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

魏东让首汽约车在行业里站稳脚跟,但技术和盈利能力仍需提高


作者: 速途网约车评论员 发布: 李楠  2018年12月4日18:20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0)

首汽约车配不上魏东

  2018年是网约车行业的水逆年,大多数厂商过的都不是很顺。滴滴顺风车事件为行业敲响了合规化的警钟,谁也不敢在安全问题上有丝毫的懈怠。

  与此同时,原本经营网约车的厂商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出租车,潮水的方向似乎开始了逆向流动,从网约车回到滴滴最初起家的出租车上,在这一年的发展中,作为“国家队”的首汽约车不容忽视,其在2018年改变了很多,原本固有的“国家队”形象正在褪去,互联网化思维正在不断注入。

  神秘的首汽约车,似乎一直蒙着一层面纱

  互联网的世界到底需不需要“国家队”?这个问题一直难解。

  一方面来说,“国家队”坚守的品质能够为行业带来一股春风,或能成为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另一方面,“国家队”能否拥有互联网公司灵活多变的玩法,以及遇到问题及时修正的快速响应能力,也成为其快速发展的阻力。那么首汽约车呢?

首汽约车配不上魏东

图:首汽约车近两年活动(速途网不完全统计)

  据速途网长期观察,首汽约车在初期采用了补贴的策略,这使得其用户规模得到了迅速增长。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7年6月首汽约车用户规模为305万,同比增长1173%,位列网约车行业第二位。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去年9月首汽约车的那场充返活动将其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彼时,首汽约车正值上线两周年,按照以往的惯例推出充返活动,但这一次送给乘客的并不是余额,而是优惠券,这下网友炸锅了将指责抛给了首汽约车,而首汽约车也因此事被中消协约谈。

  此后,首汽约车的充返活动频次降低,直到今年2月底,乘客才再一次见到首汽约车的大额充返活动。

  不可否认,网约车行业的经营数据一直很神秘,首汽约车也是如此。但就在首汽约车补贴骤降之时,其在北交所挂牌的B轮融资揭露了经营情况。

  根据增资公告显示,首约科技2016年营业收入为3.78亿元,净利润为亏损8.81亿元。2017年前四个月,首约科技的营收已有约3亿元,净利润为亏损4.50亿元。可以看出,首汽约车在2017年营收飞速上涨的同时,亏损也在增加。

  好在去年冬天,首汽约车完成了B轮与B+轮总计13亿元的融资,投资方中的百度与蔚来资本格外亮眼。

  从时间线上来看,首汽约车在B轮融资完成前选择通过大额补贴来吸引用户,而在完成融资后停止了以往的大额补贴,似乎在常理上有些说不过去,但这也说明首汽约车在B轮与B+轮融资后,其可能面临着盈利的压力,毕竟具有互联网基因的投资方不会允许一家公司迟迟没有利润产生,除非它尽快IPO。

  在梳理首汽约车的发展进程时,速途网还发现首汽约车在其他数据方面也保持着神秘感。

  在过往有关首汽约车的新闻中,速途网发现首汽约车强调用户规模、月活跃人数以及日活跃人数,而日均单量,每单均价等可以直接测算收入的数据很少提及。(而同属首汽集团的首汽Gofun则在今年披露关键性数据:单车平均日订单量可达3.5单)

  “

  易观千帆2018年5月最新的App月活排行榜显示,首汽约车5月月活达到249.6万,环比增长24.1%;

  易观千帆7月份移动App日活跃数据显示,首汽约车日活跃用户数最高值达59.80万,超过第三名曹操专车65.88%;

  ”

  众所周知,MAU(月活跃人数)与DAU(日活跃人数)一定程度可以反映一家企业在行业中的位置,但衡量一家企业是否成功,还是要通过营收等更多财务性数据。据速途网了解,首汽约车在今年4月与一汽红旗达成合作时,曾对外披露截至目前首汽约车全国注册用户3000万,日均订单量60万单。但如果订单均价较低,首汽约车仍然面临着盈利能力不足的考验。

  而首汽约车在2018年的多项举措,或许说明了速途网的上述观点。去年7月,高德地图上线了易行平台,吸引了滴滴出行、神州专车、首汽约车、曹操专车、摩拜单车、ofo、飞猪等众多出行服务商的接入。据高德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合作伙伴在高德上的日均完成订单数量增长了近200%。

首汽约车配不上魏东

  今年8月中旬,首汽约车在北京进行了一次调价,但随后运营商世界网即做出评测,结果称首汽约车的平峰与高峰时段价格差异高达80%,这些都源于消费者很难洞察的隐形条款。而在今年11月,哈啰出行接入首汽约车,乘客可以在更多平台呼叫首汽的专车服务。

  但,首汽约车的这些举措是否换来了成绩呢?同样来自易观千帆的数据揭露了一切。易观千帆今年10月数据显示,目前,嘀嗒出行日活跃用户达101.6万,位于网约车排名第二位。

  将打车服务接入更多的场景,提高高峰期价格,日活在行业的位次却被嘀嗒出行反超,首汽约车或许应该思考产品模型以及如何补救日活了。值得注意的是,嘀嗒出行日活提升依靠的是其接入出租车服务以及口碑已经降至冰点的顺风车服务,而首汽约车与嘀嗒出行同期上线出租车服务,且首汽集团本身就由出租车服务起家,交出这样的成绩单未免让人有些摸不到头脑。

  CEO魏东走向台前,但核心技术仍需补足

  随着首汽约车在去年完成B轮与B+轮融资,2018年首汽约车选择换一个活法。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其CEO魏东在行业中开始有更多的发声,不管是高谈行业,还是评论友商,都表明了首汽约车想要在行业里冲一冲的决心。

首汽约车配不上魏东

  “

  今年4月,首汽约车CEO魏东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美团和滴滴在上海只是抢了一些价格敏感的客户而已,这样获取的私家车主和消费者对平台并没有忠诚度,不是一个可持续的发展;

  今年9月,首汽约车CEO魏东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称,滴滴把市场做“Low”了,同时他还表示,网约车的价格理应比出租车高;

  今年11月,首汽约车CEO魏东在接受36Kr采访时表示,网约车在提升服务的同时,价格上涨是正常的,消费者要学会接受,廉价的网约车服务这个需求本身就不太现实;

  今年11月,首汽约车CEO魏东在36Kr wise大会上表示,网约车一定不会常年一家独大。

  ”

  如果说过去的首汽约车还像一家国企背景的互联网公司,那么2018年随着CEO魏东多次公开亮相以及发表观点,不仅首汽约车提高了在行业中的话语权,也为魏东自己赢得了更多尊重,这样的CEO势必也会得到更多自己员工(特别是公关部的同学)的支持,以及媒体的关注。

  可以说,网约车行业其实需要魏东这样的CEO,敢说话、性格耿直,这些原本与“国家队”格格不入的词汇因为魏东而联系起来,让首汽约车变得“年轻化”、“互联网化”,这在以往并不多见。

  作为媒体,速途网乐见贴有“国家队”之名的企业CEO都能够学习首汽约车CEO魏东的风格,直言行业痛点,将自己的企业带到市场竞争的核心地带,这样的互联网江湖才有味道。

  魏东走向台前,将首汽约车在网约车的市场争夺战中占据主动,但我们将目光回归到首汽约车上,却发现首汽约车急需对核心技术进行补足。

  在网约车行业,媒体们似乎早已下过结论:没有竞争壁垒。但事实并非如此,网约车行业同样也是互联网行业,对于技术的需求很是迫切。我们也能看到,资本(补贴)可以帮助企业赢得toC的战争,但在toB战场上却无法帮助企业占得先机。

  就首汽约车所在的网约车行业来看,滴滴出行在技术方面的积累已经不胜枚举,人才、技术落地方面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且今年年初放出的自动驾驶视频也让外界感叹其深厚的技术实力;神州优车在去年曾发布“优车智脑”,虽然今年宣布与百度进行合作,但自身探索的精神值得赞扬。

  再看首汽约车,去年秋天宣布与百度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重点推进自动驾驶、车联网的商业化运行,并进一步探索自动驾驶网约车商业运营模式,共建智慧交通网络。但此后两者之间的声音却并不太多,除了今年4月集成百度 DuerOS 的语音交互技术以及大数据能力首汽约车 CI(Car Intelligent)车载智能系统上线以及不断升级外,在无人驾驶方面尚未与百度公布最新进展,速途网也期待首汽约车能够尽早披露相关进程。

  而不久前乘客对于首汽约车与高德之间的一次投诉也让外界怀疑首汽约车的技术实力。据央广网报道称,一位乘客通过高德地图打了一辆首汽约车,预估价格为117元,实际却支付了140元,该乘客致电高德地图与首汽约车却收到两者互相推诿的结果。其实,不只是预估价格是否准确能够说明平台在核心技术上积累是否深厚,定位、App交互等一切与体验相关的部分都是一家企业技术实力的真实写照,当然还有技术人员的储备。

  上周,在2018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表示,未来五年,在可以预见的万物互联时代,核心技术的竞争将会持续发酵,谁在人工智能、大数据领域实现了关键技术突破,谁就可以实现降维攻击。

  确实,互联网企业未来的战争是技术战,在资本的寒冬下,核心技术便是企业保暖的“外衣”,谁也不能没有这层“外衣”,尽管巨头(百度)可能为企业披上,但自身能否发光发热,仍在这场考验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写在最后

  在去年与百度的战略合作发布会上,首汽约车CEO魏东曾给出两者合作的其中一个落脚点,那就是将在2018年,开放部分城市、区域性路段的无人驾驶网约车体验。

  如今已是2018年的最后一月,北京的天气也格外寒冷,魏东让首汽约车在行业里站稳脚跟,但核心技术能力以及盈利能力的急需提高也让外界众说纷纭。

分类:  移动互联网   用户:  李楠    关键词首汽约车 魏东 百度

//
速途网探营丨连出七个爆款的雷亚游戏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