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文娱

网生一代的十年荒野,跑出了“怪兽导演”林珍钊

作者 / 余楽叶

国庆节前夕,还在横店影视城制作后期的林珍钊收到一份礼物。 和孩子拆开包裹后的欢脱一样,林珍钊第一时间把礼物晒在了朋友圈。

礼物是来自优酷的一份播放数据: 《大雪怪》上线15天,分账票房超过1300万,成为今年第26部分账票房超千万的网络电影同时,优酷最高历史热度趋势达到8085。

网生一代的十年荒野,跑出了“怪兽导演”林珍钊

尽管去年凭借《大蛇》创造了5078万的网络电影分 账票房 纪录 , 但 在电话里,林珍钊 毫不掩饰 对《 大雪怪 》 票房 表现的看重。

“路子对了。 ”

2018年,《大蛇》开创了网络电影怪兽片先河,此后,大量怪兽题材电影扎堆开拍,最多时至少70部怪物电影在同时生产。 “这也太多了”,《大蛇》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林珍钊和自己较上了劲,除了视效,怎么做才能体现不同。

网生一代的十年荒野,跑出了“怪兽导演”林珍钊

网络电影诞生五年,从最初UGC原创时代的野蛮生长,到微电影时代原创者们的变现突围,从比拼题材与技术来追求内容的快速变现,到如今尝试给题材赋予新的文化内涵,前后入局的2700多个网络电影公司,如今活跃在赛道上的不超过30家。

林珍钊是从起点外很远就起跑的人,UGC、微电影、网剧,他参与了网络视频从个人原创到网络电影商业化的全过程,“过去拼脑洞、拼类型,拼技术,现在要回归故事本身了。 ”

林珍钊蜕变 为怪兽题材赋予新内涵

林珍钊希望把《大雪怪》做的不同。

相较于《大蛇》中塑造了一个原始、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怪兽,《大雪怪》中的巨兽有了人性化的一面。 电影里,这只巨兽与人类建立了情谊,千百年来守护着雪域文明,以此在剧情中建立反差与冲突。

这种构建方式和立意的选择,建立在这些年林珍钊对网络电影的理解。

单凭点击量分账的商业模式,让网络电影过去有个不成文的习惯,就是靠前6分钟的元素吸引人,把30%甚至50%的成本堆在前面的卡司。 6分钟豪赌带来的连锁反应,是故事简单、人物刻画不够深刻。

网生一代的十年荒野,跑出了“怪兽导演”林珍钊

这种行业潜规则在2017年出现了转折。 当年4月,优酷推出新的网络电影分账模型,引入“播放时长”和“会员拉新”两个维度,播放时间越长、拉动会员数越多,影片收益越高。

“优酷的模式是鼓励创作者回归内容本身,把观众留住。 ”拼类型和视效的时候,林珍钊和团队研究过玄幻剧,视觉精良、开场吸睛,但同质化的剧情难免乏味,观众很容易流失; 也关注过悬疑电影里剧情层层推进的逻辑,但恐怖元素在国内市场受限也无法立刻上马。

《大雪怪》承载了林珍钊对剧情与视效上创新的愿望。 剧本前后讨论了半年,最终在巨兽之外赋予影片对人和环境、继而到人类价值选择的追问; 而在视觉上,八成场景通过棚拍与后期合成,呈现出科幻感与大片的视觉冲击。

网生一代的十年荒野,跑出了“怪兽导演”林珍钊

突破同类型影片的立意与技术,在观看数据上得到了反馈。

数据显示,《大雪怪》上映前,优酷站内的预约用户达到20.8万,上线首周分账超过千万,比《大蛇》还快一天,随后空降骨朵热度体系网络电影榜第三位。

网生一代的十年荒野,跑出了“怪兽导演”林珍钊

9月底,《大雪怪》入围美国亚洲影视节“最佳网络电影”,林珍钊也凭此片获得金牌网络电影监制。

“我就是打了个酱油。 ”比起《大雪怪》获得认可,林珍钊对个人评价平静了许多,这和此前拿到个人荣誉后形成了强烈反差。

网生十年 “平台教会了我了解用户”

1985年生于福建宁德的林珍钊是标准的“小镇青年”,大学主修商务策划,没有家庭背景,没有老师指导,没有专业训练,“我拍电影完全是因为喜欢。 ”

2008年左右,土豆正热、优酷方兴,UGC市场一派繁荣。 林珍钊喜欢周星驰,和很多年轻人一样走上街头,用DV拍喜剧传到网上,不挣钱,也没名气。

他至今记得2009年优酷打给自己的第一个电话,彼时的林珍钊连福建都没出过,“对方说他们办了个22影展,我的片子获奖了,你知道我当时上台领奖的心情吗? 就是觉得见到光了,跟钱没关系,是被认可后建立的信心。 ”

网生一代的十年荒野,跑出了“怪兽导演”林珍钊

微电影时代,林珍钊凭借《田埂上的梦》、《希望树》获奖无数,但网生内容如何变现仍然是整个行业的瓶颈。 真正的转机时2015年,当年林珍钊拍摄的网剧《国产大英雄》登陆优酷,第一季点击量5亿,第二季超过10亿,这让他第一次感受到平台对于创作者的价值,“我们终于知道观众是谁,他们在哪了,这在以前完全不知道。 ”

《国产大英雄》第一季播出过程中,优酷给到制作团队的是动态数据,有多少观众、哪个城市的用户最多、用户性别占比,甚至某个时段的用户变化。 根据这些数据,制作团队可以在后面的拍摄做出调整:

根据性别占比,决定多加男性向还是女性向电影元素; 一线观众多,可以植入更多新潮元素; 三线以下用户多,就多加一些小镇文化元素或趣味梗。

平台的动态数据对网络电影同样重要,《大蛇》数据显示,男性用户占比将近七成,北上广的用户观看时间更长,“观众会喜欢里面一个叫‘黑妹’的角色,这些用户特点和喜好,我们都会在《大蛇2》里重点考量。 ”

《大蛇2》中的一条线索是父亲去救女儿,20多分钟的剧情都放在了父亲这条线上,女儿的线索则在20分钟后体现。 优酷网络电影中心总经理芦洋建议,能不能让女儿的线索在中间就露出来,以免观众遗忘。 时间紧迫,林珍钊还是决定: 改,“这些改动最终都是为了把用户留下来。 ”

网生一代的十年荒野,跑出了“怪兽导演”林珍钊

牵手平台提升创作自由度

林珍钊越来越懂得如何把原创内容变成面向市场的商品,更学会了如何花钱拍更好的作品,再让作品更值钱。

拍《大蛇》,成本只有几百万,到了《大雪怪》,成本已经接近1500万,在他看来这是网络电影的天然优势,“那么大的特效量,那么短的制作周期,即使有5个亿的成本,院线电影也会犹豫,但换成我们,想干就干了。 ”

和网络平台的共生让林珍钊多了一些底气,也有了更高的自由度。 资本涌入的效果在《大雪怪》里体现充分,作为第一部在短视频平台营销的电影,上映之前就投入视频内容,通过站内搜索的方式为影片带流量; 在线下,《大雪怪》也是第一步在地铁拥有专属通道的网络电影,通过搭建沉浸式场景带动线上宣传。

已经是网生导演代表人物的林珍钊不否认,自己是网络电影商业化进程中的受益者,有了自己的影视公司,能调动更多的资本和资源,当导演,做监制。

网生一代的十年荒野,跑出了“怪兽导演”林珍钊

按照大多数导演的设想,林珍钊在网络电影领域已经足够成功,应该尝试大银幕了。 林珍钊也确实想过,“但我觉得我已经不像开始的时候,特别渴望去做院线电影了,我想通了,我们拍的网络电影,其实就是电影了。 ”

在他的片单上,今年要上线的怪兽片包括《大蛇2》、《大雪怪》、《大鼠灾》、《陆行鲨》,后续计划开机的还有《大蛇3》、《大雪怪2》、《大鼠灾2》等等。

林珍钊希望构建一个“怪物宇宙”,在这个类似漫威宇宙的概念里,每个怪兽都是独特的个体存在,而在交错的剧情和时空里,它们又会有联系和交互。 他希望用这种方式,在网络电影题材红海里,做出和别人不一样的,能留存下来的东西。

国庆假期第二天,林珍钊在朋友圈里说,“我骄傲的有两件事: 我是中国人,我是电影人。 ”在网络上生长了10年,林珍钊说平台对自己早已不是一个简单的货架,而是让自己可以和观众交流的平行空间。

在那里,他尝试以不同方式来满足不同时期观众的口味,如今想回到故事本身,“这是观众最在乎的事。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