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抖音、快手未曾式微,微视复活崛起,科大讯飞进军短视频能上演《延禧攻略》吗?

  短视频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抖音、快手未曾式微,微视复活崛起,科大讯飞进军短视频能上演《延禧攻略》吗?

  近日,短视频领域迎来了一位新玩家科大讯飞。尽管其短视频业务酷音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上线,但这丝毫不影响它对“搅局者”一角跃跃欲试。

  7月27日,科大讯飞在互动平台中表示,由讯飞独立开发的酷音短视频将于第三季度内上线,其优势在于通过与科大讯飞人工智能特别是智能语音技术的结合,可以为用户打造全新的个性化内容生产和短视频使用体验。

  故事讲得挺好,信心也有,但快手、抖音、微视都还没坐稳行业的头把交椅,短视频行业发展变数也很多元,科大讯飞选择在此时入局,到底在寻思什么?

  “虚高市值”压身,短视频或是科大讯飞“救命稻草”

  对于科大讯飞来说,入局短视频不亚于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成立于1999年的科大讯飞,已经走过了近二十个年头。“人工智能第一股”、“A股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市值一度飞升千亿”是属于它的荣誉。今年5月,中国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研究中心发布“十年市值长跑冠军榜”,科大讯飞赫然在列。但是“人无完人”,科大讯飞也经受着公众的质疑,这点还要从财报说起。

  抖音、快手未曾式微,微视复活崛起,科大讯飞进军短视频能《镇魂》吗?

  今年3月,科大讯飞公布2017年年报,营收54.45亿元,净利润却仅有4.35亿元,同比下滑10.27%,是上市以来首个负增长。另据财报显示科大讯飞在2017年收获了1.49亿元的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约24.84%。

  抖音、快手未曾式微,微视复活崛起,科大讯飞进军短视频能《镇魂》吗?

  加上此前科大讯飞发布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时,其连续下滑的营收能力使得股价持续下跌,市值蒸发近百亿一事,又让它背上了“财务上的小公司”指控,百亿市值也被质疑是虚高。

  恰逢去年11月,中国科技部宣布:“将由百度负责自动驾驶平台、阿里云负责城市大脑平台、腾讯负责医疗影像平台、科大讯飞则负责智慧语音平台。”在人工智能领域,科大讯飞看似已是BAT之外的第四极,但现实却很残酷。

  科大讯飞布局的人机交互,技术门槛相对较低。以智能音箱为例,在科大讯飞之外,BAT、小米、联想均推出了自己的产品,且都称自己的辨识度高达96%-97%。其中,BAT还推出各项优惠措施,以低价和服务来抢占市场。

  对于科大讯飞来说,尽管自己占有先发优势,“人工智能第一股”的称号也不是白叫的,但对于2B市场的依赖,加上长期定位于技术提供者的角色,让它缺少现象级的产品。与BAT相比,其落地场景依旧存在不足。

  而就人工智能行业来说,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等在今年依旧获得融资,行业并没有因为区块链的火热而降温,百度也在AI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坚定,科大讯飞虽然被称为人工智能公司,但外界对其的认知更多停留在语音领域。

  内部造血能力不足,外部强敌环伺,科大讯飞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领域展示自己的能力。短视频无疑是当下最为火热的场景。抖音、微视为增加自己的趣味性,相继在APP中加入人工智能技术,以提高自己的竞争优势。再加上短视频庞大的市场规模,科大讯飞将其视为“救命稻草”,倒也在情理之中。

  “明星配音”已沦为鸡肋、“全民视频神器”成微商专属,刘庆峰开拓2C市场,凭什么?

  然而,对于围绕语音+人工智能大力布局“平台+赛道”的科大讯飞来说,作为技术平台虽然实力雄厚,而在面向各个赛道的扩展上,多是通过与第三方技术合作的方式。至于可控程度,由于完全取决于语音技术在第三方平台的重要性。

  在一些语音AI技术仅仅是用来“锦上添花”的行业,科大讯飞的存在感就大打折扣。在“酷音”之前,科大讯飞曾与来画视频推出过利用AI调用“明星声音”的配音玩法。然而时至今日,“明星配音”也尚未在来画视频的全线产品中普及,彻底沦为鸡肋。

  所以,“酷音”短视频作为科大讯飞根正苗红的自主产品,通过重点强化“AI配音”等语音玩法,将自家“语音+AI”能力的重要性无限放大。

  有了自主可控的产品,让科大讯飞的技术不会轻易成为合作伙伴的“弃子”,但如何能够让产品从萌芽状态成长为行业内的明星,为企业带来丰厚盈利、摘下“市值虚高”的帽子,则要突破“变现”和“流量”两个难关。

  抖音、快手未曾式微,微视复活崛起,科大讯飞进军短视频能《镇魂》吗?

  “全民视频神器”作为去年科大讯飞自主研发的短视频APP,既有AI语音合成技术加持、又可以一键直达QQ、微信社交分享。眼看自主技术、流量入口万事俱备,但由于出自旗下乐声企宣(企业智能营销平台)之手,所以硬生生被定位成为“专门针对微商群体推出的营销短视频制作软件”,通过模版内购实现盈利。

  暂不提行业对于“微商”模式的争议,被涂抹上浓重商业味道的“全民视频神器”,一方面是为了避开与短视频巨头直面竞争,另一方面则打了明星营销的“擦边球”(通过AI生成明星举牌视频、语音播报是否授权存疑),以得到微商支持获得“野蛮生长”流量及盈利爆发。

  抖音、快手未曾式微,微视复活崛起,科大讯飞进军短视频能《镇魂》吗?

抖音、快手未曾式微,微视复活崛起,科大讯飞进军短视频能《镇魂》吗?

  在基因上断了2C市场的方向,科大讯飞在去年8月又与深圳云创通科技宣布共同开发在线创客微商视频、彩铃等多场景营销服务DIY制作平台。但与备受争议的微商合作,看似盈利可期,实则成为了科大讯飞的声誉加上了一颗“定时炸弹”。今年7月云创通科技因违法被深圳警方查封,与科大讯飞的合作更是化为泡影。

  “微商模式”的失败,给科大讯飞上了沉重的一课,想要在短视频领域盈利,绝不能只看重“变现”的方式,还要思考健康稳健的流量获得途径。例如抖音的成功并非仅在于内容运营,背后还有头条系巨大的流量支撑。反观科大讯飞,缺乏产品支撑,在输入法中加入短视频推广,恐怕是件非常让人恼火的事。

  联想到其董事长刘庆峰在去年3月在湖畔大学上讲到,“光做2B不行,一定要做2C把想象空间打开,未来2C业务收入要占半壁江山”。

  对于科大讯飞来说,想要重新争夺短视频2C市场,只能重打锣鼓另开张,打造一款全新的短视频APP,而“酷音”正是为此应运而生的产物。

  短视频虽好,但科大讯飞想玩转有点儿难

  科大讯飞有不得不做短视频的理由,但短视频也有将其拒之门外的原因。

  从科大讯飞自身来说,其营收占比显示,它是一家以教育产品和信息工程服务为主的企业,一直以来对于人工智能领域的布局,让它骨子里便缺少娱乐基因。将技术当做自己的壁垒,显然是主次颠倒。

  而从外部环境来看,短视频行业并不缺少传说。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大报告》可以看出,快手、抖音日活过亿,稳坐头部玩家之位,而复活没多久的腾讯微视,又呈现迅速崛起之势,日活超400万仅用3个月时间。在这三者之外,还有同为头条系短视频产品的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同样也是不容小觑。

  抖音、快手未曾式微,微视复活崛起,科大讯飞进军短视频能《镇魂》吗?

  可以说,科大讯飞想要在虎口夺食,并不现实。

  此外,短视频行业还面临着来自监管层的压力。7月26日,国家网信办会同五部门依法关停“内涵福利社”“夜都市Hi”“发你视频”等3款网络短视频应用并应用商店下架;联合约谈“哔哩哔哩”“秒拍”“56视频”等16款网络短视频平台相关负责人,对其中12款平台作出应用商店下架处置。

  业内人士认为,与以往的约谈、暂时下架不同,此次网信办等部门采取了永久下架的措施,将形成震慑作用,未来这一作用会逐渐反映到投资层面,尤其是对内容的投资将会更加谨慎。

  在平台跑马圈地之时,往往需要经历一段野蛮生长,才能奠定用户基础。原本便缺乏娱乐基因的科大讯飞,在监管压力下,虽会面临一个合规的行业,但没有受过破茧之苦的科大讯飞,还能成功化蝶吗?

  答案已是显而易见。

  写在最后

  “虚高市值”,加上在人工智能领域与BAT齐名,造血能力不足的科大讯飞显然需要加快自己的脚步来证明自己的业务能力。但在短视频行业趋于稳定之时,科大讯飞的入局是否会掀起一波浪潮,刘庆峰是否会像《延禧攻略》中的璎珞一样化解困难,恐怕还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