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

2018年游戏关键词“直播”:一年上千场诉讼单笔索赔过亿,主播成高危职业

  ┃前言:在新年到来之际,圈哥对2018年以电竞、二次元、直播…为关键词进行了分析和总结。过去一年是中国游戏直播平台新内容、新主播成长的一年,又是直播平台资本动作频繁迎来新一轮洗牌的一年,更是直播行业各种乱象集中结算的一年。

  2016年被称为直播元年,仅仅两年后直播平台的大规模淘汰已经开始。在已经相对成型的财务模型下,资本对直播平台变现能力提高,要求直播平台更加深入、高频次探索流量变现途径。根据中国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游戏直播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却达到了74.4亿元,同比增长107.2%;用户规模已达到3.0亿人,同比增长38.5%,但增长率却远小于去年113.12%,用户增长的放缓或许代表着中国游戏直播市场用户趋于饱和,也是平台竞争加剧的开端。

  018年游戏关键词“直播”:一年上千场诉讼单笔索赔过亿,主播成高危职业"

  在2018年开播量前50游戏中占比前二位的游戏分别为射击类和战术竞技类,占比分别达到了36.4%和30.7%,以MOBA类和近两年爆火的“吃鸡”类最为突出。而在平台和平台游戏用户偏好方面,相比移动游戏观众对观赏性更强的端游更为偏爱,根据伽马数据的报告显示2018年开播量前50游戏中,移动游戏和客户端游戏的开播量占比分别为44.6%和55.4%。

  游戏直播对于热门游戏产品的依赖同样严重,爆款游戏产品短期内对于观众流量的吸引不断刺激观众的消费欲望和平台新主播的成长,爆款游戏产品影响了平台成长进程和收入水平。

  ┃强者愈强,尾部平台逐渐掉队

  2018年游戏直播平台主播资源仍在不断进行交换,流动方向明显指向斗鱼、虎牙、企鹅电竞等头部平台。而在全民等直播平台相继曝出欠薪、资金链断裂等新闻后,在资本寒冬、盈利不足以支撑运营的情况下,二线游戏直播平台生存状况显得愈发艰难,表现为熊猫、龙珠等二梯队直播平台的大主播开始大规模出走。

018年游戏关键词“直播”:一年上千场诉讼单笔索赔过亿,主播成高危职业"

  艾瑞咨询2018年11月直播APP月活排行

  在今年下半年全球性经济寒冬之前,虎牙、B站两家中国拥有直播业务的中国公司选择赴美上市,短期内还是争取到了资本的看好。目前,中国还有斗鱼等直播公司陆续有IPO的潜质,但总体来讲上市仍是直播公司进一步融资的最好途径,在游戏直播逐渐进入用户存量市场阶段之后,失去上市机会几乎等于淘汰。

  ┃头部主播排队“枪毙”,直播成“高危”行业

  从年初的“天佑封杀事件”开始,各大直播平台的头部主播接连被主流媒体点名,数位大主播因各种“作死”行为被全网封杀,草根网红在置身于大众视野后,由个人素质、法律意识的欠缺累积的“脓包”最终在今年被挤破。

  目前,斗鱼平台已经在今年接连损失了卢本伟和陈一发两位大主播,两者分别因为侮辱性语言和对历史事件的不尊重被主流媒体点名最终被封杀;虎牙主播莉哥在直播中戏唱国歌,被江苏网警点名批评之后遭到虎牙官方禁播。此外,还有多个直播平台主播相继因“口嗨”被平台封杀,“口嗨”成为各大主播排队“枪毙”的主要原因。

018年游戏关键词“直播”:一年上千场诉讼单笔索赔过亿,主播成高危职业"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大主播的离去对于直播平台并非全是坏事,流量的打散带来了观众重组的机会,为新主播的成长创造了有利条件,同时刺激了观众新一轮的消费欲望,这与爆款手游的新老交替异曲同工。

  ┃每年判决上千诉讼案件,“法盲”主播坠入深渊

  近两天,斗鱼、熊猫两大直播平台分别对“蛇哥”、“刘杀鸡”两主播进行了1.5亿、3000万的违约赔偿主张。近几年大量主播违约判赔案例在前,“后来者”却在利益面前舍弃了合约精神,一不小心就栽入“深渊”。

  例如斗鱼主播“蛇哥”、“嗨氏”在违约跳槽后,在天价起诉或判决下,皆身背一笔或多笔判罚金额,不单经济受损而且与其他直播平台关系恶劣,只能选择与当下平台绑定,个人身价一降再降。

  判决文书网显示2018年仅与直播相关的判决就高达近两千,与网络直播相关的判决超过五百条。不少主播在高额签约金的诱惑下选择跳槽,却在高额判赔的复杂合同纠纷中被新老东家接连抛弃。

  有时候“挖人”并非全部目的,将“敌台”主播搞臭、拖下水,也成为商业竞争的一部分。大多数“违约”案例中,主播的“法盲”行为在复杂法律判决条件下被直播平台律师团队抓住各种漏洞,成为主播“人钱两空”的主要原因。

  但同时,有些主播自身也较为理智地开始针对直播平台提出诉讼,例如主播PDD因为经济纠纷将熊猫直播平台告上了法庭。

  ┃结语

  游戏直播作为传播游戏内容的新媒介,在延长游戏玩家游戏时长和对潜在用户渗透的能力在不断提高,促使游戏直播的地位在游戏产业链中不断提升,变现潜力依然突出。

  在度过最初的烧钱大战后,探索变现之余直播平台之间的竞争同样暗流涌动,2019年也就成为了游戏直播平台最终淘汰的“决赛圈”。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