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行业网站 > 财经

“厦门当代系”转入战略收缩期 , 唯一“壳资源”成烫手山芋还是救命稻草?


作者: 尼克陈 发布: 盎司财经  2018年08月13日13:08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随着国旅联合与当代东方的控股权,在短短一个月之内悉数被老东家抛售,“厦门当代系”在经历多年资本腾挪后,其苦心经营的资本帝国,目前仅剩下“壳资源”厦华电子。

很长时间,凭借对于资本与财计的娴熟运用,“厦门当代系”一度在国内资本市场“呼风唤雨”;但是,经过多年跌宕起伏的经营后,“厦门当代系”控制下的厦华电子仍面临不得不持续“保壳”的艰难境地。

特别是2014年至今,在终止了彩电业务成为“净壳”后;伴随着四次重组未成的尴尬,经历股价持续下跌的质押风险,似乎将厦华电子的未来重组进程与其拥有的“壳资源”推向了愈加艰难的境地。

“厦门当代系”仅剩唯一“壳资源”

时间回溯到2003年,彼时的厦门当代置业仅依靠房地产业起家;随着集团业务的不断演进,其后发展出的厦门当代控股决意进军国内资本市场,进而衍生出著名的“厦门当代系”上市公司,该资本系也一度成为直接控制当代东方、国旅联合、厦华电子三家A股主板上市公司的“资本巨头”。

经过多年的浮沉,曾经叱咤A股坐拥三家上市公司的“资本大佬”;如今,却不得不面对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被抛售的尴尬境地。

2018年6月26日,国旅联合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当代资管将转让其所持有的国旅联合7355.61万股股份(占股14.57%),受让方为江西省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本次转让完成后江旅集团将成为国旅联合的第一大股东。

时间过了仅仅不到一个月,当代东方股权亦被“厦门当代系”成功抛出;7月23日,停牌中的当代东方公告称,控股股东与山东高速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计划将不超过29.99%的当代东方股权转让于后者。

至此,“厦门当代系”仅用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抛出两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而另一家资本系上市公司却迟迟未见“动静”;不过,当前投资者已将关注的重点,成功放在“厦门当代系”拥有的另外一家“壳公司”厦华电子之上。

说起厦华电子外界其实并不陌生,当年作为福建省最大电子企业,巅峰时期的厦华电子曾头顶“中国第一台等离子电视制造者”的光环,并一度拥有22家合资企业及五家配套厂,其经营品类横跨手机、电脑、显示器等七大领域。

遗憾的是,多元化的疯狂扩张与数次的战略失误,最终让这家辉煌的企业尝到了失败的“苦果;从2000年起,厦华电子就陷入长达十年的盈利保卫战。

2013年,厦华电子决定对原有资产、负债和人员进行清理,并彻底终止了彩电生产业务,转而以经营贸易类电子产品销售业务勉强度日,这无疑为“厦门当代系”日后的资本运作并成功入主铺平了道路。

厦华电子资本渊源“一波三折”

“厦门当代系”对于入主厦华电子,时间可追溯到2013年,当时正值厦华电子经营最困难的时期,多年的亏损令当时的大股东华映科技决意甩掉这个沉重的“包袱”,但资本运作路径却颇费一番周折。

彼时的厦华电子股权,由华映科技和厦门建发集团掌控;2013年11月,华映科技下属控股子公司将7362万股(约合14.07%股权)厦华电子股权转让给“厦门当代系”掌门人王春芳的妹妹王玲玲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德昌行、厦门鑫汇(后改名厦门鑫域)。

由于厦华电子部分限售股解禁日未到期;此后,华映科技又将所持剩余的全部限售股合计1.05亿股(占总股本的20.02%)委托厦门鑫汇进行市值管理,并支付相关费用;转眼间到了2016年,“当代系”掌门人王春芳先是从厦华建发集团手中,购得其所持有的5%厦华电子股权;此后,厦门鑫汇又受让了厦华电子另外6.18%股权。

在此之前,厦华电子原第一大股东华映科技还将公司另外持有的13.84%股权转让给了嘉兴融仁;至此,擅长资本运作的“厦门当代系”通过不断股权腾挪,将华映科技、厦门建发所持股权一一收购,并置于整个“厦门当代系”控制人之下,其复杂的收购路径,历时接近两年半时间。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费尽周折完成了一系列的股权腾挪后,“厦门当代系”控制下的厦华电子业绩并未出现明显改善;反而持续出现连续大幅亏损的“保壳”窘境中。

数据显示,在“厦门当代系”涉足厦华电子的前两年,也就是2013、2014年,上市公司就曾因巨亏3.49亿元、2.31亿元,而导致厦华电子不得不在2015年“披星戴帽”,处于退市的边缘。

在2015年艰难“保壳”后,厦华电子在接下来的2016年、2017年,又交上了连续亏损的“成绩单”;2016年,上市公司实现营收3.73亿,净利润约为-510万元,到了2017年,厦华电子曾试图通过出售资产、重组等方式扭转危局,当年营收只有1742万元,但最终资产出售计划被否,上市公司仍亏损1230万元。

业绩的持续下滑无疑使得厦华电子面临举步维艰的境地,不过,成为“净壳”后连续经历四次重组未成的尴尬,以及股价持续下跌的质押风险,似乎才是厦华电子不得不面对的“拦路虎”。

未来重组之路或将愈发艰难

在“厦门当代系”入主后,厦华电子早在2014年就终止彩电业务、清理原有资产、负债和人员并成为“净壳”;从2015年开始,厦华电子就接连成为“厦门当代系”的一系列资本运作平台。

2015年4月7日,厦华电子曾计划收购九城旗下“火瀑云”100%股权,意图进军网络游戏产业;然而,由于相关游戏资质问题,最终厦华电子无奈放弃,并将重组的重点转为互联网金融业。

从2015年7月至2015月9月,仅仅两个月时间,厦华电子曾两度出手并购互联网金融业公司;首先是2015年7月,厦华电子与杭州爱财网络达成协议,意图进军大学生消费金融与分期贷款市场,在谈判未果后,2015年9月,厦华电子再次启动收购北京苹果信息的计划欲进军第三方支付;但最终,出于多种原因,厦华电子均阴差阳错的与两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失之交臂。

转眼间到了2016年3月,厦华电子再次发布重组方案,拟以18亿元收购数联铭品100%股权;与此前不同的是,本次并购的对象从互联网金融,换成了互联网大数据类公司,但最终由于受到市场环境变化再度折戟。

连续的重组失利,无疑为厦华电子未来的重组之路蒙上阴影;首先是2017年7月,厦华电子曾因在重大资产重组及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停复牌事项办理和信息披露方面,存在违规行为,公司及时任公司董事长王玲玲受到上交所公开谴责处分。

紧接着,在业绩扭亏最为关键的2017年11月,厦华电子曾计划将持有的上海领彧100%股权“高溢价”出售给厦门金科共赢,但该转让因被疑通过资产处置操纵利润以避免公司连续亏损戴帽,而遭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并最终无果而终。

实际上,当时就有业内专家表示“鉴于厦华电子多次的重组告吹经历,证监会不勉对其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将加大监管力度,这将导致其未来重组失败”。

厦华电子最近的一次重组发生在2017年12月29日,根据重组预案,厦华电子计划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福建本土企业福光股份61.67%股权,意图进军光学镜头与安防监控领域。

不过从目前来看,2017年-2020年年均1.5亿的业绩承诺,及累计不低于6.38亿元的业绩预期,与此前福光股份平均6000-7000万的业绩相比,能否实现无疑面临较大问题;此次并购出现的高估值与高业绩承诺,仍将使该次重组蒙上阴影。

除此之外,2017年厦华电子年报显示,目前“厦门当代系”六大股东所控制的股份,皆处于质押状态,且质押率达到惊人的100%。

厦华电子前六大股东分别为嘉兴融资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赣州鑫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王春芳、德昌行(北京)投资有限公司、鹰潭市华夏四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王玲玲,其持股数量分别为7241.80万股、5901.84万股、2617万股、2610万股、2316.22万股、2134.65万股,分别占公司总股本的13.84%、11.28%、5.00%、4.99%、4.43%、4.08%。

毋庸置疑,由于“厦门当代系”的上市公司股份皆处于被抵押状态,股价大幅下跌所带来的爆仓风险,将使得上市公司控制权面临旁落的危险;更为糟糕的是,截至到2018年8月10日收盘,厦华电子自年初至今的股价跌幅已接近70%。

从目前来看,厦华电子在经历重组计划未知,股价暴跌导致其高比例质押风险未解的大背景下;随着上市公司已经连续出现两年亏损,留个厦华电子“保壳”的时间已然非常有限,如果再考虑“厦门当代系”当前的尴尬处境,作为“空壳”的厦华电子未来重组之路似乎并不平坦。

分类:  财经   用户:  盎司财经    关键词厦华电子

相关文章

速途网探营丨连出七个爆款的雷亚游戏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