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区块链交易所生存指南:上交国家、落户海南与漂泊海外


作者: 黄志平 发布: 黄先森  2018年05月22日19:24  来源: 维特财经 我要评论(0)

  自94之后,区块链项目在国内基本算是如履薄冰,但这个风口是中国互联网迄今为止离钱最近的,即便国内法规未落地,项目团队头上始终悬着一把剑,但依旧无法阻挡他们的“创业”热情。

  虽说政策未落地,但是从目前各个政要的讲话中我们也不难看出,国家支持区块链,但是反对发币。可问题就是,目前的区块链项目,没有代币就没有激励机制,没有奖励,又怎能调动节点参与区块链的积极性?

  不过,要说区块链领域创业成功率最高、离钱最近、赚钱最多的还是交易所,当然,那些空气币发币割韭菜赚的钱可能也不少,但是,交易所无疑是大部分区块链项目构建整个生态的关键所在。

  不上币交易,怎么给你项目估值?怎么吸引大庄家入局?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传销币”?

  在业内人士看来,虚拟币交易所实际上还是属于币圈,而且属于高度中心化、弱监管的领域。94对于交易所来说其实也一样,同样是一个分水岭,有的人走了,有的人选择留下静观其变,说到底,也就是一个政治敏感度与政治判断的问题。当然,最终的结果我们也都知道了,留下来的只得在越来越逼仄的监管环境中不断调整,而出海的,则迅速从三流平台成长为项目组跪舔的头部平台。

 

  币安:为规避风险而出海,为舆论危机而对话

 

  笔者所说的这几家交易所就是火币、OKCoin/OKEx、币安,最形象、直观表现出前两家交易所在政策收紧时的心里状态的莫过于徐明星的那句“上交国家”,强烈的求生欲跃然纸上。

  不过,俗话说得好,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率先出海的币安虽然逃过了政策的铡刀但依旧未能逃过他国的禁令,从大陆到香港再到日本最后到马耳他,明明是数一数二的交易所,却过着逃难者生活。

  即便如此,币安还是那个币安,赵长鹏已经成为了百慕大、乌干达等国家首脑的座上宾,当李林和徐明星在徐小平的饭局上喝交杯酒的时候,赵长鹏正穿着大裤衩和百慕大总理握手。

  区块链交易所生存指南:上交国家、落户海南与漂泊海外

  但赵长鹏再风光也不可能无限的走运,黑客入侵、与红杉/火币对撕、买岛建国传言等等,让即便已经转战地中海岛国的币安依旧能感受到国内强大的舆论压力。所以,“币安首席客服”何一首次开启与国内媒体的直接对话。

  年初,币安为了规避政策风险曾“壮士断腕”主动屏蔽国内用户,彼时何一声称国内用户占比不到3%,影响不大。如今,不管是为了正视听,还是洗白,币安再次主动在国内发声,如果国内用户、市场影响不大,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创建新的发声渠道?有何一和赵长鹏的推特不久足够了吗?

  可能,何一和赵长鹏是怕国内媒体看不懂英文……明明只是审查红杉系项目,却偏偏加上了“清空”二字,连腾讯科技的小编都被误导了。舆论的不可控,让币安不得不更换与国内的沟通方式,就比如今天币安等在台湾成立的自律组织,何一第一时间在群内答疑解惑,称币安并未涉及到政治级别的深度。放到以前,可能又要用在线翻译了。

区块链交易所生存指南:上交国家、落户海南与漂泊海外

  无论如何,币安就算迁徙到天涯海角依旧无法摆脱这个虚拟币主要的交易市场的影响。为了政策风险而出海,为了舆论危机而刻意拉近距离,币安的生存方式简单、有效。

  就像何一在回答币安何时“回国”时所说的那样:币安出海只是在规避系统性风险,我们只是在支持虚拟币交易的国家拿到牌照、落地,也愿意去任何欢迎我们的国家去尝试。至于回国,何一称,国内目前的政策其实很清晰,支持区块链,不支持虚拟币交易。

 

  OK/火币:上交 or 结盟

 

  不可否认,在公司发展层面,赵长鹏曾经的老东家OK集团显然比币安稍逊一筹。一家已经开始了国家层面的合作,另一家却还在和撒敌敌畏的用户扯皮。而实际的营收数据,两家也差了不少。但两家所处环境不同,OK如果真的放开手脚大搞特搞,兴许只会招来更多的敌敌畏。

  徐明星和OK的生存之道就像前者之前的表态一样,随时准备捐给国家。即便一些友商看不惯徐的这一番言论,但不可否认的是,很早就辞去OKCoin高管职位的徐明星与交易所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模糊,这也为其创造了将自己“上交给国家”的机会。

  近期,在北京区块链生态投资基金启动仪式上,徐明星以OK区块链工程院是该基金的发起合伙人、OK工程院创始人的身份出席该活动,他的tittle不再和交易所有任何关系,但却成为了区块链基金的重要成员。

  即便霍学文局长的一句“希望他能够跟以往的、他所发的币,OK做的交易所彻底做一个了断”语惊四座,但据媒体报道,以徐老师的作风,是不会轻易放弃ok的。

  所以,徐明星的生存技巧要比赵长鹏高出一个段位,向监管部门释放温和的信号,也能让自己更好的感知政策变动,最终或许会反应到OK的种种动作上。

  同样做法的还有李笑来,在杭州百亿级的区块链基金管理人名单上,李笑来赫然在列。很多人将其解读为“上岸洗白”,不管是不是,至少李笑来成为了政府部门可以信赖的区块链从业者。而且,不久李笑来就获得在央视上说出“99.99%都是被站台”的机会。

区块链交易所生存指南:上交国家、落户海南与漂泊海外

  在国内看政策似清晰却没有明文规定的环境中,区块链企业要想更好的生存需要的是紧跟相关部门的步调,想打擦边球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压根不知道“边界”在哪?

  除了OK,之前一度传闻将要肉身翻墙的火币也在最近宣布将总部迁至海南,不过,火币实际上留了一手,迁至海南的只是火币中国总部(非火币集团,非火币Pro)。在态度上,较徐明星稍微差一些。当然,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规划,火币如何与监管部门相处是李林自己的判断,即便李林和徐明星喝了交杯酒,在商业上也不可能上阵亲兄弟。

  就算我挖了李书沸,你又能奈我何?

  或许,正是因为离钱太近,本应是纯技术领域的区块链行业从一开始就掺杂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对于不确定性太强的行业,政策一贯的态度是批判的看待。币、链的分离在很多人看来实际上不可行的,但不将币剥离掉,区块链又何谈向前发展。如果币、链分离真的能实现,高度中心化的交易所或许将成为一个尴尬的存在。

分类:  互联网   用户:  黄先森    关键词火币 李林 徐明星 李笑来

//
速途网探营丨连出七个爆款的雷亚游戏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