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B2C

做中国Kindle与网上零售商 当当面临转型选择

  是抓住做中国Kindle的机会,还是继续向网上零售商转型,当当面临选择。

  做电子书,这对当当网来说,是一个微妙的决定。

  李国庆和俞渝夫妇在1999年创办当当时,是想照着亚马逊的样子,建立中国的网上书城。他们雇佣了整班的图书管理系本科生,一点一点建起当当最初的书目数据库,这使得当当网的形象至今依旧和图书密不可分。

  2004年,亚马逊这个当当的标杆通过收购卓越而成为了其在中国的劲敌。那时,这个敌人更多扮演了图书电子商务领域共同拓荒者的角色。

  现在,如果我们把年销售额135亿美元的亚马逊当成两个公司看:一个是挑战沃尔玛的网上零售巨头,另一个则是创造了“传统图书 电子图书 Kindle”模式的最大在线书商。实际上摆在当当面前的也一直都有两条路:向左走,可以效仿前者,图书会逐渐变成其在线零售业务中的一个品类;向右走,会成为在图书行业中更为专业的公司。

  在2010年11月10日,李国庆宣布成立数字出版业务部门并亲自担当经理之前,当当网都还算比较明确地在向左走。靠卖书苦撑多年后,它等来了逐渐成熟的网上零售市场,于是打算靠卖书打下的仓储物流和销售平台的基础完成向综合商城的转型。到2009年,当当除图书外的商品已经占到了当年销售额的20%。

  但是,京东商城们出现了。京东商城靠卖电器起家,扩张速度远远快于当当,销售额则是当当的4倍。这家公司同样在做百货化的转型。它在11月1日宣布自己将开始在线销售图书:这像是一场得意洋洋的叫板—因为图书其实只是在线零售业务中一个很小品类的缘故,当当想成为现在的亚马逊,或许还不如京东商城来得更方便。

  就在这个时候,对当当来说,向右走的诱惑增加了:这条路上出现了有可能更适合它的,让它无法坐视不理的机会。

  2009年,当当图书销售码洋超过20亿元人民币,国内在线图书市场只有100亿元人民币。亚马逊在同一年的美国市场上卖出的实体书销售额是60亿美元。

  但2010年6月,亚马逊开放了Kindle的第三方平台,用35%的实体书版税吸引图书作者和出版商将他们的电子版权交给自己,并且以2.99-9.99美元在平台上提供下载。这使得1个月后它的数字图书销量就超过了实体图书:每卖出100本实体书,就有180本电子书被下载。Kindle在最短时间内占领了电子图书市场近80%的份额,尽管其电子书硬件是否盈利还是秘密,但亚马逊承认已在这个平台上有所收益。

  这些数字让当当意识到,向右走,这条路的潜力同样难以衡量。

  李国庆现在认为数字图书业务在3年后将蓬勃发展,如果当当不主动做这场变革的引领者,将错失这一机遇。他说:“现在进军电子书市场,不早不晚,时机恰好。”

  所谓恰好,是指国内已经有像汉王这样的厂商打开了电子书的终端市场,但由于是做硬件出身,它没有能力搭建内容平台。而靠网络文学和原创作品进入电子书市场的盛大生产的内容比较局限。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条件是,Kindle声称自己还不打算来中国,卓越亚马逊被迫无所作为。

  因此,电子书平台整合者的角色,看起来当当最合适。

  在中国,电子书的最大敌人是盗版。由于当当是中国在线图书销售最主要的渠道之一,依赖读者多年养成的消费习惯,如果当当能够在它的平台上整合到数量、品种足够多和价格足够好的电子书内容,那么零散的盗版电子书很难与之抗衡。

  在中国,因为和出版社固有的供货关系,当当在聚合出版社手中的电子版权资源上具有很大优势,这是汉王、盛大和囿于竞争关系的各家出版集团难以做到的。由于多数新书的电子版权都掌握在作者手中,和Kindle在美国市场所做的一样,只要设计好合理的分成模式,当当搭建的这一平台还会变成吸引作者主动前来交易的磁石。

  这样一来,对当当来说,是否拥有自己品牌的电子书硬件产品,确实变得无足轻重了。在从259美元降价到189美元之后,今年7月,Kindle的销售量已经被认为达到了瓶颈。不过,在亚马逊购买电子书的人却在继续增加—在原先的Kindle持有者之上,又增加了一部分人,他们是快速增长的iPad用户。亚马逊原本也不是要靠出售Kindle盈利,因此当当大可将自己定位为电子书版权售卖者,而不管阅读内容的终端到底是电子书、手机还是平板电脑。只要平台搭建成功,如果当当愿意,它随时可以在需要时找到代工厂来为其贴牌生产电子书。

  这便是诱惑当当的机遇—但这样做需要李国庆做出选择。依照之前的惯性路线,他宣称当当今年的目标是让百货商品达到销售额的50%,并要在未来继续降低图书所占比例。为做到这一点,李国庆或者会在上市拥有资金之后,走亚马逊的并购路线。

  向右走,做精而专的电子书销售,则是延续老本行的优势。当然,这是以Kindle不来中国为前提—但是,据说Kindle团队又已经开始秘密在中国招聘人了。

  国内出版界围绕电子版权纠纷不断

  盛大Vs百度

  盛大文学炮轰百度“已成为网络文学的噩梦”,并称要联合版权人联合起诉。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等机构相继表态支持盛大文学。

  出版人Vs百度

  出版界人士最新的口号是“告马云,告李彦宏,告淘花,告百度文库。”百度文库上一直可以免费下载到海量盗版图书,其中不乏新出版的书籍。

  棉棉Vs谷歌

  棉棉在谷歌中国网站的图书搜索栏目发现了未经自己授权的2000年出版的文集《盐酸情人》。棉棉将谷歌中国公司诉至法院。据称她是第一个站出来通过诉讼方式向谷歌“宣战”的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发表公开声明支持她。

  磨铁Vs淘花

  阿里巴巴集团与华数数字电视集团共同创建淘花网,注册用户能上传电子文本文件,作为商品出售。淘花网有偿出售磨铁的图书之后,磨铁总裁沈浩波等出版人在博客上愤怒讨伐,该网删除了侵权数字内容并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