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资讯 > 网络热点

范氏途说:十年


作者: 范锋 发布: 乔志斌  2018年11月23日17:15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时间是激情的毒药,即便是火热的恋情,经过时间的消磨和洗涤,也只会沉淀为记忆,或平静如水,或徒留感伤。

范氏途说:十年

图:速途2009年创业第一个办公地点

范氏途说:十年

图:速途网络创始团队

范氏途说:十年

图:速途网络2009年年会

范氏途说:十年

图:速途网络2010年会全体合影

创业也需要激情。光阴荏苒,我和同事创办速途网络,转眼也要迈进第十个年头。2009年4月份,我们在北二环积水潭北面那个安静的写字楼里,租了一间20来平米的办公室,放了7个座位,从此开始了过家家式的“创业”征途。

做爱做的事儿,再累也不觉得苦。回望速途的历程,从一张白纸创业,说不累和不苦是不客观的,之所以不再觉得累和苦,也许只是因为过程中充满希望,大家也努力一起苦中作乐。近十年的时间里,仅北京的办公室就搬了6次;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速途的骨干员工离职率不高,但新人们来来往往,流失率不低的,听说速途离职群里就有好几百人。

范氏途说:十年

图:2011年速途网络预算会合影

范氏途说:十年

图:速途创业早期公司例会

当初一起创业的技术合伙人,已在3年前退休,也有一些曾经的高管,因为各种原因离职。人来人往,本属常情,但离别总让人伤感,对于离职,我已变得有些麻木,把一起经过的日子,当做美好回忆,“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我还记得决心开始速途时,我说我不知道速途如果发达了,我能在速途呆多久,但如果速途失败了,我一定做最后离开的那个人。

不久前,速途开一年一度的“预算会”,说是预算会,其实更像是骨干管理团队的交流研讨会。在这个会上,我和大家提了一个十年之问:十年前开始速途的时候,我们当初所设想的目标,差不多都实现了(不要嘲笑当时我们目标低,)。那么下一个十年,我们该走向何方?该怎么办?

范氏途说:十年

图:范锋

也许一个公司的蓝图,应该由老板来“画饼”。但事实上谁都不是天才,即便是我已经倾注了十年心血的速途,如今,都跟我们刚开始时候的设想,已经是大相径庭了。

速途起步的时候,没有微博和微信;我们主要管理团队过往的职业生涯中,都基本没有直接跟风险投资(VC)打过交道,也没有经历过成为规范和“公众公司”的管理经验。速途过去赖以成功的商业模式:开放平台新媒体和内容营销服务所形成的“新媒体营销闭环”优势,也是一点一点积累形成的,并得到市场和客户的“投票”鼓励,和客户一起进步。过程中充满了不确定性,有时候想来,前进每一步似乎都有必然,但也有很多偶然。真的就是因为我们当初选择了,当初坚持了,才能成为今天的速途网络。

范氏途说:十年

图:速途网络骨干员工合影

范氏途说:十年

图:2018年速途网络年会

“未来是那么的不可知”,憧憬未来,能让人充满热情和动力;但也要“敬畏未来”,只有如此,才能让我们保有如履薄冰的心态,坚持勤奋、创新和学习,才能保持进步。偶然可以归为命运,但必然是由自己决定的。

范氏途说:十年

图:速途2009年创业第一个办公地点

范氏途说:十年

图:速途网络创始团队

范氏途说:十年

图:速途网络2009年年会

范氏途说:十年

图:速途网络2010年会全体合影

创业也需要激情。光阴荏苒,我和同事创办速途网络,转眼也要迈进第十个年头。2009年4月份,我们在北二环积水潭北面那个安静的写字楼里,租了一间20来平米的办公室,放了7个座位,从此开始了过家家式的“创业”征途。

做爱做的事儿,再累也不觉得苦。回望速途的历程,从一张白纸创业,说不累和不苦是不客观的,之所以不再觉得累和苦,也许只是因为过程中充满希望,大家也努力一起苦中作乐。近十年的时间里,仅北京的办公室就搬了6次;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速途的骨干员工离职率不高,但新人们来来往往,流失率不低的,听说速途离职群里就有好几百人。

范氏途说:十年

图:2011年速途网络预算会合影

范氏途说:十年

图:速途创业早期公司例会

当初一起创业的技术合伙人,已在3年前退休,也有一些曾经的高管,因为各种原因离职。人来人往,本属常情,但离别总让人伤感,对于离职,我已变得有些麻木,把一起经过的日子,当做美好回忆,“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我还记得决心开始速途时,我说我不知道速途如果发达了,我能在速途呆多久,但如果速途失败了,我一定做最后离开的那个人。

不久前,速途开一年一度的“预算会”,说是预算会,其实更像是骨干管理团队的交流研讨会。在这个会上,我和大家提了一个十年之问:十年前开始速途的时候,我们当初所设想的目标,差不多都实现了(不要嘲笑当时我们目标低,)。那么下一个十年,我们该走向何方?该怎么办?

范氏途说:十年

图:范锋

也许一个公司的蓝图,应该由老板来“画饼”。但事实上谁都不是天才,即便是我已经倾注了十年心血的速途,如今,都跟我们刚开始时候的设想,已经是大相径庭了。

速途起步的时候,没有微博和微信;我们主要管理团队过往的职业生涯中,都基本没有直接跟风险投资(VC)打过交道,也没有经历过成为规范和“公众公司”的管理经验。速途过去赖以成功的商业模式:开放平台新媒体和内容营销服务所形成的“新媒体营销闭环”优势,也是一点一点积累形成的,并得到市场和客户的“投票”鼓励,和客户一起进步。过程中充满了不确定性,有时候想来,前进每一步似乎都有必然,但也有很多偶然。真的就是因为我们当初选择了,当初坚持了,才能成为今天的速途网络。

范氏途说:十年

图:速途网络骨干员工合影

范氏途说:十年

图:2018年速途网络年会

“未来是那么的不可知”,憧憬未来,能让人充满热情和动力;但也要“敬畏未来”,只有如此,才能让我们保有如履薄冰的心态,坚持勤奋、创新和学习,才能保持进步。偶然可以归为命运,但必然是由自己决定的。

范氏途说:十年

我曾经观察思考过很多功成名就的人和企业,除了聪明、勤奋和运气之外,我觉得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参数,就是时间。我经常说,没有时间,是做不成事情的,而时间就是积累和坚持吧。所以,有句话说,“伟大是熬出来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分类:  网络热点   用户:  乔志斌    关键词速途网络 范氏途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