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

一个创意值多少钱?Uber联合创始人坎普赚了37亿美元

一个创意值多少钱?Uber联合创始人坎普赚了37亿美元

5月10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一个好的创意值多少钱?就网约车巨头Uber而言,答案是37亿美元。这是Uber在美国当地时间周五上市交易前,其创意发明者加勒特·坎普(Garrett Camp)所持股份的价值。即使对坎普这个互联网百万富翁来说,这也是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有了这笔钱,坎普就可以买下他家乡的曲棍球队——卡尔加里火焰队(Calgary Flames),而且可能还能买得起这个领域的另外七支球队。坎普可以为他所在旧金山城区1/5的人口购买全新的丰田凯美瑞(Camry)作为礼物。不过,坎普宣称他将把大笔钱花在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上,即创建初创公司。

Uber首次公开募股(IPO)是自Facebook上市以来美国最大的企业财富创造盛事。按照每股45美元的发行价计算,Uber目前的估值为824亿美元。与硅谷其他创业成功的案例一样,这笔资金将集中在少数早期员工和投资者手中。

坎普不是此次股票发行的最大赢家,另一位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才是。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卡兰尼克现在的净资产超过60亿美元。但坎普与卡兰尼克的区别在于,他只做了最少的工作就获得了最大的意外之财。

坎普此前在接受采访时称,他是故意这样做的。2008年,坎普在运营名为StumbleUpon的热门网站时萌生了创建Uber的想法。他用了几年业余时间为Uber设定和修改原型,并设计了一款具有许多关键功能的应用程序,目前这款应用每年在63个国家和地区创造110亿美元的收入。

至于卡兰尼克,他是坎普的商业伙伴。卡兰尼克有着勃勃雄心,想把坎普的愿景变成改变大都会、改变规则的力量。坎普说:“我的目标是创造些可以超越我的东西。如果公司过于依赖某个人,他最终可能成为阻碍公司前进的最大障碍。”

然而,坎普发明的这项业务很快就依赖于卡兰尼克。他是所有决策的主要决定者、投资磁石和最终权威。包括坎普在内的大多数内部人士承认,如果没有卡兰尼克,Uber将无法实现其全球主导地位。但他也因Uber的一系列法律和道德失败而受到指责,这些失败玷污了公司的声誉,并导致卡兰尼克的首席执行官职位被罢免。坎普在骚乱中放弃了他作为公司董事长的角色。

坎普的形象是在对他以及10多名Uber现任或前任雇员、投资者的采访中渐渐丰满的,这些人大多以IPO静默期为由要求不具名。坎普就像是个“思想工厂”,但对内部对抗感到超级厌恶。Uber的许多前雇员表示,坎普最严重的失误是让卡兰尼克在公司的权威未受任何限制。

在董事会的关键时刻,坎普总是显得犹豫不决,甚至置身事外。2017年,董事会开会讨论卡兰尼克是否应该休假时,坎普正在国外旅行。坎普称这是一段“紧张的时期”,但拒绝详细讨论这些事件。Uber和卡兰尼克的发言人都拒绝置评。

40岁时,坎普的头脑几乎始终专注于如何帮助解决日常生活的低效,有些人可能会将这些视为发达世界的最大挑战,并希望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技术方案。坎普过去十年中的工作包括:设计通过预订私人飞机座位来规避机场安检的应用、设计用于雇用个人购物者的应用、与朋友编纂计划异国度假的旅行指南,以及研发一种不受政府监管的数字货币。

如果有人说坎普在这一过程中缺乏想象力,那么显然低估了Uber的价值。坎普的朋友、自由作家蒂姆·费里斯(Tim Ferriss)说:“坎普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创意创造者。”2008年,坎普在一家酒吧向费里斯推介了自己的想法后,后者选择投资了Uber。费里斯说:“当时,我们尚不清楚Uber将会变得多么重要。”

Uber的创立故事已经在无数次采访中被讲述,并在该公司的网站上重点凸显,这已经成为一个神话。故事中描述称,坎普和卡兰尼克在巴黎的一个大雪之夜一起想出这个概念,同时试图找到一辆出租车。坎普将2008年底的那个夜晚描述为两个朋友之间建立商业伙伴关系的“关键时刻”,但不是开始。坎普说:“那时,这款应用已经基本完成了设计,而且这一设计在三年内都没有改变。特拉维斯喜欢让媒体报道巴黎的故事。”

那一年早些时候,坎普在旧金山一家名为凤凰城的低调爱尔兰酒吧会见了费里斯。费里斯是畅销书《每周工作4小时》(4-Hour Workweek)的作者,他回忆起坎普抱怨难以找到出租车的情形。坎普经常一次给多个出租车调度员打电话,然后乘坐首先到达的出租车。出租车公司不喜欢这样,大多数公司都会采取措施禁止他的电话号码。坎普说:“我经常遇到晚餐迟到的情况,因为我叫的黄色出租车总是姗姗来迟,甚至根本不出现。”

坎普最终采用了黑色汽车,这就是Uber的想法初步成型的初衷。坐在坎普记忆中的“某种酒吧”里,坎普向费里斯展示了这款应用的早期模型。费里斯对此留下了深刻印象,坎普建议他们可以用它在镇上转转。坎普说:“我真的没想到它的规模会有多大。毕竟这不是什么总体计划,就好像说‘我们要有个大公司了。’实际上,这更像是:‘嘿,这将是个很酷的应用程序,将节省我朋友很多时间。’”

Uber并没有发明叫车服务。类似的应用程序,比如Taxi Magic和Cabulous已经存在。坎普说,他检查了这些应用,但发现这些服务很难使用,而且从未成功乘坐过。他希望Uber能够投入应用,但他在StumbleUpon有自己的工作,他从2001年起就始终在从事这份工作。接近高峰时,有超过4000万人使用这项服务在网上闲逛。

你点击了浏览器上的一个按钮,它将你传送到一个与你的兴趣相符的网页,比如一个游戏,一个教育网站,一篇新闻文章。2007年,坎普把生意卖给了EBay公司,获得7500万美元回报,并继续担任首席执行官职位。

2008年,坎普制作了一份PowerPoint演示文稿,向投资者推销Uber的概念。其中包含了当今应用程序的许多特征:“一键汽车服务”、使用GPS的自动调度和五分钟取车时间等。但这份文稿也表明,坎普的想法还不够大。他认为这种产品的潜在市场是“美国城市的专业人士”。他将其定位为豪华汽车服务的颠覆者,而不是出租车、公共交通或汽车拥有者的替代品。

在巴黎进行讨论后,卡兰尼克同意就该项目提供咨询意见。坎普想要购买一支黑色汽车车队,卡兰尼克帮助说服他用这款应用为现有的汽车服务提供支持。卡兰尼克帮助招聘了瑞安·格雷夫斯(Ryan Graves)担任Uber的第一任首席执行官,他当时在Twitter上承诺“大股本,大人物参与”。格雷夫斯花了头六个月的时间把生意搞得井井有条,而坎普则承担了这笔费用。格雷夫斯回忆说,他在Uber收到了坎普发放的第一份薪水。

到2010年,卡兰尼克意识到了Uber的巨大潜力,并决定在坎普的支持下接管格雷夫斯的工作。卡兰尼克当时写道:“我真的感觉很兴奋。”格雷夫斯在一份声明中回应了他新老板的热情:“随着卡兰尼克全面介入,我们的团队终于完美了,我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作为首席执行官,卡兰尼克让Uber声名鹊起,然后有导致其声名狼藉。从很多方面来看,他与其合作伙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他显得鲁莽但注重细节,渴望进入战斗,并愿意打破规则。作为一家初创公司的高层,他就是投资者想要的那种人,他试图颠覆出租车行业根深蒂固的固习。坎普则不同,他显得十分超然,不想和任何人战斗。他花了很多时间想知道为什么世界以这样的方式运行,并且乐观地相信它会改变。

风险资本家们表示,他们对Uber的早期投资是对卡兰尼克愿景的押注。在公司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里,卡兰尼克领导着公司的筹资工作,积累的私人资本比历史上任何一家由美国风险投资支持的初创公司都要多。坎普说:“在最初的几年里,我做了所有的事情。而当我们开始筹集外部资本和卡兰尼克加入时,Uber的崛起开始变得更快。”

当卡兰尼克试图接管世界的时候,坎普正试图从他受到的第一次打击中恢复过来。StumbleUpon在eBay上表现不佳,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是支持这笔交易的首席执行官,但他不到一年后就辞职了。在被现任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取代之前,惠特曼曾被视为Uber首席执行官的最佳人选之一。eBay聘请德意志银行尝试出售StumbleUpon。坎普策划了一场分拆,他将在那里筹集风险资本,并继续掌权。

偶尔尝试与Uber保持联系,可能会让坎普有时看起来与同事脱节。一位Uber早期员工说,坎普在接到旧金山官员的一封勒令停止通知函时,正在就这款应用的设计提出建议。

到2013年,坎普决定寻找他的下一个大创意。他想出了成立一个叫Expa的创业工作室的主意,它将在坎普的思想大杂烩上运行Uber的剧本。坎普与Jay-Z一起支持了一家初创公司,该公司试图复制Uber的航空旅行模式。他帮助开发了一款应用,以解决他对在线搜索和购物的厌恶。坎普还设计了一种卖房子的工具,因为他在购房时被别人的出价超越,而他却没有机会反击。

所有的想法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售房初创公司Haus首席执行官乔纳森·迈克努尔蒂(Jonathan McNulty)表示:“当你想到产品和设计时,这绝对是坎普充满激情的地方。”

与此同时,坎普最初创办的公司StumbleUpon仍然步履蹒跚,他在2015年从投资者手中回购了大部分股份。但随后,坎普就关闭了这家网站,并让访问StumbleUpon的人访问他开发的一个类似应用程序Mix。市场研究公司App Annie称,这款应用在任何国家都没有跻身前250名,但这是坎普绝不愿放弃的创意。

尽管坎普此时仍是Uber的董事长,但许多关键员工表示,他们几乎不认识他。他们可能在大型企业活动中看到过他,比如Uber在旧金山首次亮相五周年庆典上。但坎普没有出席2015年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员工大会,当时碧昂斯(Beyoncé)参加了表演,公司高管们也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

到2017年,Uber投资者决定是时候做出改变了。他们指责卡兰尼克将该公司卷入了一系列不必要的丑闻:一项不明智的收购导致搜索巨头Alphabet提起索赔数亿美元的诉讼,一种普遍存在的性别歧视和不当行为的办公室文化,对被Uber司机强奸的印度乘客的医疗报告进行不当处理,以及卡兰尼克和一名司机之间的口头对峙被录音等。当一群主要投资者想将卡兰尼克赶出公司时,坎普表示反对。

当卡兰尼克最终被赶下台后,坎普似乎才下定决心,并开始与他的创业伙伴保持距离。卡兰尼克很快就后悔自己辞职的决定,并游说股东,看看他是否得到了他们的支持,以便恢复他的职务。坎普给员工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对这一努力不屑一顾:“卡兰尼克不会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回来。”

坎普进一步加强了卡兰尼克与公司的隔阂,支持取消多重股票结构,这给创始人和早期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权力。在这一过程中,此举降低了坎普对Uber的影响力。坎普还同意将他的董事长职位让给一位与两位创始人都无关的局外人。当被问及卡兰尼克的任期表现时,坎普说:“我认为他在最初的五年里表现得很棒。”

目前的Uber领导层对公司的过去几乎没有任何敬意。在IPO招股说明书上,科斯罗萨西写了一封“CEO信”,这是对硅谷通常为公司创始人保留的传统的一种扭曲。坎普和卡兰尼克在申请中获得了简短的传记式描述,以表彰他们在董事会中发挥的作用。坎普和卡兰尼克都没有收到参加周五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邀请。

坎普说,他计划在纽约证交所场外庆祝这只股票的首次公开募股。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敲钟的人之一,我也从未这样要求过。早期的团队和司机应该在这里得到认可,他们让Uber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科斯罗萨西决心让投资者相信,Uber如今已经是截然不同的公司,它拥有符合道德规范的多元化业务,将来有一天肯定能够扭亏为盈。但在坎普看来,Uber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他说::“你可以打开应用,把手机收起来,或者查看电子邮件。最后,你就可以推出。基本上,你能以一种省时的方式,带着低压力到达你想去的地方。这一点并没有真正改变,这仍然是我们的设想。”

尽管坎普很有远见,但他确实错误地估计了这项业务的一个方面。在过去三年里,Uber的运营亏损总计超过100亿美元。在2008年提交给投资者的原始报告中,坎普形容Uber为:“从设计角度来讲,这项业务是有利可图的。”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