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出行

面对软银11亿美元投资诱惑 这位创业者缘何选择拒绝


图1:印度网约车公司Ola联合创始人巴维什·阿加瓦尔(Bhavish Aggarwal)

4月9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初创企业在筹集风险资金以建立自己的业务时,首先会进行A轮融资,然后再通过E轮、F轮或G轮融资,最后选择上市。印度网约车公司OLA则显得有点儿不同寻常:它刚刚完成了J轮融资,并打算进行K轮融资,这是初创企业融资领域几乎闻所未闻的情况。

这里发生的事情不只是攸关钱的问题。Ola联合创始人巴维什·阿加瓦尔(Bhavish Aggarwal)正奋力对抗由孙正义(Masayoshi Son)领导的日本企业集团软银(SoftBank),他是Ola的早期支持者。但随着软银入股Ola的主要竞争对手Uber,并鼓励竞争对手进行合并,阿加瓦尔开始对软银在Ola的影响力感到担忧。

据知情人士透露,孙正义与Ola达成了一项初步协议,将向Ola再投资11亿美元,将其持股比例提高至40%以上。但阿加瓦尔试图加入些条款,以保证自己对这家初创公司的控制权,但最后双方不欢而散。相反,阿加瓦尔正在从多方支持者那里拼凑发展所需资金。仅今年一年,他就从现代汽车公司(Hyundai)获得3亿美元投资,并从Flipkart在线服务公司联合创始人萨钦·班萨尔(Sachin Bansal)处获得9000万美元投资。

风险资本家、Infosys公司前首席财务官莫罕达斯·帕伊(Mohandas Pai)说:“阿加瓦尔之所以拒绝软银的投资,是因为他不想Ola的股权被稀释。当有人进入你的董事会,并告诉你如何经营时,创业家就会成为员工。”

不过,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Ola否认与这家日本公司存在分歧。该公司发言人在声明中说:“随着我们业务的发展,软银始终是我们的良好合作伙伴。随着我们继续在印度之外建立全球移动业务,我们预计未来几年将与软银共同打造更多的协同效应。”软银的发言人也表示:“我们与包括Ola在内的所有投资公司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除此之外,我们不对具体的个人和内部事务发表评论。”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孙正义访问印度时,阿加瓦尔避免与他及其投资公司举行聚会。《经济时报》报道称,几周前,包括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在内的代表团访问印度时,阿加瓦尔就未曾出席软银支持的创始人聚会。沙特为软银旗下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提供了近半资本。据知情人士透露,阿加瓦尔表示,他之所以拒绝软银的邀请,只是因为他没有在新德里。

知情人士表示,阿加瓦尔还向印度电子商务初创企业SnapDeal创始人征求了应对软银影响的建议。大约五年前,软银对前者进行了投资,然后试图推动创始人将其出售给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Flipkart。当SnapDeal拒绝这笔交易时,孙正义停止了对该公司的进一步投资,转而大力支持Flipkart,并向Flipkart投资了25亿美元。


图2:日本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孙正义

现年33岁的阿加瓦尔于2011年与他在工程学院的同学安吉特·巴蒂(Ankit Bhati)共同创立了Ola,它属于ANI Technologies Pvt品牌。目前,Ola在100多个城市拥有130万名司机,自去年以来,该公司已扩展到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国。该公司还进入了印度的外卖业务,大量燃烧现金试图与Uber外卖业务Uber Eats以及当地的外卖运营商Swiggy和Zomato争夺市场份额。

孙正义是亚洲本地网约车初创公司的早期支持者。除了2014年首次投资Ola之外,他还支持安东尼·谭(Anthony Tan)在东南亚的Grab,以及中国的滴滴出行。孙正义和阿加瓦尔之间的关系早期曾非常亲密。后者接受采访时曾说:“孙正义鼓舞人心,有进取心,是个有远见的人。他正在创造历史。”

2017年,阿加瓦尔和孙正义达成了向这家印度初创公司注入更多现金的初步协议。知情人士说,根据协议条款,软银将立即投资2.5亿美元,然后在6个月内再投11亿美元。然而,在双方努力敲定协议之际,软银同时与Uber展开谈判,阿加瓦尔对协议对Ola的影响变得更加谨慎。

Uber和Ola在印度是激烈的竞争对手,它们在争夺客户和司机,从本质上说,这两家公司已经瓜分了市场。阿加瓦尔寻求增加新的条件,以确保他的控制权,包括创始人对任何新的首席执行官任命拥有一票否决权。由于这个条件遭到软银拒绝,谈判陷入停滞。

与此同时,软银与Uber的合作也取得了进展。2018年1月,这家日本企业集团完成了约90亿美元的投资交易,成为这家美国网约车巨头的最大股东。据知情人士透露,此后不久,软银的高管们就提出了两家印度竞争对手合并的想法。当阿加瓦尔对此犹豫不决时,软银试图收购另一位Ola投资者Tiger Global持有的股份。

阿加瓦尔发现自己在为自己创立公司的控制权而战。Ola已经修改了公司章程,投资者之间的任何交易都需要得到董事会的批准,这实际上阻止了Tiger Global与软银的交易。阿加瓦尔也知道,他无法从软银那里拿到更多的钱。这笔11亿美元的初步交易在双方无法达成妥协的六个月后夭折。

Ola确实从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筹集了更多资金。但在其母国,这家印度公司开始筹集小额资金,从投资者那里筹集到的资金仅为5000万美元。瑞银(UBS)董事总经理兼印度研究主管高塔姆·乔查里亚(Gautam Chhaochharia)表示:“在印度电子商务领域,很少有投资者会开出5亿美元或更大额度的支票。”

软银与Uber之间的利害关系则要紧密得多,软银需要它取得成功,以便展示其庞大愿景基金的潜力。据说,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网约车巨头正在筹备首次公开募股(IPO),估值高达1200亿美元。

随着Uber为IPO做准备,与Ola的合并谈判现已中止。这家美国公司去年将其在东南亚的业务出售给了Grab,此举不仅减少了亏损,也切断了一个重要地区的增长潜力。Uber提交IPO文件时,印度肯定会成为海外机会的一个关键例子。

与此同时,阿加瓦尔似乎在为抵御未来的冲击做准备。他在竭尽所能地筹集资金,Ola在支出方面变得更加谨慎,削减了对司机的激励,并削减了对网约车和外卖业务的补贴。如果Uber和软银再次追杀他,他将需要尽可能多的资金来保护自己的业务。风险资本家帕伊说:“这是个很好的策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