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

传奇IP入华第19年,娱美德的流氓操作又害了两家公司

  4月1日晚,A股上市公司恺英网络公告称已与浙江九翎签署股权转让终止协议,终止2018年启动,总额10.64亿元的股权收购,由双方均摊个人所得税,九翎向恺英退回约9.6亿元价款,此后也不再并入恺英财务报表。

股权转让价款返还

  公告显示,由于从娱美德手中获取的传奇IP著作权有效性成疑,九翎已遭到株式会社传奇IP、亚拓士双方侵权仲裁,在2018-2020年期间,九翎旗下多款产品运营受挫,并面临着多起赔款数额可能超过公司总资产的国际仲裁,可能无法继续经营

九翎网络科技过去两年主要财务数据

  因为来自源头的版权纠纷,2018年净利润过2亿的九翎在一年内就转亏,2019年净亏损过4500万元,恺英网络收购赔钱、产品运营受阻之外,股价也从18年初的15元上下掉到如今3元上下。

  于传奇IP、代理商和股民,娱美德,害人不浅。

  一个流氓版权商

  恺英、九翎和股民的损失,核心都是一个点:传奇IP纠纷。

  国内传奇IP根源是2000年的韩国二流网游《MIR2》,所有权归娱美德(WeMade)和亚拓士(ACTOZ)共同所有。传奇IP能火,是ACTOZ在2001年授权给盛大,经盛大和之后19年间恺英、九翎等等中国游戏商努力所致。

  但有钱赚就有纠纷,能扒皮赚钱,就比自己流汗舒服。

  2002年底,娱美德开始委托ACTOZ行使其作为《MIR2》共同著作权人的一切权利,和盛大游戏签署补充协议,以共同著作人的身份分一杯羹。期间因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ACTOZ和娱美德由友转敌,纠纷不断。

  此后数年,娱美德逐渐放缓《MIR2》在韩运营节奏,不做IP,专搞IP授权和IP“保护”。到2009上市,“产品授权”已经成了公司的主要收入业务。

  从2012年开始,中国游戏市场进入到页游、手游时代,IP成为产品核心。聪明的娱美德制定了更详实的“版权保护”计划:同一市场授权多家厂商、同一IP授权做更细的期限、平台要求

  即便他们知道自己不完全享有传奇IP著作权,但后续风险是别人的,自己,先赚了再说。

  回顾过去10年,娱美德玩儿“IP保护”主要有三个阶段,节点分别在2016年5月、2016年6月、2017年5月。

  2016年5月,是推翻旧授权,抢夺传奇IP的所有权。例如单方面宣布ACTOZ授权无效否认国内厂商的“独占运营权”

  2016年6月,是在明知有风险的情况下,寻找新代理,证实传奇IP的所有权归自己所有,并细化合作内容提高授权金

  2017年5月,是各种碰瓷,索要侵权赔偿金。如称盛大游戏恶意利用打击私服授权从中谋利,要求赔偿损失1亿美元等。

  这三次尝试均被法院驳回或判处无效。其间娱美德丧失了多次扩大盈利的机会,但并无实际损失,而国内代理商们就惨得多。

  在娱美德寻找新代理、推翻旧授权的几年里,国内山寨传奇产品横行,代理商制作的相关产品、投入资金大多打了水漂。

  两头不是人的受害者

  许多人认为娱美德苦盛大、蓝沙最甚,但其实仔细来看,这个C位得是恺英的。

  他们被娱美德蒙骗,高价买不一定好使的授权,钱交了、产品赔了,还被亚拓士、娱美德双方围攻。

  2016年,娱美德一方面开始碰瓷国内有传奇元素的成功游戏产品,一方面大肆宣扬“独占著作权”“新代理合作”,成功引来了一批想摆脱骚扰、扩大盈利的游戏商。

  同年10月,因为页游一哥《蓝月》“侵权”纠纷头疼不已的恺英下定决心,其子公司浙江欢游和娱美德签订两份授权协议,娱美德分别授权浙江欢游及其关联公司开发运营基于《传奇》IP的两款手机游戏和三款网页游戏。

  据恺英网络当时发布的公告,这个被共同所有者亚拓士申请仲裁的授权协议涉及金额约1.19亿和1.79亿人民币的预付分成款,总金额近3个亿。

  但收钱后不到半年,娱美德又陆续以“恺英拒绝支付授权产品流水分成”和旗下《蓝月传奇》手游、《王者传奇》侵权,在新加坡申请仲裁,不断要求巨额赔偿。

  其中,2017年2月,娱美德以“浙江欢游未能履行付款义务,构成违约”为由申请仲裁,要求支付保证金5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98亿元

  一年后的2018年10月,双方在听证中陈述主张,欢游主张解除协议,由娱美德赔付因为多款授权产品运营受阻导致的损失及利息共3.32亿元。娱美德则莫名加价,从一年前的2.98亿元,直接升到要求赔付14.84亿元。

  之后,恺英旗下九翎的《龙城战歌》和《传奇来了》也分别在韩国和新加坡被娱美德申请仲裁,要求九翎赔偿损失共计76.62亿元。远超过游戏收入的总和。

  到2019年5月,恺英已多次尝试通过调整分成等手段达成双方和解,但娱美德拒不退让,并持续在多国申请仲裁,不断提高赔偿金数额,其中2019年5月仲裁从1.7亿元直升25亿元,超过被仲裁公司所有产品的收入总和

  因为这几综IP纠纷,恺英旗下产品、商誉都有所损失,股价在2018-2019年多次跌停,股价从15元上下直落3元上下。

  于此同时,娱美德的生意经变得更加完备:找产品碰瓷仲裁——不顾共同著作人亚拓士反对兜售授权——以分成等原因继续仲裁——以扰乱股价、打击投资者信心胁迫获取高额赔偿金

  可能因为盛趣有亚拓士做后盾,恺英成了这种套路的主要牺牲者。

  流氓继续,但为时不多

  据盛趣等公司透露,截至2019年末,还有近40项传奇相关诉讼案在审,诉讼核心包括传奇著作权纠纷、授权纠纷和合同纠纷三个方面,横跨中国、新加坡和韩国三国法庭。

  因为这些诉讼案,至少有近百家游戏公司的数十款产品无法正常运营,其中有不少拿了争议版权的中小型公司,已经因为诉讼产生成本、产品停服、玩家流失等问题而破产转业,其中不乏有利于老IP更新的创新玩法设计和运营思路被迫流产。

  虽然今天恺英九翎又被坑了,但其实在2019年底,国内游戏商和娱美德的《传奇》IP授权之战已经进入到一个反攻阶段。

  10月中旬,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在一审驳回娱美德请求,认定亚拓士与蓝沙信息签订的《传奇2》《续展协议》有效。

  之后,蓝沙信息反手状告星辉天拓《烈焰龙城》及娱美德等对其享有的《Legend of Mir2》游戏著作构成侵权,索赔4亿,后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三七互娱《屠龙破晓》合法,不构成侵权。

  最新的消息也证明盛趣、蓝沙等一众中国游戏商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据世纪华通公告显示,在2020年3月,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也驳回了娱美德在2019年11月的复议请求。

  在3月25日的裁定书中,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采信了亚拓士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有权独立对外授权的权利主张,并据此认定娱美德公司、传奇 IP 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传奇》的改编权授权。这种类似的裁定结果会越来越多。

  不出意外的话,已经没有其他靠谱收入来源的娱美德依旧会继续提起复议和碰瓷,这期间,还会有和娱美德签约的中国厂商受害。

  但长线来看,长痛转短痛,传奇IP所有权尘埃落定,各家不必再为纠纷消磨,不必再被流氓版权商永久吸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