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消费

小红书“化蛹”:士别三日后能否“羽化成蝶”?

小红书“化蛹”:士别三日后能否“羽化成蝶”?

小红书正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

7月29日,有用户反应,小红书在多家安卓应用商店出现无法下载的情况,疑似被下架。究其原因,并未提及。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各路声音频出,关于小红书被下架的理由也愈发“精彩”:内容争议、为“荷尔蒙经济”而生,相继出现。有声音甚至认为,小红书将会是“无限期”下架整改。

为此,从29日至今,小红书也在不断发声,并于今日由官方确认:APP在各大应用商店下架,小红书也已对站内内容启动全面排查、整改,深入自查自纠,积极配合有关部门,促进互联网环境的优化与提升。

小红书“化蛹”:士别三日后能否“羽化成蝶”?

小红书“急刹车”,内容审查遇挑战

小红书何以成为舆论的焦点?从它的最新声明中,我们可以发现这或许与监管部门对内容类应用的要求趋于严格有关。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平台尤其是内容类产品逐渐成为用户获取信息的重要来源之一。然而对于流量、商业模式的追寻,让这类产品在社会责任面前难以做出取舍,以至于难以肩负做好价值观引领和尺度把握的重任。

为营造一个绿色、健康的网络环境,从去年开始,内涵段子被全网下架成为内容类APP走向规范化的开始。今年以来,监管尤甚。搜狐网、天天快报、花瓣网纷纷被约谈。6月底,音频行业成为国家网信办关注对象,包括吱呀、Soul、一说FM在内的26款违法违规音频平台分获不同程度的处罚。

纵观以上平台,因平台审核未到位而造成内容虚假、尺度过大,甚至踩线,成为被约谈的原因之一。而随着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部分频道专栏被关,B站甚至掀起了一场自查行动,对部分番剧进行下架。

定位于“生活方式社区”的小红书,其社区属性让它与内容有着密切联系。官方数据显示,截止今年5月,小红书用户量超过2.5亿,MAU超过8500万,社区每日产生30亿次的图文、短视频内容曝光,其中70%的曝光出自于UGC内容。

平台影响力的上升,使得小红书成为新一代营销阵地,一度吸引了小米创始人雷军前往小红书,为针对女性用户而生的小米CC系列手机站台。

但快速增长的用户量与内容数据,也对小红书的内容生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40.25%的女性用户都在 24 岁以下的用户属性,则让小红书成为监管的对象之一。

一时之间,小红书之上的内容开始备受关注。笔记之中的“种草”属性被模糊化,认为平台之上广告众多,甚至成为网红、微商的带货平台,影响用户体验的同时,也成为小红书内容审查不严的表现。

在商业化元年,下架一事,让小红书这辆行驶中的车辆,踩下了刹车。

小红书被下架,平台监管还需努力

但被下架,从不是平台止步不前的理由。对于平台尤其是内容平台来说,监管之下,往往意味着平台对自身的要求不断提高,从而走向规范化。

这一点,从企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尤为重要。

近年来,伴随着互联网企业的发展,企业原罪的概念再度兴起。有观点甚至认为,互联网企业的资本积累,往往是以牺牲当下用户的部分利益而来,以至于在企业规模扩大后,曾经的牺牲成为当下的隐忧,随着星星之火的出现,而呈现出燎原之势,对企业的品牌形象等产生影响。

反映在内容平台之上,便是是否需要以有争议的内容来迅速获取流量,从而通过流量进行变现。此时的监管,无异于为企业按下暂停键,以给他们时间权衡利弊,从而在保证内容生态合规的情况下,使商业利益最大化。

小红书也在权衡。

2019年,是小红书商业化的元年。小红书在打开大门欢迎品牌商、达人、以及普通用户到来的同时,也清醒的意识到,小红书的商业价值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并想要从中掘金,以至于不断加大对平台的考验。

在小红书创始人瞿芳看来,内容之于小红书是其立身之本。因为内容,小红书获得了大量的用户,商业价值也随之而来。如何保障社区内容的真实性,对代写笔记、刷取阅读量等灰色产业进行打击,并坚持为用户创造价值,已是小红书必须要回答的问题。

为此,伴随着“一切规则,都为维护小红书内容生态”理念,小红书不断对内容生态进行梳理,并从平台规则、品牌合作、用户监督等角度采取不同的措施来保障内容真实性。

在平台规则方面,小红书从2018年9月以来便根据广告违规词限制,对化妆品、保健品、食品类商品的内容描述展开全面清查;同时,升级技术手段,严惩数据造假、虚假笔记。

本月,小红书对外披露2019年第二季度社区反作弊报告。报告显示,小红书平均每天清理刷量笔记4285篇;平均每5分钟清理18.6个刷量账号、168个虚假点赞、135个虚假收藏、571个虚假关注;0.1秒识别机刷,对人工刷量识别准确率已达到99.9%。下一步,小红书会继续加强社区反作弊团队的技术和数据建设,同时联合警方持续重拳打击。

品牌合作方面,小红书于5月对品牌合作人平台进行升级,进一步提高小红书KOL入驻的门槛。小红书方面称,希望通过相应的考核标准,以及品牌合作人的流动性,鼓励能够生产优质内容的创作者进行创作,并通过品牌合作人身份为其获得收益。促使现有品牌合作人产生紧迫感,不断产生有价值的内容,保障小红书平台的内容生态。

至于用户监督方面,小红书于近期推出了“小红书生态官”的举报反馈机制,通过用户对无法明确判定的笔记进行投票,来影响相关笔记的展示结果。

如此看来,小红书从未松懈对于平台的审核责任。而这一点,或许就是小红书仅是在部分安卓应用商店被下架,而非全网下架的原因。

写在最后:

对于瞿芳和小红书来说,用户、真实且有价值的内容构成了小红书的生态系统,并为小红书的商业价值输送着源源不断的活力。

监管的出现,恰恰反映出了小红书暂未涉及的盲点,也能够帮助小红书更好的权衡内容与商业化之间的关系,从而讲好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故事。至于所谓的“永久下架”、内容争议,也将随着小红书再度起程而不攻自破。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