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动态

中国新闻周刊:“淘宝村”是这样炼成的

东风村的“城里人”孙寒
东风村的“城里人”孙寒

  东风村村会计王万军骑着小摩托车,驮着客人在村里转悠。一路行驶,一路跟村里人点头、寒暄。

  “这是北京来的记者。”王万军总是乐此不疲地把后座的客人介绍给乡里乡亲。

  “咱们在网上开店的事情,外面都知道了?”扯着孩子的大婶对生人的来意也猜出了八分。

  这不是王会计第一次向客人们展示自己的村庄。一年多来,他们接待了一拨又一拨的来访者,有来搞调研的,有来采访的,也有以宣传的名义来讹钱的,原因都是这个1180户的村庄里,有400多户经营淘宝网店,人均年收入从2006年以前的5700多元提高到了现在的7500多元。

  村书记王敏说,社科院来调研了,还在县委作报告,要加大传播,准备把我们村打造成“网络时代的‘小岗村’”。

  “城里人”的秘密

  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沙集镇东风村是徐州市的东大门,与宿迁市只一河之隔。村名是文化大革命时取的,取意“东风压倒西风”。

  80年代,东风村家家生产粉条、户户养猪,生产粉条的下脚料一点不浪费地用来喂养那些赚钱的牲畜。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让生猪价格从6块多一路掉到 1块多,而东风村看到宿迁那边很多人回收塑料发家致富,于是效仿起来,走上“弃猪从塑”之路。一时间,来自全国各地的“破烂”汇聚到这个苏北小村庄里。不料,2008年,金融危机又来了一遭,塑料价格从4块多跌到了2块多一斤,塑料厂也开始赔钱。

  在这个决定生计的时刻,越来越多的人想到了孙寒家做的买卖。2009年春节一过,纷纷开始弃暗投明——东风村的网店“爆发”了。

  在发小王朴看来,孙寒算是个城里人。

  “他在睢宁长大,在睢宁上学,在睢宁工作。”原先住孙寒家对门的王朴说:“如果没有孙寒,如果孙寒没有在县里的移动公司上过班,就没有(村子)今天这个样子。”

  孙寒生于1982年,虽然居住在东风村,可家里是非农业户口,没有土地可种,为了生存,孙寒的妈妈在街上摆摊卖布。在一些报道中,母亲的沿街摆摊也成为孙寒家“有商业氛围”的证据。小时候,孙寒没干过农活,只记得有一次割麦子割到了脚,就此跟土地说了“拜拜”。

  大学在南京林业大学念的旅游管理专业(大专),对孙寒毕业后的生存方式没有产生任何贡献,远不及其毕业前的打工经历给他的教益。

  毕业前,身材高挑、面容白净的孙寒“整天做梦”:“想过去做模特,去酒吧做服务生,还做过群众演员。”眼里看的,心里想的,都是大城市的风光。

  现在的孙寒,已经记不起在哪部戏里当过群众演员了,就“跟着一群人(混)……搞不清(都做了什么)……”他唯一记得的就是,几天的演员生涯给他带来了50块钱/天的收入。

  在南京,孙寒当过保安;在上海,有亲戚做生意,他就去帮忙搬运酒坛,一个月300块钱。

  “城市梦”给孙寒的教益是——不能留在大城市,“做的是那种职业,怎么可能考虑留在那边呢?”

  回到睢宁县城当上了移动公司的客服经理,一个月3000块钱的工资,孙寒在村里很是体面;但因为脑袋过于灵光,倒卖公司做促销活动的手机赚差价,不得不在压力下被迫辞职。县城里刚刚起步的小白领,瞬间又被打回了农村。

  幸好,县移动公司的工作给孙寒留下了一个发财的门路。一次他拿30张充值卡在网上卖,一晚售罄。失业后的他觉得,网上卖东西的事情,可以干。

  回家、失业、整天摆弄电脑的孙寒成了父母的心病:一天没有进账还要花电费。在老一辈人看来,这台全村第一台能上网的电脑(为了装宽带,孙寒天天去镇上的电信局软磨硬泡,请相关人员吃饭,经过一周的不懈努力,电信局终于答应给他安装)是儿子一天瞎扯淡、败家的铁证。后来,父母强行安排他到镇上窗帘厂上班,一个月800块钱。在窗帘厂,孙寒认识了当时全镇唯一的快递员——每天骑着摩托车,背着大编织袋,从睢宁送货到宿迁,途经沙集。于是,孙寒就在他路经的时候,付一些提成,求他帮忙带货到宿迁,通过那里再发向全国;而配合这艰苦的运输条件,孙寒其时经营的都还是些便于运输的小礼品小物件,利润很薄。

  在上海时,孙寒逛过著名家居商场宜家,很喜欢那种风格,拍了些照片回来。后来他想,仿照宜家做些家具,应该会好卖吧?于是拿着2000块钱,满村满镇满县地找木匠,找了二三十家,连做骨灰盒的都找过了,没人能做。最终,镇上有个家具厂愿意想办法,找了些窍门弥补工具上的欠缺,山寨宜家产品就此诞生。

  看着孙寒成天在家里发几十单的货,却从不见人上门付钱,也没个店铺门面的,村里人议论纷纷:老孙家那孩子是不是在搞传销啊?

  孙寒的店成了村里的一个“秘密”,只有另外两个好朋友陈雷和夏凯知道。直到孙寒经营家具三个月后,住在对门的王朴找上门来。

  裂变的网店

  王朴跟孙寒同龄,20岁结婚后就跟村里大多数人一样,干塑料回收再加工的买卖,他说,干塑料每天赚三五百块钱就不错了,而开网店卖家具则能赚一千多块钱。

  “每天交流的人就是干塑料的。”那时王朴的头脑里,似乎天下只有塑料这么一桩生意。

  对门的孙寒就很不一样,天天发货,从一开始的几件到几十件。自从开始做家具生意,全镇唯一的快递员的小摩托车也承载不了大件了,孙寒只能自己骑着摩托车,把货横在车头处抱着,“基本上路都占满了”,一路骑到宿迁,腿都“压麻了”。

  这让王朴很好奇,就问孙寒这生意是怎么个做法,钱是怎么弄到自己账户上的。听着孙寒讲,王朴觉得这事简单啊,比干塑料轻快多了,整天就发发货。于是央着孙寒帮他注册了店铺。

  “他那时打字都不会打,一个手指盘旋半天才落下。”孙寒描述王朴网店起步时的样子。

  “第一个生意来的时候,基本都是在跟孙寒通电话,(让他告诉我)哪一步哪一步做什么。”王朴不讳言对孙寒的亦步亦趋。至此,他终于弄明白了,几年前电视上说的“不出门就能买到东西”这个谜题的答案。

  从碍于亲邻面子而不得不为自己培养竞争对手开始,孙家本来想藏着的致富秘诀开始在村里流传,上门打听致富经的人越来越多。

  村里的周老头(他叮嘱说不要写出真名,“就写感谢党的政策好,旁的不要讲”,“领导好呢,大家都跟着富起来了”),快70岁的人了,也听说了这个“秘密”:“跟说瞎话似的,都能卖出去货,做得可红火。”

  “以前人不敢做是觉得在电脑上做应该很难,需要一定水平一定知识才能做,后来看他(王朴)能做,他估计就是小学文化吧,他要是可以其他人都可以了,所以大家都开始做。”孙寒说。

  村里开网店的人多了起来,而且大家都只卖家具,跟孙寒家的取材样式都一模一样,连店里使用的照片都是直接拷贝。复制养猪模式、塑料模式的威力又一次集中施展在复制“山寨宜家”的事业上。

  看着村里的网店有裂变式发展的趋势,“怕做的人多了在网上砸价”的孙寒觉得,必须打场保卫战了。2008年的一天,他叫上陈雷、夏凯和王朴、王跃两兄弟,在陈雷经营的影楼,开了个签署保密协定的“会议”。吃饭喝酒间,陈雷说,“借钱可以,但这是生意,我教了你就多一个竞争对手,跟树立一个敌人一样。”王朴回忆说,陈雷在“家法不外传”方面做得确实比较好,“人家问他,他就说自己不干了,电费都不够,就推过去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