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文娱
  3. 直播

注入“互娱+社交”基因,映客能否为直播业务“驱寒”?

注入“互娱+社交”基因,映客能否为直播业务“驱寒”?

映客的产品矩阵正在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3月29日晚,映客发布2019年财报。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全年总营收32.69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7146万元。其中,2019年下半年公司营收17.83亿,同比及环比分别增长13%及20%,实现全年盈利。

一时之间,映客财报备受关注。众所周知,去年8月映客发布2019年半年报,财报显示其2019年上半年亏损2754万元,并由此产生“直播领域迎来寒冬,映客也么有错过”一说。但从全年财报来看,映客依旧充满想象力。

映客方面称,扭亏转盈源于全新的“互娱+社交”战略布局,让映客集团整体发展思路更为明晰。同时,持续投入的技术研发正不断发挥作用,映客搭建的音视频产业中台正为集团创新业务提供强有力的产品与技术支持,最大程度提升了运作效率,从而让映客扭亏转盈,实现持续五年盈利。

直播业务亟需活力,映客注入互娱、社交新基因

事实上,“直播领域迎来寒冬”的说法由来已久。

去年3月,在2018年全年业绩发布会上,映客创始人兼CEO奉佑生表示,2018年,大的环境大家都感觉到有一个寒意,行业人士觉得直播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速途网曾在《映客上市一周年:直播平台内容为上,产品矩阵已在路上》上提及,由于监管的愈发严格,让直播平台趋于规范,行业集中度也不断加速。头部直播平台相继上市,第二梯队生死难测,不得不寄希望于抱团取暖。

再加上近年来,短视频的迅速发展不断争夺用户碎片化时间,并基于自身业务规划开始布局直播。目前为止,抖音、快手以及二次元弹幕网站哔哩哔哩等,均有涉足直播。在此背景下,盈利模式较为单一的直播平台开始谋求业务多元化,从而激发自身活力。互娱、社交,无疑是映客为持续拥有想象力而提出的业务新方向。

3月的那场业绩发布会上,奉佑生除了认同行业确有寒意外,也提出映客的直播业务现金流依然强劲,并决定用赚来的利润投入到源源不断的新研发和未来增长当中去。

为此,映客一方面积极布局自己的产品矩阵,包括针对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视频产品种子视频、针对中老年用户的老柚直播、语音交友平台不就、音泡及其他互动娱乐产品;一方面积极寻求大型平台型并购的机会,并谋求海外发展。

速途网了解到,上述产品,仅为映客探索产品矩阵的一部分。去年8月,针对东北地区,映客上线“一米直播”,并带有轻社交属性。而从App Store相关产品的开发者信息中可以看见,专注于语音社交的软声、香芋星球均为映客所有,基于二次元而出现的同好社区StarStar,不仅支持直播,还有时下火热的番剧、古风歌曲等。有用户表示,自己在StarStar“有种找到家的感觉”。更有相亲交友产品对缘、地图社交产品22,进一步丰富映客的产品矩阵。

在平台并购方面,去年10月,映客全资收购兴趣社交产品积目。依托映客的研发实力和营销资源,目标人群为95后年轻一代的积目,自进入映客产品矩阵以来,不断丰富自己的品类和玩法。据悉,2019年,积目通过合作线下音乐节、组织观影团、改装车越野等线上线下活动,在Z世代的兴趣领域更具号召力。

注入“互娱+社交”基因,映客能否为直播业务“驱寒”?

得益于积目的加入,映客在整体形象上更加年轻化。同时,去年12月积目上线VIP功能,迈出商业化的第一步。而这一举措,无疑会帮助映客丰富其在商业化之上的探索。

两条腿走路的形式,让映客旗下社交产品覆盖人群广泛,形式也多种多样,满足不同群体的不同社交需求。反映在财报之上,便是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全年月平均活跃用户达2981万,较2018年月平均活跃用户2549万,同比增长17%。

映客方面同时称,多个音视频产品在商业模式上得到验证、用户规模迅速增长,已成为集团收入新的增长点。

曾经造成亏损的“中台”,正待发挥作用

在产品矩阵之外,映客长期在技术研发之上的投入也为其形成新的收入增长点贡献了不少力量。

半年报显示,映客出现亏损的原因主要是创新产品的研发费用大幅增加,映客上半年研发开支1.53亿元,同比去年的8522万元增加了80%。而在全年报中,映客耗费财力物力搭建的音视频产业中台正在逐渐发挥自己的作用。

中台是什么,奉佑生曾在2019中国新媒体大会的演讲中给出答案。在他看来,映客搭建的音视频产业中台,能够通过映客在音视频互动领域积累的经验,为其他产品在数据模型、音视频技术、产品运营和流量生态等各方面进行全方位赋能,并结合实际情况提供高度耦合的定制服务,助力相关业务快速成长。

在映客的产品矩阵中,有希望成为中台赋能标杆的无疑是视频相亲交友产品对缘。据速途网了解,成立不过半年的对缘,有着自己的发展速度。春节期间,受疫情影响,云相亲备受关注,并为对缘等平台的发展创造了契机。数据显示,对缘日活跃人数上涨300%,共促成二百余万场线上视频相亲,累计在线相亲时长近百万小时。

与传统的“一对一”或“一对多”相亲模式相比,对缘创造性提出“嘉宾+红娘”的形式。在相亲中,由专业红娘针对嘉宾的特点及实际情况,为两人“量身定制”相亲形式,引导双方连麦互动、深入交流。其他用户也可进房间观看相亲过程,为整场相亲“出谋划策”。这也使得对缘相亲成功率较高,并由此催生了“线上红娘”这一新兴职业。

注入“互娱+社交”基因,映客能否为直播业务“驱寒”?

速途网认为,随着对缘成为映客中台赋能的标杆性案例,一方面映客可以探索流量变现新方式,另一方面也可以基于中台为其他企业赋能,从而寻求商业增长点。据映客方面介绍,目前映客已利用中台系统与不少企业展开紧密合作。

写在最后:

值得注意的是,映客以2019年上半年亏损换来的产品矩阵,目前仅有积目、对缘展现出一定的活力,其他产品还有待展现自己的音量。以至于有人士指出,映客想要以产品矩阵打破直播业务天花板的做法,看起来更像是基于直播场景以及直播业务所面对的用户,而进行业务拓展。新的产品布局,相比于切入直播业务的果断,显得小心翼翼。

许是让自己更具竞争力,去年10月,映客将原来的直播购和户外频道升级为嗨购频道,发力直播电商。今年3月,嗨购频道接入有赞系统,为自己注入新鲜血液。

可以认为,直播、直播带货能够为映客迅速带来现金流,从而为中台建设以及产品矩阵进行布局留下更多时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映客能否保持自己持续盈利的战绩,或许还要看其中台赋能下的产品矩阵到底有怎样的规模以及变现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