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消费
  3. 新电商

拼多多年货节推动雪莲果热销,消费扶贫打通“多多农园”最后一公里

在拼多多“2020年货节”上,包括丘北雪莲果在内的农产品,又一次“卖疯了”。两周时间,云南丘北“多多农园”上线不久的店铺售出超过30吨雪莲果,约有七成订单来自一、二线城市。

通过“多多农园”扶贫模式,农民在网店上每卖一斤雪莲果,收入比原来增加近一倍。这与拼多多探索实践的农业现代化新路径和消费扶贫机制息息相关,通过“多多农园”,拼多多实现消费端和原产地直连,为5.3亿消费者提供平价农产品的同时,更快速有效带动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线上销售,把收购等中间环节的利润留给农民。

“弃种果”到“网红果”,新电商助贫困地区农业升级

雪莲果,原产于南美安第斯山脉,西班牙音译为“神圣之果”,至今500年食用历史,因其丰富营养和具备健康减脂效果,备受欢迎。市面上热销的天山雪莲果,大部分都来自我国云南,而作为中国大陆最早引入种植雪莲果的地区之一,位于滇东南的文山州丘北县因其独特生态,成为中国优质雪莲果核心产区。

△在云南文山州丘北县腻脚乡,农户冒着小雨,把雪莲果种苗栽种下去,小孩在地头玩泥巴。拼多多正在当地探索“以建档立卡户为主体,田间地头直连消费者,让农户和消费者同时获益”的“新农商”机制

 “村子里从2010年前后就开始种植,但因为价值从来没被开发,只能供广东福建的消费者煲汤,这让外地客商只会挑选品相好的雪莲果收购,一亩地有三分之二的废果是常事。”27岁的舒跃文是土生土长的云南文山州丘北县腻脚乡阿落白村人,小时候就对雪莲果特别熟悉。

由于和土豆一样易种植且亩产值高,雪莲果产量激增,供过于求。2015年,舒跃文所在阿落白村与周边大多数村子一样,开始大面积弃种 。

2016年底,开始有了转机。一支拼多多的运营团队来到文山,看到了遗落在田间地头的雪莲果,判断其中可能存在较高的市场价值。

平台迅速行动起来,带动和助推商家销售雪莲果。随着越来越多的商家参与进来,消费者们发现这种外貌酷似红薯的雪莲果又脆又甜,而且有丰富的药用和食疗价值,比如降低血脂。而且,它还不贵。在拼多多,十公斤云南雪莲果的价格在30-40元间。雪莲果迅速在2018年成了网红水果。

自此,每年八九月份到年底,这些从群山发出的新鲜雪莲果,从田间地头直连全国消费者的餐桌。在拼多多平台上,这一曾经藏于深山的水果,很快就成了10万+的爆款。

新农商机制:把利益留在农村

销路是不愁了,舒跃文们却有了新的“烦恼”——雪莲果在外面卖的红红火火,农民们开心,出地出劳动力不说,往外销售的全过程也都踊跃出力,但实际算下来,他们并没享受多少雪莲果爆红的红利。

“当时,雪莲果地头收购价是0.5元/公斤,代办费0.1元/公斤,物流成本1元/公斤,耗材、人工在0.6元/公斤。平台销售价格超过4元/公斤,收购商的毛利润在1.8元/公斤左右,农民无疑还是弱势的,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即便有更多的农民看到行情好,去增种雪莲果,不但可能陷入增产不增收的怪圈,甚至因为恶性竞争降收都是有可能的。”与舒跃文一样,云南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研究员李文昌也在担忧。

△丘北雪莲果“多多农园”在两位新农人带领下,在拼多多“年货节”期间销售30吨雪莲果

“解决办法就是自己卖,把收购商这1.8元每公斤的毛利润留下来。”这也正是拼多多在丘北的雪莲果扶贫试点项目希望解决的问题——打开雪莲果的销路只是个“跳板”,更重要的是带动一个新的产业,在产业内实现农民脱贫致富的良性循环。

为了解决舒跃文们的问题,并让雪莲果种植和销售再上一个台阶,2019年6月, “多多农园”项目第二站落户文山丘北。这也是拼多多扶贫模式的核心——选好带头人,组织贫困户成立合作社,无偿提供资金、技术、运营支持,把股份赠与贫困户,帮助合作社在平台开店,先减少中间流通成本,提升贫困户收益,再逐步退出,使其真正自主建立市场竞争力。

有学历、有村基层干部经验的舒跃文和另一位年轻人施进刚,在经过2个多月的学习和考察后,被选为丘北“新农商”机制的带头人,他们带领腻脚乡4个贫困村的141位建档立卡贫困户成立了腻脚乡新农商公司。

这些档卡户无偿成为新农商公司的“股东”,并享有一系列优先条款:新农商公司需优先收购成员村民的农产品,成员则可以任意选择销售对象;公司的所有运营利润,都面向集体“新农商”分红,确保其在收购款的基础上,有更多额外收益;随着公司规模扩大,将逐渐覆盖更多农产品和农副产品,“股东”始终保有均等分红的权利。

舒跃文说,合作社目前种植规模在300亩左右,按照亩产两吨计算,刨除一部分坏果废果,总产量大概在500吨,合作社2019年的目标已经基本完成——把这500吨雪莲果卖给全国消费者,让种植户增收。做出范例给没种植的成员和没加入的群众看,把大家吸引到新农商的新机制中来。

“光是今年年货节期间15天,已经销售了1.5万单,超过30吨的果子。”舒跃文告诉记者,按照预期,今年的销售任务可以在春节前完成,之后合作社将给成为股东的建档立卡户分红。店铺6月份才上线,迄今不到半年,他们还在不断学习和探索,争取给农民的分红不断增加。

探索“消费扶贫”的可持续路径

给建档立卡户谋点福利不难,难的是如何让福利可持续。

“年货节是一年消费力最强劲的时间段,平台在做商品流的推荐分发时,会向多多农园倾斜,推动消费扶贫有效落地,”拼多多农业农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韩东原介绍。

△通过“多多农园”,拼多多在农村带动、培养一批农村电商人才,加快农产品上行

生意红火了,质量也得有保证。在引入雪莲果的云南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研究员李文昌看来,产业亟需解决的另一个问题,是粗放式经营所致的亩产值下降。

“雪莲果的需求增长太快,各项标准尚未确立。农户多采用原始的种植方法,导致雪莲果废果率高、抵御极端气候和病虫害能力不足,严重影响农民增收。”李文昌表示,目前拼多多已联合云南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发起制定申报雪莲果种植地方/国家行业标准——这也是云南首个由电商平台联合发起的农产品标准,从选择品种、改良土壤,到改进种植方式、提升管护水平,打造一整套标准化体系。

随着2020年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的临近,扶贫助农已成为包括企业在内的全社会的共同行动。韩东原告诉记者,从扶贫助农到乡村振兴,“新农商”机制都可以持续发挥作用,关键是探索如何让农人变农商,让农村有现代化企业,“只有激发农户成为产销加工一体化的主体,才能实现人才乡土化、产业持久化、利益农户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