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品牌方怒“撕”蜂群文化,微博躺枪急灭火

品牌方怒“撕”蜂群文化,微博躺枪急灭火

一夜之间,一篇名为《一场新媒体巨头导演的“僵尸舞台剧”,真实还原现场,导火线:一条一夜爆红的视频,我们流量却为0!》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

随着蜂群文化反击,反指品牌方诽谤,原本属于品牌方与MCN机构之间的纷争,也随着数据存疑、刷量等字眼,让战火逐渐蔓延到微博之上。不得已下,微博紧急发布公告,试图灭火。

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声明反转,也让大众倍感疲劳。不乏有人认为,这一出闹剧,实为一场数据喜人的别样营销,最终被愚弄的只有大众。

当套路遭遇耿直:品牌方伸冤、蜂群叫屈

速途网在综合各方消息后,认为这场闹剧颇有些套路遭遇耿直之感。

品牌方想要曝光与流量转化,希望借助博主的影响力迅速看到销量,但产品不知所云,又追求性价比,于是看上了微博之上一个内容、数据看起来都不错的博主。

然而数据之下,却是层层套路。漂亮的数据背后,往往是灰产包装所致。并且不只是微博,内容平台之上大多存在这一现象,区别只在于平台监管是否足够有力、技术是否到位,才能够在层出不穷的“虚假繁荣”面前形成一个防火墙。

广告圈KOL姜茶茶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写道:“agency要赚钱,平台要股价,KOL要恰饭,甲方要交差,这么一个虚假的繁荣局面就出现了。”

没想到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为套路所买单。在看到投入与回报不成正比甚至于为0后,品牌方怒了,并以长文进行反击,直指蜂群文化的套路众多。在文章之中,品牌方还晒出了与第三方刷单人员的沟通,表示3500元便给安排的明明白白。

也许是这一类的事情太多,品牌方的长文很快便引发了共鸣,并火速在微信等平台上传播。多点Dmall合伙人刘桂海甚至对此评价称:“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这样的事情专业的市场人员都清楚。”

而作为被炮轰的一方,蜂群文化也在今日做出了回应,称该文恶意捏造其不实言论,使其声誉和商誉均受到严重影响,已构成诽谤。

在蜂群文化看来,合计合作款项47500元对方已经支付,且蜂群并未承诺保证任何关于转化率的问题,投放效果取决于产品、内容等各方面的因素,因此认为并无负责。

而蜂群文化CEO莫力洋也于下午在朋友圈表示,和很多快消产品合作过,也有转化率两三百反复合作几百万的,也有转化低到离谱的甚至想要回推广费用的。我们效果好的时候不会向客户多收一分钱,效果不好的时候,双方一般都能讲清原为,找到问题下次调整改进。并表示,如果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我们一定会自省并及时改正。

品牌方怒“撕”蜂群文化,微博躺枪急灭火

战火蔓延,微博紧急灭火

尽管蜂群文化迅速发声明反击,并表示已经针对不实言论报警。但由此引发的战火却并没有结束,反而蔓延至微博之上。

众所周知,微博并不是第一次涉及到数据造假。大到微博热搜榜,小到明星、网红的粉丝数据,一直被质疑存在问题。不久前的蔡徐坤与周杰伦间的粉丝大战,更是将这一问题推向台前。

在相关资讯的评论中,不乏有用户吐槽,自己的账户已成为他人水军,无论是评论还是点赞都多了不少陌生内容。

速途网还曾在微博十周年之际,以《微博十年:用户数据成亮点,将以私域流量博营收?》一文探讨微博用户数据与其营收之间的关系。速途网认为,与微博“截至2019年6月,微博月活跃用户数为4.86亿,同比增长13%,创四个季度以来最大增幅”的数据相比,“微博净利润1.030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4亿美元,同比下降约26.9%”的数据,以及广告业务出现疲软,实在很难令人对其提出的私域流量产生信心。

更有甚者,微博于不久前推出的新社交产品绿洲,产品之上与微博大有不同,一度被认为是微博从现有槽点之上,开辟出的新思路,从而实现新浪曹国伟为下一个十年提出的“以微博精神,再创辉煌”。

由蜂群文化带来的影响,或许比此前更为明显。作为新媒体内容营销MCN机构,蜂群文化更为人知的平台在于微博。颇有名气的微博博主微博搞笑排行榜、留几手、我的前任是极品、草图君等,均是蜂群文化的知名大号。

公开资料显示,蜂群文化也获得了不少微博的奖项。2018年微博最具商业价值奖、2018年度微博战略合作机构、2018年度红人机构、2019年十大影响力时尚机构等,均有蜂群文化的身影。

以至于随着战火的蔓延,微博管理员迅速发布社区公告,宣布已对涉事账号进行处理。并表示微博平台坚决打击各类刷数据行为,并定期对外公布进展。微博CEO王高飞则转发公告,强调对于刷数据行为和订单金额纠纷,微博会尽快查实,依据事实和社区管理规则,对账号进一步处理。

品牌方怒“撕”蜂群文化,微博躺枪急灭火

然而,对于微博的质疑,或许并不会因为微博的一则公告而有所平息。起码目前,还得让质疑飞一会儿。

闹剧背后,谁知过?

品牌方、蜂群文化、微博、甚至背后的灰产,时至今日,该出场的角色已经到齐。

对于一件事情,人们钟爱辨个是非黑白,这件事也是一样,众多角色之中,谁又该为这场闹剧而负责?目前看来,谁都逃不开。

微博对于虚假数据等现象理应有监管之责,然而商业化和盈利又是压在微博身上的大山。想要讲好用户数据、广告变现的故事,对于已经十岁的微博来说也并不容易。为此,据姜茶茶透露,“在微博,每个KOL发广告都要走微任务系统,微博会抽走大概30%的广告费。(不交这笔保护费就给你降权,90%的粉丝就看不到了)”

至于MCN机构,莫力洋曾称,蜂群文化80%的营收来自20%的头部红人。中腰部红人也有不错收入的前提,在于平均之下。

但对于MCN机构来说,培养一个头部红人需要时间和精力,一个机构又能有多少头部红人?Papitube发展至今,依然活在Papi酱的影响之下。众人往往是只闻Papi酱,不知他人。当想要迅速将旗下红人转化为营收来源之时,包装也就随之而来。

而掀起本场闹剧的品牌商,则被认为没有选择更适合自己的投放方式,以及没有在相关合同中注明转化率等问题,以至于造成了今日的结局。

写在最后:

热闹声中,不乏有其他声音。有观点称,这是一个甲方爸爸及时止损并反向营销的教科书式范例,不仅投放了广告,还买下了蜂群的影响力,充分曝光了自家产品,顺带收割公众号流量。并由衷称赞,甲方比我会做营销系列。

品牌方怒“撕”蜂群文化,微博躺枪急灭火

看,一场不该出现的闹剧,硬是让人成为了阴谋家。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