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网约车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或将爆发,那些被补贴诱惑、被新政折磨的司机会如何选择?


发布: 黄先森  2018年01月10日11:38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外界都曾以为,自2016年8月滴滴与Uber的合并开始,网约车行业将长期处于滴滴“一家独大”的状态,神州专车、嘀嗒拼车、首汽约车、易到等也只能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但谁也没料到,新玩家、老对手时隔一年又一次向滴滴发起了挑战,用的就是滴滴打败Uber的方式——补贴战。

  2017年2月,美团在南京上线打车服务,到了年底,声势更为浩大,抽成8%、高额奖励、即将入住7个城市,12日美团打车业务将在北京上线。

  此外,看似从危机中缓过气来的易到也开始发力,“一体两翼”战略、抽成5%、高额奖励,那些离开易到的司机、用户也开始出现回流的迹象,就连久未露面的韬蕴资本温晓东也开始与媒体交流,易到方面昨日对速途网表示近期将召开发布会。

  “补贴战”这个网约车企业又爱又恨的打法又一次回到了这个已经是红海的行业,而对于这种烧钱的竞争方式,滴滴似乎不以为意。此前,张一鸣曾就美团推出网约车一事问过程维,程维回答:“我心中无敌。”

  滴滴能坐上第一的位置,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可以长时间打“补贴战”,不过,烧钱虽然能打败对手,却没有烧出行业壁垒,这也给了像易到这样老对手、新玩家重新进场的机会。

  或许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滴滴在成为行业老大之后不断的拓宽战线,从最初的出租车、快车、专车到小巴、代驾、租车,再到共享单车、公交以及智慧城市,一步步的向更技术的方向发展。

  于此同时,国外的同行也没闲着,滴滴的老对手Uber不仅在研发自动驾驶技术,还送起了外卖,而Lyft也在波士顿尝试无人网约车服务。  

网约车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或将爆发,那些被补贴诱惑、被新政折磨的司机会如何选择?

  Lyft联合nuTnomy在波士顿推出无人驾驶网约车服务

  现如今,滴滴开始构建自己的滴滴大脑,而AI技术也是其未来布局的重点。但在滴滴还未建立足够的技术壁垒之时,后起之秀却已有意将这位大哥重新拉回补贴战的擂台之上。

  不管怎么说,网约车新的大战已经可以看到苗头了,在补贴的诱惑下,那些曾被补贴诱惑、被新政折磨的司机这次又会如何选择?

  坚守 or 嫌弃?

  战师傅是一位东北人,一辆迈腾,干了半年的网约车,完美的错过了网约车的补贴、外地司机涌入北京城、网约车新政限制外地牌照等等一系列标志性事件。

  战师傅和大多数司机差不多,注册多平台,“携程(抽成23%)、神州U+(抽成35%)、易到、滴滴(抽成25%)都干,也说不上哪个好哪个坏。”虽然他本人有一份上班的工作,但基本不需要他去公司,所以他基本是全职。一天要干上十几个小时,月收入在一万左右。

  说起易到,他表示,“易到之前不行,现在好多了。虽然没有奖励,但是抽成降到了5%,所以现在易到司机越来越多。”

  而滴滴虽然一天的奖励不少,但是分时段(早高峰、晚高峰、夜高峰)不同奖励,一天最多能拿270块以上,“但是在那几个时段,你根本拉不到那么多单。”

  目前,易到处在恢复阶段,虽然起步价(易达+,15元)依然要高于滴滴(快车,13元),但是加上各种优惠券,最终费用基本相近甚至少于滴滴。但总体上来看,易到在司机端的补贴要大于乘客端的补贴力度,要知道,在2016年的时候,易到的抽成一度达到了50%左右。

  “虽然易达+的抽成是5%,但是舒适、商务的抽成还是20%以上,到手的钱可能也差不多少。”

  在易到提现困难的那段时间,战师傅倒也不着急,“账户里面也就两千多,当然那段时间也不敢跑易到。”虽然每个平台都干,但是在他心里还是有个高低,“神州虽然挣钱,但是U+等接到的单太少,滴滴专车更挣钱,干好了一个月能两万。”

  当然,战师傅对于网约车平台也有一些偏见:“易到乘客比滴滴乘客素质高,因为易到费用高,能用易到的乘客不会为一点钱斤斤计较”。

  由于网约车司机数量大不如前,现在各家平台在吸引、留住司机也是煞费苦心,比如,携程就推出了“保单司机”,只有每天完成定量的20单才能有资格挂靠公司。但不管怎样的形式,可能依旧不如易到、美团的低抽成甚至零抽成来的实惠。

  相比战师傅,张师傅算是易到的“铁杆司机”,年逾五十的他干易到司机已经有两年的时间,补贴战、外地司机激增、新政等等几乎都亲身经历过,可无论市场怎么变化,这位老司机一直没有转战其他平台,他也曾是2016年易到司机全国第一名。

  “其他平台您跑吗?”

  “神州偶尔挂一两单”

  “那跑滴滴吗?”

  “不跑,刚开始尝试开滴滴的时候体验不好”

  “美团您想跑吗?”

  “在考虑,只要单数量够的话就会尝试”

  说起易到资金出现问题的那段时间,张师傅依然没有放弃易到,而且还表示那段时间单子要比平常多。

  “它只是欠钱,是资金问题,公司的基因没有问题,这个我当时看得很明白。”

  正是因为现在易到逐步恢复正常、抽成比较低,所以司机数量增加,张师傅为了拉到更多的单才不得已开着GL8跑易达+,按理说,这个车型可以划到舒适的级别。  

网约车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或将爆发,那些被补贴诱惑、被新政折磨的司机会如何选择?

  虽然张师傅不像战师傅那样每个平台都有注册,但即使只跑易到一家平台一个月的收入依然过万,当然,每天工作的时间也是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二点。

  “现在是商务车淡季,月流水也就18000元,净挣13000元,旺季的净挣能做到一万七八左右。当然,一天不干这么长时间你压根挣不着钱。”

  张师傅大概说的就是战师傅这样的司机,后者每天早上八点起床,完美错过早高峰。

  如上文所述,易到目前对于司机的优惠要大于乘客端,但据张师傅说,易到并不是没有想过要降价,之前易到曾从外部挖来一名高管做运营,考虑在乘客端降价。

  “我立刻就给易到客服打电话反映情况,现在是最难的时候,你再降价司机就全跑光了,当时有好多司机也在为这事提意见。”

  或许,在易到看来,保证足够的运力是获客以及增加司机好感的基础。

  干了多年易到的司机,张师傅对于这个平台也多少有些吹捧,“现在易到是所有网约车市场上车型最全的平台,奔驰、宝马、奥迪A8等等,甚至有自营的特斯拉,滴滴有吗?”

  “有这么好的车,为什么要开网约车?”

  “你不懂易到,它其实是一个‘信息交流平台’”

  随后,张师傅解释称,所谓“信息交流平台”类似于老板开着豪车去中关村、西三旗挖人才,并非为了挣钱。而张师傅恰好在那一天上午遇到了一位建行行长,这位行长还曾想让他去做自己的专职司机……

  当然,张师傅后面说的就有些玄妙了,涉及了数据、信息、区块链,也确实“震惊”到了笔者。

  说到底,张师傅也是因为自己能获得易到司机全国第一名而自己在易到高层也没有任何关系而感觉到这个平台是“公平公正公开的”。

  新政,平台和司机头上的一把剑

  在笔者采访的这几位司机中,大部分都对于新政的京人京车表示担心,即便是朱师傅这样做过出租车司机、有北京户籍、拿到了网约车司机证的,也不愿把车辆按新规更改成运营车辆,强制报废年限对于他们这些网约车司机来说有些不能接受。

  “你说人家一个开宝马、奔驰、特斯拉的跑网约车,变更成运营车之后还要强制报废,谁会愿意?”  

网约车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或将爆发,那些被补贴诱惑、被新政折磨的司机会如何选择?

  不完全按照新政的规定来跑网约车,虽然平台不限制,但是一旦去机场、火车站就会上演司机与执法人员斗智斗勇的戏码,即便是有网约车司机证、京牌不是运营车也是不合规的。

  这几位师傅都曾表示,“被逮住就罚一万,而且平台现在也不会帮司机处理。”

  确实,新政是悬在所有网约车平台、司机头上的一把利剑,不过,从新政公布到所谓的五个月过渡期,新政并未完全落地。但即使只是限制网约车的车牌,平台的运力也受到了不小的限制。  

网约车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或将爆发,那些被补贴诱惑、被新政折磨的司机会如何选择?

  8点以后打车基本要从30号开始排

  而从朱师傅所说的来看,北京人干这行的确实也比较少,即使跑网约车的,也比较懒。

  “你看我,每天八点起晚上十点收车,一个月也就挣两三千的零花钱。”

  如此看来,若真的京人京牌,平台的日子或许比司机更难过,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或许这个政策的落地还需要一段时间。

  说回网约车平台。即便滴滴参与这场补贴战,也有很强的优势。其一,虽然易到有韬蕴资本,但滴滴在2017年年底又一次获得了40亿美元的融资,弹药充足。其二,滴滴现在手握市场主导权。最后,在滴滴长长的股东名单中几乎网罗了国内大部分知名VC和互联网巨头企业,真打起来,滴滴这家已经成型且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企业支持者会比其他玩家更多。

  但现在网约车企业的竞争已不局限于只是烧钱这种初级阶段,而是烧钱+拓宽战线。最明显的就是滴滴除了网约车,还在搞共享单车(收购小蓝)、租车、外卖等等。当然,外界有评论认为,拓宽战线是在支持和拉高估值。

  未来的竞争,可能比的不只是充返和优惠券。

分类:  互联网   用户:  黄先森    关键词滴滴 易到 网约车 新政

速途网探营丨连出七个爆款的雷亚游戏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