案并突然离世,涌金系”自山巅开始渐渐滑落。

  对于涌金系而言,魏东的离世当然可以看成是一种偶然,但偶然也是必然;作为时代发展的产物,其背后不为足道的人脉资源与资本运作逻辑恐难长久支撑其进一步发展壮大,即使“涌金系”已经意识到并开始重新定位,并试图通过“医药+金融”寻找到新的生存平衡点,其最终的结果也无外乎是对于庞大机器的修修补补。

  

多股闪崩背后惊现“涌金系”魅影 ,云南信托恐成帝国绝唱!

  “医药+金融”模式的失利 退出实业后金融又遇滑铁卢

  湖南医药老字号九芝堂有350年历史,曾入选过中国100大最具文化价值品牌,祖籍湖南的魏东当然了解其背后蕴含的价值;2002年前,“涌金系”虽然南征北战地在A股市场涉猎了多家上市公司股权,但参股数量均不多。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了2001年6月,九芝堂公告称,长沙市将九芝堂整体出售给湖南涌金控股;原本受到国家政策障碍的股权转让,在魏东略施小计下便形同虚设,从而成为九芝堂的实际控制人,第一宗涉足证券市场迂回控股上市公司的经典案例使得“涌金系”“医药+金融”的骨架最终搭建完成。

  彼时,随着魏东的离世,涌金系的不确定性显著增加;在魏东离世整整两年后,涌金系最重要的资本运作平台,湖南九芝堂惊爆人事大调整。曾被魏东生前着力培养的职业经理人、九芝堂董事长关继峰及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九芝堂副总经理、董秘蔡光云双双正式提出辞呈,而负责接替九芝堂董事长的人选,此时变成了魏东的哥哥魏锋。

  在当年功臣的身退后,九芝堂业绩一直不温不火,尤其是2012年,长期的营销困境终于爆发,公司净利润下滑超过4成;最终,在涌金系入主十多年后的2015年,老字号九芝堂通过增发引入友搏药业完成资产重组;在上述交易完成后,其董事长李振国取代魏东的遗孀陈金霞,成为九芝堂的新掌门人,“涌金系”以这种方式完成黯然身退。

  毫无疑问,该事件标志着魏东创立的“医药+金融”模式的彻底终结,其一手打造的金融投资帝国已然折戟;面对环境改变后所引发的战略转变,使得“涌金系”不得不把精力再重新拉回到自己熟悉的跑道;这时,云南信托的地位开始变得异常重要起来。

  在孤注一掷地确定了主攻方向后,沉寂数年的云南信托资产规模开始如上升的火箭般急速爆发;2010年在国内66家信托中资产排名倒数第四,2011年排名倒数第六,仅仅过了一年,2012年其信托资产以438.92%的黑马速度跃升至38位,资产规模已冲至780亿。

  但与同行业相比,云南信托资产规模出现急剧膨胀的同时,伴随而来的是成长的烦恼。公司粗放式的发展逻辑与僵化的产品结构,均长期吞噬着公司的利润水平;面对2016年信托行业大发展的背景下,云南信托营业收入3.09亿,其净利润同比增长29.32%,但明显低于行业49%的净利润平均增速。

  除此之外,伴随着王牌投资团队出走,云南信托的证券投资业务占比缩水近半,其业务亦变得捉襟见肘起来。2009-2011年,云南信托证券资产占比还有18.93%、43.43%、12.54%;但到去年的2016年,这一占比为6.47%,相比2011年缩水近半。

  毫不夸张地说,这次云南信托投资的个股,在市场中猝不及防的闪崩,反应的仍是“涌金系”余震的内部演化。其演化出的问题,无比深刻的体现出“后魏东”的时代烙印,从依托资本市场开拓江山,直到曲终人散的逐渐落幕。

  “资本系”大山渐倾 时代的烙印或逐步落幕

  

多股闪崩背后惊现“涌金系”魅影 ,云南信托恐成帝国绝唱!

  “聪明的资本,需要自己去寻找上岸的路。在发展的过程中,完成自我救赎。”而那些带着沉重包袱的“老炮儿”们,当芳华逝去时,结果其实早已注定。

  从当年的“德隆系”帝国的坍塌,到近期“明天系”退出华夏保险的控股权之争,全面收缩战线;“资本系”短融长投的模式始终伴随着借助上市公司圈钱、掏空企业、疯狂并购、财务造假、违规挪用资金等一系列问题。

  或许,A股市场资本系的游戏,从“人声鼎沸”沦落到“鸦雀无声”的速度仍有望继续加快。

  尤其是,随着中国市场化程度的提高,资本系原有的发展方式,已经愈来愈不适应整个市场和公司本身的发展步伐;今年A股就将正式纳入MSCI,整个资本市场与之相伴的资本系本身必将逐步归于成熟,“阳光化、规范化、透明化”的市场与公司治理结构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主流。

分类:  财经   用户:  赵瑜沁    关键词涌金系

//

相关文章

速途网探营丨连出七个爆款的雷亚游戏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