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营销

KOC当兴?或许还为时尚早

私域流量概念的兴起,衍生出一个新的名词:KOC。

在闫跃龙近日发布的《KOL老矣,KOC当兴》一文中,他提出,KOL是意见领袖,KOC则是朋友,和消费者天生近距离。因此,未来的营销时代,硬广不再,取而代之的则是以真实内容影响用户,从而进行消费。

符合闫跃龙论点的,还在于种草经济的兴起。不久前,备受关注的小红书,便因为用户在此分享自己的真实内容从而衍生出种草平台的称号,而受到用户和品牌商的青睐。

数据显示,小红书社区每日产生30亿次的图文、短视频内容曝光,70%来自UGC内容。截止今年5月,小红书用户量已超过2.5亿,MAU超过8500。今年年初,小红书推出品牌合作人平台,成为“双微一抖”之后的又一营销阵地,并宣布进入商业化元年。

男性种草经济方面,潮流单品交易平台毒APP的兴起,让企业看到了男性种草经济的可能。知乎也便借此机会,推出CHAO APP,并将自己定义为“潮流男生种草社区”,以期打开男性潜在的消费市场。

短视频同样存在这样的产品,快手自建立以来,便主打“记录世界,记录你”,视频内容便为自己真实生活的记录。在营销之时,这样的内容无疑能够帮助品牌更好的选择红人,从而实现精准触达。

随着快手商业化提速,私域流量也逐渐为快手所重视,并将其视为快手向营销平台转型的推手。更有甚者,快手甚至将年初所制定的2019年快手商业营收目标,由100亿变更为150亿,以展现自己对私域流量的看好。

有意思的是,随着这篇文章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也出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

微博认证为NTA创新传播机构创始人,前《创业家》杂志主编的申孟轩在其朋友圈和微博相继发表了这样一段话。在他看来,真正的“私域”里,只有关系。无外乎人情事理,没有信任没有交换。这需要真正的长期主义。

KOC当兴?或许还为时尚早

他同时提到,热词“私域流量”,还不如叫“私欲流量”。只是从割地主的韭菜,变成了自己圈地养羊。或许能成,但真正遇到大规模的流感疫情,优惠迅速瓦解。这不是在反脆弱,只是更加脆弱。

IT鲜闻编辑部的同事,用一句话进行概括,即“我拿你当朋友,但你却要薅我羊毛”。

姜茶茶则称,KOC即预算不超过200,愿意接cps的小KOL吧,所谓的私域流量就是甲方不想给钱。

KOC当兴?或许还为时尚早

KOL们对“私域流量”的不甚看好,一方面与闫跃龙定义的过于绝对有关,对于私域流量的定义,吴晓波的说法为不少人认同。在他看来,私域流量是指“商户能够随时触达,进行直接沟通与管理的流量”,而不是KOL与KOC之间的不同。

另一方面,也与这一新兴名词尚未展示出自己的商业前景有关。种草经济虽然火热,KOC在其中发挥了作用是不可否认的。需要注意的是,小红书一个兴起的节点,在于明星林允、张雨绮等人进驻,并掀起了一股明星种草热。

IT鲜闻在使用小红书过程中发现,从种草效果来看,一个有粉丝基础的用户,无论是阅读量、评论量还是点赞量均要高于普通用户。即便是受种草效果影响的产品,在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署名之时,也往往是以明星或者有影响力的大V而命名。

更有甚者,刚刚发布财报的微博,也在不久前的红人节上提出要发展私域流量。但从具体措施来看,依旧是帮助头部大V运营私域流量,从而实现商业变现的多样化。至于腰部甚至小V,微博暂未提及。

所以,KOC或许会被品牌商所青睐,展现出自己的商业价值。但在私域流量尚为新兴词汇之时,说它当兴,未免言之过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