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行业网站 > 财经

深度调查 | 高俊芳被带走了,“疫苗王”杜伟民还在继续他“低调但极富能量”的人生


作者: 盎司财经  2018年07月25日10:40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长生生物疫苗事件”余波未了,另一家疫苗巨头康泰生物“家底”也渐渐浮出水面。而这家公司,才是”疫苗王“杜伟民正在潜心打造,蓄势已发的疫苗帝国。

杜伟民素以“低调而能量极大”印象示人,正是在康泰生物身上,杜伟民近年来在疫苗界的巨大能量得以全盘施展——

他曾拉上中检院前骨干人物一起下海办公司,做大后并反向收购疫苗老牌企业,一跃成为疫苗“帝国”掌舵者和隐形富豪;

在他的主导下,康泰生物能顶着证监会“国有资产流失”一连串发问闯关IPO成功,并把自己的老婆、妹妹和侄子等亲属运作成上市公司的股东及重要关联交易方;

他能在前任疫苗企业出事前全身而退,而又在康泰生物问题疫苗致人死亡事件后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将康泰生物摘的一干二净。

如果不是此次长生生物”黑天鹅“惊起市场大震动,康泰生物今年以来已翻两倍的股价还会一路扶摇直上,杜伟民还将带领康泰生物抢食号称千亿元级的疫苗市场”蛋糕“。

(杜伟民和郑海发)

拉中检院前骨干下海,携手入主康泰生物

在北京大兴区生物医药基地园区内,有一家名为民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疫苗企业,就是这家偏于一隅的小公司,却是中国最大的乙肝疫苗生产基地,也是杜伟民从长生生物、延申生物“出走“后,在疫苗领域开辟的新”战场“。

(北京民海生物科技公司大门)

而距离它不足一公里的地方,就是掌管国内疫苗“批签发”大权的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过去数年间,民海生物和其他疫苗企业一样,将数以万计的疫苗成品送往中检院批签,通过后才能上市流通。

但是,民海生物与其他公司相比,与中检院又多出一层渊源。民海生物成立于2004年,它的两个创始股东(两者各出资250万元),除了杜伟民和他老婆开的新疆盟源投资公司外,还有一自然人股东叫郑海发。康泰生物招股书中披露,郑海发曾在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中检院前身,2010年更名)工作十余年,职位专司生物制品检定组组长,在疫苗界可谓权威人物。

杜伟民和郑海发两人一拍即合后,民海生物就一路高歌猛进,先是获得国家”十一五“863课题的百白破疫苗项目,后又独家引进国际疫苗巨头赛诺菲•巴斯德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全套技术,以及从荷兰Intravacc公司引进脊灰灭活疫苗技术,公司成立10年后年营业收入达到近2亿元。

民海生物在疫苗界风生水起,也和它送检的疫苗产品屡获中检院签批,值得其疫苗产品的市场份额节节攀升有关。也许正因为于此,其获得了乙肝疫苗研发老牌国企深圳康泰的青睐。

2008年6月,深圳康泰由于单有乙肝疫苗产品,且设备老化,市场份额每况愈下,公司陷入濒临亏损的境地。就在此时,杜伟民及时出现,并火速促成了当年年底深圳康泰与民海生物的业务重组,这件事在当时疫苗业内震动巨大。

“双剑合璧”后的康泰生物,业务发展如虎天翼,接下来的十年间建成了全国最大的乙肝疫苗研发基地,并形成威震业内的“南康泰,北民海”布局。

2017年2月,康泰生物成功在A股上市。此时,杜伟民和郑海发已实现了财富和身份的双跨越。杜伟民和郑海发分别以62.16%和3.58%的持股比例身居康泰生物第一和第二大股东,如按照康泰生物7月24日收盘的52.16元/股计算,杜伟民和郑海发(期间有减持)的持股市值达118亿元和6.6亿元,相对于创立民海生物时的身家均涨了N倍。

(康泰生物上市时股权结构)

在创富之外,杜伟民和郑海发也顺利成为康泰生物的一把手和二把手,而民海生物以往的核心团队也跃升为康泰生物的高管团队。

尽管身价与杜伟民无法相提并论,但郑海发在疫苗业内的影响力甚至可能盖过前者,郑海发除任职康泰生物副总经理之外,还身兼中华预防医学会生物制品分会委员、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疫苗专业委员会委员以及中国药品监督管理研究会生物制品监督管理研究专业委员会委员。

有民海生物内部员工向盎司财经表示,郑海发之于康泰生物如同一面旗帜,没有这面旗帜,杜伟民再有能力也可能无处施展。

康泰带病闯关IPO,暗推曾经国企成家族企业

尽管在疫苗界左右逢源,但对于杜伟民来说,其在资本运作上却没那么顺风顺水,曾经一手主导的江苏延申生物IPO进程,也因为疫苗问题而戛然而止。

在康泰生物重组民海生物,在疫苗领域站稳脚跟后,便开始谋划起上市。由此,杜伟民在资本运作上才开始有了一次能量迸发的机会。

2015年6月,康泰生物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在首次谋上市未果的10年后再度冲刺A股。但在证监会随后给公司的反馈意见中提出了一系列质疑,包括康泰生物此前所存在的股权代持、IPO前夕频繁的股权转让,以及实控人杜伟民与此前IPO被否公司的关系等多个敏感问题。

康泰生物本是国资控股的企业,但在招股书中,公司重要的国资股东相继离奇退出,且IPO前夕公司自然人股东与PE机构之间的股权转让多达20余次,这让监管机构质疑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和国资流失,要求公司说明转让的原因及合理性等。

但在2016年12月康泰生物更新的招股书中,这些问题依旧未得到充分解释,国资股东退出的个中细节也语焉不详。然而即便如此,两个月之后,杜伟民依旧在深交所敲响了康泰生物上市的钟声,身后的历史遗留问题不了了之。

不仅如此,盎司财经梳理招股书后发现,自入主康泰生物后,杜伟民通过一系列股权左腾右挪,成功让其妻子、妹妹和侄子等一众亲信成为公司直接持股股东,其妻子袁莉萍甚至还一度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至今仍是康泰生物的董事。

深度调查 | 高俊芳被带走了,“疫苗王”杜伟民还在继续他“低调但极富能量”的人生
深度调查 | 高俊芳被带走了,“疫苗王”杜伟民还在继续他“低调但极富能量”的人生

据盎司财经统计,按照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杜伟民及其家族成员所直接持有的康泰生物股份比例近达65%,合计市值超过120亿元。

更值得注意的是,杜伟民的妹妹和侄子还成立公司专职负责康泰生物部分疫苗产品的推广服务业务,与公司常年发生一系列关联交易。下图中吉源生物、恩贝康生物和林源生物均系杜伟民妹妹和侄子等亲属控制的公司。

了解疫苗行业的人都知道,疫苗产品的销售中,很大程度上依靠其长期合作的推广服务商与地方药品检疫机构及接种单位对接推广,因此推广公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显然,在杜伟民一步步打造康泰生物的疫苗“帝国”过程中,也似乎悄然地将这家国企背景的公司渐渐打磨成一家家族式企业。

疫苗”杀婴“事件一个月内洗脱嫌疑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疫苗行业虽然是暴利行业,但同样也是高风险行业,最不确定的风险因素就是疫苗安全出问题,这种关乎人体健康和下一代成长的行业,超高的安全敏感度,会让一家企业顿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就像这次东窗事发的长生生物一样,接下来事态发展可能会让公司运营面临无休止的停滞状态。

这种风险,即便“疫苗王”杜建民和一路顺风顺势的康泰生物也无法幸免。但2013年的乙肝疫苗致7例婴儿死亡事件,却在事发后短短一个月时间便水落石出,最终官方通报的免责结果也让其得以很快恢复生产,波澜不惊。

在康泰生物招股书中,关于此次事件过程的记载如下:

2013年疫苗事件

(1)基本情况

2013 年 12 月全国报道了多起疑似乙肝疫苗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病例,引起公

众广泛关注。为控制接种风险,2013 年 12 月 13 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出《关于暂停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部分批号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使用的通知》 (食药监药化监便[2013]180号) , 决定暂停公司批号为 C201207088和 C201207090的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使用;2013 年 12 月 20 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国家卫计委联合发出通知:“今天决定暂停使用该公司生产的全部批次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产品,并深入调查婴儿死亡原因,进一步对药品生产企业进行检查,对疫苗产品质量进行检验。”

(2)公司采取的措施

①内部核查

为加强公司产品上市后的安全监管,及时有效控制药品风险,保障公众接种安全,公司已制定了《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和处理规程》 ,对发生药品不良反应后的监测和处理程序进行规范。

2013 年 12 月 12 日,在接到婴儿接种疫苗“严重不良反应”信息后,公迅速成立了不良反应调查处理小组,由质量管理负责人担任组长,质量保证部、质量控制部、生产部门、研发中心、市场部经理担任小组成员,公司其他职能部门积极配合,迅速对涉事批次产品的生产、检验、储存、流通和冷链运输情况展开内部核查,确认生产全过程符合要求,未发现质量问题。

②配合药监部门调查

2013 年 12 月 13 日至 2014 年 1 月 17 日期间,深圳市药品监督管理局、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等各级药品监管部门先后对公司组织了 3 次现场检查。2013 年 12 月 13 日,受国家食药监总局委派,深圳市药监局组织相关检查员对公司进行GMP飞行检查;2013 年 12 月 16 日,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深圳市药监局联合对公司涉事两批疫苗产品进行了飞行复核检查;2013 年 12 月 21日至27 日,国家食药监总局派出由4名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进驻公司,对涉事产品及公司生产质量管理体系展开全面调查。

在药品监管部门组织的现场检查过程中, 公司积极配合, 及时提供相关资料。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决定暂停使用公司乙肝疫苗后,公司立即封存库存产品,理清产品的销售发运记录,通知所有客户暂停公司乙肝疫苗的使用。

(3)事件处理结果和公司后续工作

2013 年 12 月 13 日,深圳市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新闻通稿:“目前,尚未发现两批次产品生产过程中有违反药品GMP及不按照质量标准进行全项检验的行为。”

2014 年 1 月 3 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国家卫计委联合发布关于公司乙肝疫苗问题调查进展情况的通报: “现场检查和先期送检的 2 批产品检验工作结束后,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召开了乙肝疫苗检查检验情况研判会, 会议邀请世界卫生组织疫苗专家,国内疫苗领域知名专家参会。与会专家经过对检查检验情况的研判,一致认为对康泰公司的生产现场检查和产品检验过程科学严谨, 结果真实可靠。 ”

通报表示现场检查过程中未发现在生产和质量控制过程中有影响产品质量的问题,经对所涉批次产品检验和数据回顾分析,未发现存在质量问题。

2014 年 1 月 17 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国家卫计委联合发布关于公司乙肝疫苗问题调查结果的通报:“综合现场检查、产品抽验结果、质量回顾分析以及病例调查诊断情况, 未发现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乙肝疫苗存在质量问题。”同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国家卫计委通知恢复使用公司生产的乙肝疫苗。

关于这次事件对于公司造成的影响,康泰生物表示,公司2014年 2 月 18 日重新取得国家食药监总局下发的 GMP 证书。2014 年公司共生产乙肝疫苗 1,267.95 万剂,共获得批签发854.01 万剂,共销售 1,818.51 万剂,公司已完全恢复正常生产和销售的能力。

今年5月,在康泰生物旗下光明疫苗生产基地举行的投资者交流会上,鲜有公开露面的杜伟民曾意气风发地豪言:“未来一段时间内,每1-2年我们都会有一个重磅品种上市,公司即将进入爆发期。”

当时有媒体评论称,杜伟民说这番话的底气来自于康泰生物年报披露的超过100%的业绩同比增长数字,以及公司自今年以来连涨几倍的股价。并且,在众多券商研究员的研究报告中,国内疫苗行业随着中检院批签发进度的加快,而进入行业发展“黄金期”。

显然,长生生物疫苗事件的再度爆发,已说明国内疫苗行业一系列“沉珂”待解,轻言“黄金期”显然还为时过早。

分类:  财经   用户:  盎司财经    关键词疫苗

速途网探营丨连出七个爆款的雷亚游戏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