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5G

华为“真5G”手机未到,消费者对5G热情怎么就凉了?

昨日,Mate 30系列正式在国内发布,对于新款机型,华为消费者BG CEO余承东表示充满信心,并透露预期销量为2000万台。

华为“真5G”手机未到,消费者对5G热情怎么就凉了?

然而,速途网发现,苏宁易购、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竞相报道Mate30系列销售盛况的同时,消费者目前所能购买到的机型仅有4G版本,而5G版本的手机要等到11月方才上市销售。 

对于5G版本的上市的“时间差”,余承东表示,这是因为运营商的5G网络覆盖还不够多,还需要优化。网络建设优化如果比较差的话,对手机耗电量方面会有影响,和华为Mate30系列5G版本的调试没有太大关系。

华为“真5G”手机未到,消费者对5G热情怎么就凉了?

然而,回看今年7月,华为Mate 20 X 5G版发布前夕,余承东转发微博并告知“花粉(华为粉丝)”们8月就可体验到华为5G手机,那款机型电池容量也仅为4200mAh,仅与Mate 30系列中,电量较低的标准版相同。可见,为了等待运营商网络优化,显然不如让4G版避开5G版上线的销量冲击更为重要。 

余总彼时的迫不及待,与此时的谨慎乐观,前后的鲜明对比,一方面教育了我们“话不能说太满”之外,另一方面也显示出手机厂商对于4G与5G机型关系的市场策略。 

转型期内,厂商的摇摆不定

 今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敲响了5G正式商用的信号。

这对于华为在内的首批布局5G的手机厂商来说,仿佛看到了能够扭转“红利真空期”销量下滑颓势的曙光,纷纷抢在5G上线的第一时间推出5G手机,希望借此收获首批尝鲜5G的活跃用户。 

然而在5G正式商用的前期,由于产业链需要时间完成从4G到5G的过渡,消耗掉4G时代最后的库存,国内5G基站建设也需要分步有序进行,因此4G与5G终端共存已经成为必然趋势。

华为“真5G”手机未到,消费者对5G热情怎么就凉了?

面对过渡期的发展形势,如何处理好5G终端与4G终端的关系,成为了厂商的当务之急。把5G畅想过于美好,会打击消费者对于4G手机的购买欲望;如果只将5G比喻成“尝鲜”之物,又不利于5G终端的前期销售。 

而厂商的普遍做法,是让5G功能率先出现在旗舰机型之中,作为更先进的功能特性登场,刺激消费者的购买欲望。这样做来既可以通过旗舰手机的定位获得更高的溢价,用来分摊厂商在5G研发、专利、物料的大量成本,同时对于价格较为敏感的中低端用户群,保持合理的定价区间。 

5G溢价能力正在减弱

 然而,5G赋予手机溢价的能力,貌似比想象中减弱的要快一些。 早在工信部发放5G牌照前,网上曾有传闻表示首批5G手机售价均在万元以上。

而随着5G手机正式上市销售,实际价格虽没有当初传闻离谱,却也相比同配置4G机型高出千元左右。 7月,中兴宣布Axon 10 Pro 5G版上市,同配置5G版要相比4G版本加价1800元;华为mate 20 X 5G版本发布时,6999元与4G版市价相差高达1100元。

华为“真5G”手机未到,消费者对5G热情怎么就凉了?

然而5G的高溢价并没有“坚挺”多久,到了8月vivo旗下iQOO Pro发布,首度将5G手机起售价拉低至4000元内,5G版本差价仅为600元;而本月发布的vivo NEX 3、小米9 Pro以及华为Mate 30系列,5G版本加价虽然同样为6、700元,但5G版本还将在5G之外拥有更强的配置或功能。 

可见,“5G”的溢价能力正在飞速下降,“普及风暴”正在临近,中国移动、华为等公司表示最快2020年,市场将迎来千元5G手机。 

越来越多人“看清”5G

如今,距离5G商用已经过去三个多月,无论从率先体验到5G手机的“先行者”,还是互联网媒体报道之中,发现5G固然是一项先进的通信技术,但是相比5G到来前人们对于这项技术“星辰大海”般的畅想,目前我们能够用到的5G看上去却有些“半成品”的既视感。

 一方面,“真假5G”的争论一直没有休止,不少人因NSA无法享受到5G的低时延特性而称之为“假5G”,但实际上,NSA(非独立组网)和SA(独立组网)都是全球通行的5G组网模式,并不存在“真假5G”一说。 

其中,NSA指的是5G业务借助4G基站接入4G核心网,这种组网模式能让5G网络尽快处于就绪状态,也是目前5G组网普遍采用的模式。SA则是5G业务在5G基站的直接控制下接入5G核心网,是5G网络演进的最终目标。 

对此,工信部部长苗圩称:在各地所建的网络,也基本上都是非独立组网的。只有到明年,我们才能够大规模投入独立组网的5G网络,并表示5G真正的应用场景,80%应该是用在工业互联网领域。 

毫无疑问的是,SA组网最快要到明年下半年才可能用得到,NSA在两年之内仍然属于主流。对于真正想要体验5G高速网络的消费者,现阶段并不用过于纠结组网模式,同时支持NSA/SA当然更好,但真正的等待SA组网成规模,很可能已经到了现有机型的换机周期。 

另一方面,相对于5G终端的纷至沓来,真正用于5G应用场景,厂商以及软件企业仍然在探索初期。目前,随着5G网络带宽的显著提升,信息密度更高的视频开始成为5G时代下重要的风口。 因此,快手、抖音、搜狐等互联网公司纷纷布局5G时代,瞄准短视频、社交两大风口开始打磨产品。

而在手机硬件方面,华为Mate 30 Pro推出的电影镜头、OPPO Reno 2中加入的视频超级防抖功能,都为视频拍摄创作打下基础。 此外,利用5G高带宽的特性,更具未来感的VR、AR也将迎来春天。而对于网络稳定性更高的云应用与云游戏,虽然可以从目前常见的“快应用”、“小程序”方面见到生态雏形,但大型应用的落地,不仅对于运营商网络建设有着更高的要求,同时持续大量5G数据吞吐,对于终端功耗发热同样提出了挑战。所以,想用5G爽玩大型云游戏与应用,可能还需要时间等待技术成熟。 

从5G正式商用的3个多月里,让行业、市场与用户从对5G的无限遐想,到逐渐认清当下我国5G发展形势,仍然处于从无到有的初级阶段。速途网相信,面对5G时代的“应用荒”,在从业者不断的开垦与耕耘下,我国在5G时代必将收获丰硕的果实。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