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海外版字节跳动”赤子城赴港IPO,用AI撬动“C端+B端”流量生态

打造“高效能APP工厂+精细化流量平台”,并以AI引擎协同赋能C端与B端,字节跳动以这样的模式,在巨头割据的国内流量生态中成功突出重围。

放眼海外,同样有一家公司以AI赋能“C端+B端”,打造协同并进的“产品矩阵+广告平台”,不断提升规模与效率,成为全球流量生态中的重要一环。

近日,被《信报》称为“海外字节跳动”的赤子城,正式向香港联交所主板市场提交IPO申请,“全球流量生态第一股”呼之欲出。

招股书显示,赤子城2018年总体收入2.77亿元,同比增长52.2%;毛利为1.41亿元,同比增长101.0%;净利为5974万元,同比增长86.8%。2019年第一季度,赤子城总体收入90.5百万元,同比增长77.9%;毛利58.3百万元,同比增长197.2%;毛利率高达64.5%。

C端:用6年时间认知近7亿用户

赤子城用产品服务与认知全球用户,始于2013年的Solo Launcher。

Launcher在英文中的原义是“启动器”,是用户进入移动互联网的入口。虽然Launcher常被惯性地归类于与杀毒、手电筒一样的“工具产品”,但赤子城显然不是这样理解的。

赤子城大胆地赋予了Solo Launcher信息分发的属性。用户不仅能用这个产品让手机变得流畅和个性化,还能通过它获得感兴趣的新闻资讯和APP推荐。

不得不说,这款产品与早其一年诞生的今日头条,有着出奇一致的思路——算法驱动。正是基于此,Solo Launcher及赤子城随后推出的一系列C端产品,在抢占用户规模与时长方面都走得顺风顺水。毕竟,算法之下,人是容易上瘾的。

6年时间,赤子城的Solo X产品矩阵积累了将近7亿用户。在中国互联网出海企业中,这个数字虽处于第一梯队,但并非最大。作为出海排头兵,赤子城并没有急于盲目扩大规模,而是聚焦在流量背后的价值——对全球用户的认知,对全球流量生态的洞察。

6年时间,赤子城搭建的人工智能引擎Solo Aware日趋成熟,成为激活自身流量生态价值的核心驱动力,也成为联动全球流量生态的高效马达。

一个并无巨头背景的创业公司,能够坚持在人工智能领域布局数年,并不多见。不过,将AI落地于业务场景,从效率入手获得商业上的弯道超车,也是一种变相的自我造血。

从2017下半年到2018下半年,Solo X产品矩阵中的日均展示次数增加了132.1%;移动应用变现带来的收入由2017年的人民币2768万元增至2018年的人民币9292万元,同比增长235.7%;占总收入的比重从15.2%提高至33.6%,呈现翻倍增长。

技术驱动一切,这与创始团队的技术基因或许不无关系。2015年,赤子城被Google Play认证为Top Developer,据媒体当时的统计,截至2015年底获此称号的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仅有23家。《人民日报》也曾在盘点“中国智造”的文章中,将其作为案例进行过解析。

时至今日,Solo X产品矩阵已形成了用户系统矩阵、媒体娱乐矩阵、健身矩阵、游戏矩阵等四个子矩阵,以全品类的产品覆盖全球用户移动互联网生活的方方面面,在C端形成了的自己的流量生态。

B端:激活超70万应用的流量价值

精准连接人与信息,这是赤子城在几年前就提出的战略目标。这样来看,自身的用户流量显然是不够的。除了在C端积累流量,赤子城还通过聚合其他产品,用技术连接B端流量。

2014年,赤子城开始搭建其程序化广告平台,逐步升级为今天的Solo Math。对比国内的顶尖产品公司,腾讯推出了腾讯广告,字节跳动搭建了巨量引擎,这样的布局不难理解。

如今,赤子城的程序化广告平台直接或间接聚合媒体个数高达76万以上,日触达近3.5亿设备,日广告请求峰值超67亿次。

赤子城从最初就确定了平台“程序化”的方向,以技术为导向,不断升级平台模块和连接效能,激活这76万应用的流量价值。

比如,精准定向目标用户的订单投放优化模型,筛除干扰量的流量分级自学习模型,以及ATB(Audience Touch Builder)模块、ATO(AI Targeting Optimization)模块、AQO(Automatic QPS Optimization)模块等等,从不同维度提升连接效率。

2018年1月,赤子城正式推出基于IAB OpenRTB的程序化综合实时交易平台Solo Math Ad Exchange(SAX),切入全球主流程序化广告交易市场。

这个市场类似于一个汇聚了全球流量的超级市场,将流量按照不同的级别、类型、形式放在不同柜台清晰展示,明码竞价。让流量连接不断趋于高效和透明,让流量价值最大化。

程序化广告的增长有利地拉动了赤子城广告业务总体营收。招股书显示,赤子城的程序化广告收入从2016年的5852万元增加至2018年的1.7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71.9%;与此同时,其占广告业务总收入的比重从2016年的51.8%增加到2018年的94.1%。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2018年,按全球应用下载量计,Solo Math的广告主中包括全球移动互联网公司50强中的37家;按应用产生的收入计,Solo Math的广告主包括全球移动互联网公司50强中的38家;按全球广告支出计,Solo Math的广告主中包括全球移动互联网公司100强中的87家——领先于其他中国第三方广告平台。

C端+B端:在全球流量生态中协同共生

放眼全球,近40亿用户的庞大流量生态覆盖了全球过半人口,拥有巨大的市场体量和成熟的商业化体系。而拥有近7亿用户,聚合了76万应用的赤子城,是这个生态中重要的生产者和连接者。

不难发现,赤子城在海外崛起的时间线,与全球互联网流量红利的爆发高度重合。而其“C端产品矩阵+B端广告平台”的自有生态的模式,与全球互联网流量生态模式也高度一致。

过去几年间,全球互联网流量生态的快速发展催化了赤子城的飞速成长。而接下来,全球的互联网人口规模还将进一步扩大,中东、北非等新兴市场持续增长。以中国为样本,全球范围内的流量下沉才刚刚开始。这也为赤子城接下来的生长提供了土壤。

不过,在全球流量生态中,赤子城的角色不止于此。对于一个生态系统来说,信息的传递和能量的流动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赤子城除了是重要的生产者,同样也是重要的连接者。

赤子城打造的Solo Aware引擎,将Solo X近7亿的用户数据与Solo Math日均百亿级的分发数据打通,不断进行模型训练,其分发算法模型日趋成熟。

“C端+B端”的海量规模,与引擎端的精准算法,让赤子城成为全球流量生态的精准连接者,使流量生态价值尽显。

随着公域流量的价值被稀释,信息传播的方式从“人找信息”变成“信息找人”,精准连接成为全球流量生态中的关键议题。被媒体称为“全球流量生态第一股”的赤子城,其未来前景或许不止于字节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