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九拍创始人李红育:不做音乐教育,我红不了


作者: 潘晨晓 发布: 李楠  2018年11月5日11:25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有些老师只让孩子练单击速度,能(每分钟)1300下,但这孩子将来不能打鼓,只能去包子铺剁馅儿。”

  台下的人都笑了。

九拍创始人李红育:不做音乐教育,我红不了

  台上演讲的大高个儿是李红育。从他朴素的衣着和不太打理的中长发来看,你会觉得他更像一名音乐老师,而他创建的九拍教育科技集团(下称“九拍”)已经覆盖全国512座城市,建立了880个九拍加盟校区,有6000多名教师和20余万名在学学员。他表示,今年年底将在洛杉矶建立美国九拍总部,准备进军北美和欧洲音乐教育市场。

  在2003年缔造九拍这个庞大的音乐教育机构之前,他当了十七年的“职业鼓手”。

  1986年,只有十七岁的李红育看到电线杆上贴着爵士鼓招生广告,觉得新鲜就立马报了名。到那儿一看,房间里只有一个老师,一套鼓和几十个学生。“一套鼓轮流使。一个人练的时候,其他学生都看着。”他说。

九拍创始人李红育:不做音乐教育,我红不了

少年时期的李红育

  学了三个月,李红育就被老师介绍去舞会上伴奏,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可是做了两年多“职业鼓手”之后,他才知道“世界上还有种东西叫鼓谱”,于是他又去跟着音乐学院的老师学习乐理。

  因为想做鼓手,李红育跟他的父亲展开了持续的冷战。八十年代末,整个中国社会都在饥渴地学习先进文明,即便在天津这样的一线城市,父母们仍然认为乐手是一个不光彩的职业。

九拍创始人李红育:不做音乐教育,我红不了

青年李红育

  有一次,有人来邀请李红育去演出,结果那是他父亲工作的单位。李红育还是去了,演出称得上圆满,但父亲并没对他说什么夸赞的话。

  就这么过了没多久,李红育忽然发现自己家里多了一套全新的架子鼓。在此之前,李红育用来练习的鼓是他自己动手用各种材料做的,而这套新鼓虽然不是标准的爵士鼓,但比自己做的好太多了。

  “得接上电源,灯泡一亮,兽皮烤起来绷紧后,才能打出声音。”李红育至今还记得这套鼓的每个细节。

  当时天津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差不多100块,这套鼓要300块。李红育说,那是他收到的最难忘的礼物,父亲也用这种方式表达了对他的认可。

九拍创始人李红育:不做音乐教育,我红不了

  八十年代末也是中国摇滚走向巅峰的开始,崔健、唐朝和黑豹乐队横空出世,他们歌颂反抗与自由,咒骂压迫与欺骗,李红育注定成为了摇滚乐的信徒。

  此后,李红育组建过多支摇滚乐队,他梦想着自己的乐队能成为下一个唐朝或黑豹。为此,他多次改名——“红”改成了“鸿”、“洪”,“育”改成了“昱”、“煜”。然而,乐队的成绩始终没能达到他的预期,乐队成员的变动从来没停过,这逐渐让他感到疲惫。“每一次,都跟失恋一样。”他说。

  直到2003年,他沮丧的生活到头了。李红育在一家商场看到几个孩子在用架子鼓演奏《我爱北京天安门》,与二十多年前的他无异。当时,爵士鼓在中国普遍被用来服务于民乐、古典乐和京剧,摇滚乐和其它现代音乐还没排上号,甚至没多少人听过。

  李红育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练鼓走过的弯路,他想,如果我是老师,肯定不教他们这些东西。

  这一年的七月,他跟朋友借了两万块,买了几套鼓,创立了九拍。九拍,出自唐朝乐队专辑中的一首歌曲,其中的歌词写道:我要走进飘渺的月亮,感受那精神与未来的生机。

九拍创始人李红育:不做音乐教育,我红不了

  九拍教育早期的特点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坚持集体课教学,这跟李红育早期上“大课”的经历有关。他相信集体课可以让孩子们多互动,并且避免孩子被老师一直盯着产生压力。另一个特点就是李红育用的是自己编写的教材。这套教材是他用打鼓软件一个音符接一个音符敲出来的,写了差不多四年。2008年,这套六集十八册的《九拍爵士鼓系统教程》出版了,此后十年内这套教材在国内被广泛使用。

  “双跳滚奏这个技术,我学鼓的时候要五年才能打好,现在其他机构可能需要两三年,在九拍1-2个月就能达到。”李红育说。

  为中国鼓手界所熟知的安雨是李红育一手教出来的,如今他在阿姆斯特丹音乐学院读研究生;而他另一位学生韩秉宸则在四年前陆续接到了德国汉堡音乐学院、汉诺威音乐学院及荷兰阿姆斯特丹音乐学院、鹿特丹音乐学院的入学邀请。

九拍创始人李红育:不做音乐教育,我红不了

安雨(左) 与 韩秉宸(右)

  九拍的学员们亦被崔健所青睐。2014年,九拍的小鼓手们助阵了崔健的《蓝色骨头》首映歌会,时隔一年后在演唱会上与其同台演出。今年六月,崔健在参观九拍总部时说:“九拍这些初中生的演奏水平很高,已经可以在我的乐队做鼓手了。”

九拍创始人李红育:不做音乐教育,我红不了

崔健与李红育在九拍校区

  令人意外的是,在九拍,还有一些残障孩子。李红育最初认为这些孩子更适合一对一的教学模式,但他很快意识到他们在打鼓方面的天赋并不比普通小朋友差,有的过了没多久就可以参加集体课,还有的在学习半年后就可以完成许多大师的曲子。“但他还是会叫错老师的名字。”李红育说。

  自2015年起,九拍开始投资研发线上的教学模式。他们今年推出了“九拍云智学系统”,包含“九拍智学一体机”、“九拍陪你练APP”和“九拍校区CRM系统”。作为一个音乐教育从业者,李红育在这方面需要更多专业资源的支持,为此他不得不在国内外各地奔波。“我每天的生活就是工作,没有休假。我希望把九拍做的更好。”他说。

九拍创始人李红育:不做音乐教育,我红不了

  可能因为自己是天津人,李红育自比郭德纲,将九拍比作德云社。正如后者与相声的关系,他也觉得是自己和九拍引领了中国现代打击乐教育行业的发展。

  回忆这些年,李红育不得不佩服父亲给他起的名字——不做音乐教育,就红不了。

分类:  互联网   用户:  李楠    关键词九拍 李红育

//

相关文章

速途网探营丨连出七个爆款的雷亚游戏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