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文娱
  3. 音乐

唱吧的2020:重新上路,“行”则将至

作者 / 速途网 李楠

2020年的伊始比预期更“难过”一些,餐饮、酒旅、房产等行业线下的近乎停摆,让线上平台迎来了更多合作伙伴,“云复工”、“云音乐会”、“云蹦迪”等概念应运而生。

但有些“云XX”并没有用户想象地那么有耐心,它们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噱头”的意味多过“初心”。在这之中,速途网发现,唱吧不同于其他平台,将“云livehouse”坚持至今,并不断联合音乐人为用户带来持续的音乐节目。

唱吧的2020:重新上路,“行”则将至

如果把观察的时间线拉长至2020年初,我们会发现唱吧彼时宣布由“K歌社交”升级为“泛音乐内容社群”,这种“重新上路”的味道曾在2019年初的中国互联网圈中较为浓厚,而这种调整升级也意味着唱吧将发展策略由原先的专注纵深转变为横向多层次,这种转变对于唱吧的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从“纵深”到“横向”,唱吧“重新上路”

2020年之前的唱吧,有些沉寂。如果要找一个形容词的话,那一定是“专注”。

熟悉唱吧的朋友能够明显感觉到唱吧在K歌方面的专业,不管是推出功能不断完善的麦克风、声卡,还是上线“一键修音”功能,唱吧始终围绕着“K歌”这一安身立命的主业做纵深。

然而“专注”能够培养既有用户“K歌”的兴趣,让有限的“死忠粉”成为“K歌红人”,却不能在竞争残酷的中国互联网江湖中成为具有强劲杀伤性的“武器”,同样也不能成为吸引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接连派出多款App争夺逐渐登上“舞台”的Z世代们选择的关键要素。

同时,中金公司于2018年5月完成了对唱吧上市的辅导工作,国内上市对于收入利润的要求也影响了唱吧的发展。唱吧CEO陈华在接受采访时将创新不果断的原因也总结为自己偏保守了。

但是,2020年1月唱吧由“保守”转向“激进”,伴随着“弹唱功能涉嫌抄袭”的争议,唱吧在2020嗨典上宣布从“K歌社交”升级为“泛音乐内容社群”,就此唱吧开始换一种活法。

当时,速途网并不看好唱吧这次升级,因为尽管唱吧有能力为他的用户提供一个泛音乐内容社群,但唱吧在用户的心智中仍然是一个K歌App,属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盛行的工具类App范畴,并非当下最贴近年轻人的兴趣社交。

然而,在速途网特别留意了唱吧在特殊时期的表现后,速途网发现尽管唱吧由过去的专注纵深式的发展转变为横向多层次的拓展,但它为用户提供的价值并没有偏离原先的轨道。

据公开资料显示,疫情期间唱吧红人谱写原创歌曲为武汉加油,此后“唱吧LiveHouse”开始为乐迷呈现不同种类的音乐直播。

2月22日,唱吧联合京彩好评开启“晚安音乐节”;

2月24日至3月1日,唱吧联合摩登天空推出“摩登OK!”直播专场;

3月2日至3月8日,唱吧联合SAG舞台艺术工作组推出“海葵计划”直播专场;

3月10日至15日,唱吧联合古风音乐会举办首届唱吧国风音乐节;

3月16日-3月20日,唱吧联合太合音乐推出“太合音乐狂欢周”。

可以看到,相比于其他平台在2月中旬试水“云音乐会”后的悄无声息,唱吧livehouse虽然慢了半拍,但其却不断寻找合作伙伴并持续至今,这体现出唱吧与音乐领域合作伙伴的亲密关系,以及能够在疫情时期为用户快速上线新服务的能力。

据唱吧公布的数据显示,唱吧LiveHouse摩登天空专场观看总人次超200万,单场最高观看人数超38万,摩登天空新增粉丝数超40万;而海葵计划专场,7天累计观看人次超240万,单场最高观看人次超18.4万。

从数据上看,唱吧已经上了泛音乐内容社群的起跑线,并在“发令枪响”后展现出一些优势,可初期走得稳,走得正,并不代表就可以一路领先到终点。

音乐市场竞争态势已改变,唱吧道阻且长

不管大家承不承认,中国在线音乐市场的竞争已经从过去的版权战转变为更为全面且残酷的生态战。而这种竞争态势的转变,最大的受益者其实是用户。

谁也不会否认,争夺独家版权可以巩固自身的竞争优势,但同时也让用户听音乐的体验降至了波谷,为此多数用户需要下载两到三个音乐播放器,才能欣赏到他们偶像的音乐。但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从来不缺乏创新精神,寻求版权之外的创新成为了行业近一年的主旋律。

网易在云音乐之外布局LOOK直播,并计划在2020年扶持100家公会,近期又上线K歌App“音街”,发力明显。

唱吧的2020:重新上路,“行”则将至

而阿里方面,在耗费几年时间想清楚了虾米音乐到底应该与哪些业务产生协同后,于去年进行了调整,目前在音乐领域已成功孵化出“弹唱神器”唱鸭以及“语音弹幕”App鲸鸣。近期,阿里宣布与太合音乐集团达成数字音乐内容合作,双方将在音乐版权、IOT智能设备、在线K歌等领域开启数字音乐内容合作新模式,目前虾米音乐已与鲸鸣打通。此时的虾米音乐也一改往日单打独斗的态势,协同唱鸭、鲸鸣有了对在线音乐市场发起冲击的资本。

而已经上市一年多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则很早就布局了生态,全民K歌已经坐稳了行业第一,同时还在近期推出了全景音乐现场娱乐品牌——TME live,探索音乐现场演出线上线下融合发展。

如果说过去的版权争夺战并没有产生真正的赢家,那么如今更为全面的生态战则可能让腾讯、网易、阿里三家实现共赢。创新驱动了阿里巴巴在音乐领域拿出了一款能够被95后接受的唱鸭,并在还未大肆宣传的时候就吸引了隔壁老樊、冯提莫等歌手的青睐;而网易则通过创新产品满足了固有用户在音乐上的更多需求,让用户可以在生态内多留一会儿,形成更强有力的产品组合迎战对手。

但是,这样“共赢”的竞争环境,也让唱吧的前行变得道阻且长。

一方面,当腾讯、网易、阿里都开始发力K歌市场,在线音乐的边界也开始变得触手可及,大厂扩展边界的能力不容置疑,唱吧作为音乐领域实力最强的“第三极”将陷入全面围剿的局面;另一方面,从“K歌社交”升级为“泛音乐内容社群”意味着唱吧的盈利模式将变得更加宽泛,但横向多层次发展是否能够受到用户认可,仍需要一定时间的培育期,而全行业均对音乐市场表现出觊觎之心,唱吧是否具备快速培育用户习惯的能力仍待观察。

同时,据速途网观察,除去腾讯、网易、阿里这三家本就拥有音乐播放器的大厂在音乐市场发力外,快手、B站等也在积极布局,试图争取用户。

去年11月,快手音悦台发布新政策,未来一年投入200亿流量扶持音乐主播,根据快手官方数据,目前入驻快手的音乐主播超100万人,每天发起近20万场音乐直播。

今年1月,B站与QQ音乐联合宣布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双方将在音乐人扶持和优质音乐推广以及资源共享等方面开启平台互通,共同扶持优质音乐人和音乐作品。数据显示,B站的音乐创作者规模已经超过50万人,预期每月会新增超1000首自制音乐作品,B站的音乐区视频互动量也突破了22亿次,弹幕总数也累计超过3亿。

可以说,唱吧如今的对手已经成强者不多的K歌App,变为实力强劲且愿意投入的互联网巨头以及后起之秀们,唱吧面临的压力实在不小,这也使得唱吧在宣布升级时,便上线了“弹唱”功能,作为唱鸭之外第一个上线弹唱功能的正统K歌App,唱吧正在夺回它那两年所失去的。

Live House之路可期,唱吧“行”则将至

尽管竞争的激烈程度与过往大不一样,但是唱吧在特殊时期Live House方面的探索却很可能成为唱吧未来突围的关键。

随着文娱行业在近几年的飞速发展,各大平台为了争夺用户,不断加强加强内容制作,也促使用户相比过去更加愿意为内容付费。视频网站付费会员数的不断增高,超前付费点播模式的出现,数字音乐销售额不断突破记录,都是最直接的体现。

而对于音乐现场的线上付费模式,其实也早有先例。2014年,乐视联手汪峰尝试演唱会付费直播,当时的数据显示,该场演唱会直播共吸引到7.5万次付费观看,为乐视创造了超过200万元的收益。此后的两年间,乐视音乐合作了李宇春、华晨宇、邓紫棋等当红艺人;在现场娱乐方面,直播了草莓音乐节、迷笛音乐节、美国Ultra电子音乐节等大型音乐现场演出,以及包括27届金曲奖、58届格莱美颁奖礼等在内的重量级音乐颁奖礼。

乐视音乐当年的辉煌,也让此次特殊时期“云音乐会”兴起后引起了众多行业人士对其的怀念,并引发了前乐视音乐CEO尹亮的发声。他在微博表示,今天看到的各种线上音乐节、云蹦迪都是基于这个特殊时期的移动互联网的,移动互联网的特点是重交互,讲究快速、轻巧,内容不宜过重、成本不宜过高……

据《2019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中国音乐产业总规模3747.95亿元,整个音乐演出产业规模为182.21亿元。而在演出中,大型演唱会、音乐节票房收入为39.85亿元,Live house票房收入为2.5亿元。

速途网认为,就今天在线音乐行业而言,唱吧确实是可以将这一模式再度孵化的理想环境,而得益于近期唱吧在live house直播方面的持续,更多的音乐现场也会对唱吧充满信心,从而促进唱吧成为音乐现场宣发的重要阵地。

但值得注意的是,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也推出了全景音乐现场娱乐品牌——TME live,并于近日直播了杨丞琳「删·拾 以后」线上音乐会。可以说,未来唱吧很可能与腾讯音乐娱乐直接对垒。

后记

2020年的唱吧选择了“重新上路”,这对于一个有些沉寂的品牌来说并不容易,但唱吧也让外界看到了发展的决心,尽管道阻且长,但“行”则降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