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出行

Uber/Lyft IPO启示:早期投资者大赚特赚

Uber/Lyft  IPO启示:早期投资者大赚特赚5月20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从2017年的Snap上市到今年的Uber、Lyft以及Pinterest举行首次公开募股(IPO),早期私人投资者正在获得无比丰厚的回报,而散户投资者却在这些科技公司上市过程中经历了艰难的两年,甚至只能喝汤。

在硅谷,没人应该对Lyft或Uber令人失望的IPO感到惊讶。多年来,专家们始终在预测这种情况的出现。知名投资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早在2014年就曾称“IPO实际已经死亡”,并称随着高速发展的科技公司避免上市的时间更长,“增长带来的收益更多将归于早期私人投资者,而不是公共投资者(散户)。”

2015年,联合广场风险投资公司(Union Square Ventures)的分析师弗雷德·威尔逊(Fred Wilson)表示,这些处于创业后期的科技公司进行IPO意味着,“所有的收益都被极少数人获得”。2016年,FundersClub的亚历克斯·米塔尔(Alex Mittal)写道,如今的顶级科技公司正在筹集大量私人现金,“大部分回报都与公共投资者无缘”。

随着科技公司估值飙升,它们会更长时间避免上市,这些早期私人投资者进而获益匪浅。他们可以将公司估值从数百万美元提高到100亿美元、200亿美元或500亿美元,然后将自己的股票出售给渴望投资下一个亚马逊或谷歌的公开市场散户投资者。

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公众投资者看到科技界涌现出很多名气很大但投资收益却很低的消费品牌。自2017年IPO以来,Snap的价值已缩水约三分之一,而Dropbox和Spotify的股价仅比去年IPO发行价略有上涨。Uber和Lyft自上市以来股价一路下跌。在上周五因糟糕的财报而下跌13%后,Pinterest又回到了4月份前几天的低调交易状态。

风险投资公司Bulpen Capital的合伙人邓肯·戴维森(Duncan Davidson)本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也许我们让这些‘独角兽’吸收了大量私人资本,并推迟了它们的IPO时间是个巨大错误。也许我们应该像以前那样,帮助这些公司尽早上市。”

在后期融资项目中,很大部分资本来自T·罗·普莱斯(T.Rowe Price)和富达(Fidelity)等公司,它们通常购买公开市场上的股票,但近年来也开始进入私人市场,以免错过所有的价值创造过程。由于他们已经是公司股东,很难让他们在该公司上市的时候再买进更多的股票。

早期风险投资公司Floodgate的合伙人Iris Choi曾在高盛(Goldman Sachs)从事投资银行业工作,他说:“在IPO后,你想要的许多主要公众投资者已经拥有了这只股票,他们还有什么动机在IPO时继续购买股票?”

当然,对于Uber、Lyft和其他未来几个月或几年上市的公司前景,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投资者可以Facebook为例,这家社交网络巨头在2012年5月上市时表现非常糟糕,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股价损失了一半。然而,现在,在IPO时买入并持有该公司股票的股东看到了5倍的投资回报。2004年,人们怀疑谷歌估值过高,但收购并持有谷歌股票的人回报率高达2800%。

但是,如果你希望从这些新上市的科技公司身上获得类似的回报,请考虑两个重要因素:第一,Facebook和谷歌都是科技公司中的佼佼者;第二,在IPO时,这两家公司都已经实现盈利。

随着最新一批科技公司的崛起,公众投资者被要求在风投社区停止下注的地方重新投资,并继续支撑这些科技公司高昂的现金燃烧率。同时,这些公司试图证明,它们可以转型为可持续增长的长期业务。投资者对此感到犹豫不决。风险投资公司Bulpen Capital的合伙人邓肯·戴维森说:“硅谷每个人都学到的一大教训是,单位经济学确实很重要。”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由于私人资本非常充足,初创企业改变经营方式的压力仍然很小。软银(Softbank)旗下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已经向Uber、WeWork和其他资本密集型企业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资金,该基金只打算扩大规模。根据美国国家风险投资协会的数据显示,去年风投筹资达到创纪录的555亿美元,获得投资的公司不得不将资金投入运营。

美国国家风险投资协会还称,在2019年第一季度,五家“超级基金”(超过5亿美元)完成募资,更多的知名公司正在筹集10亿美元或更多的资金。这些基金越来越愿意将部分资金投入二级市场,从创始人手中购买股票,这些创始人可以提前锁定一部分财富,同时避开季度收益和公开市场的审查。

西北风险投资公司(Norwest Venture Partners)专注于投资健康科技公司的罗伯特·米坦多夫(Robert Mittenorf)表示:“大型基金正因资本供应过剩而带来挑战,这正在削弱运营公司的自律性。我们在这里似乎忘记了,经营业绩比筹集到的资金数额更重要。我们应该更多地为运营业绩而喝彩。”

当然,散户投资者面临的不只有悲观和厄运。企业软件公司继续奖励公众投资者。已经盈利的视频会议公司Zoom股价比4月份IPO时上涨了一倍多,甚至为错过了IPO的投资者带来了可观的收益。PagerDuty股价也增长了一倍多,其技术可帮助其他公司更快地提供在线内容。

自上市以来,规模较小的企业取得了更大的成功。今年1月,GGV的风险投资家杰夫·理查兹(Jeff Richards)在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上写道,2014年以来表现最好的20家科技公司IPO中,有14家在上市时市值不到10亿美元。而且,它们几乎所有的产品都是面向企业销售的。

但Trinity Ventures风险投资公司的丹·斯科尔尼克(Dan Scholnick)表示,情况正在迅速变化。以前将资金集中在消费者公司的晚期投资者已经开始进入新的领域,在那里,云软件、开发工具和协作技术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收入模式也越来越具有可预见性。

主要投资于商业软件和基础设施初创企业的斯科尔尼克指出,Snowflake Computing、Hashicorp以及Conflow等公司都以数十亿美元的估值筹集了资金。他的公司是数据备份初创公司Cohity的投资者,后者也得到了软银的支持,去年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

斯科尔尼克说:“民间消费者融资市场在企业融资被认为有趣很久以前就已经发展起来,并出现了泡沫。现在既然企业已经迎头赶上,对于公开市场投资者来说,情况不会有任何好转,甚至可能会变得更糟,因为金融体系中充斥着大量资金。”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