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文娱
  3. 直播

农妇快手直播家庭式养老 90后留言“好想快点老”

在内蒙古通辽市红星镇,一个百十平方米的小院里,住着来自附近乡镇的28名老人。三星级标准的房间配置,农家有机营养餐,耐心护理和每晚不间断查房,张淑君和丈夫共同经营的“佳和老年公寓”(快手号:btjh1979),为周边的老人提供了一个恬静的老年生活。

农妇快手直播家庭式养老 90后留言“好想快点老”

一日三餐、遛弯聊天、下棋打牌…… 从2017年至今,张淑君通过近千个短视频和上百场直播,让老铁直观感受到了乡村田园式的养老生活。

“我不是为了把自家养老院变成‘网红’养老院,只是想让大家对老年生活有个更直观的感受,对自己的父母多点关心和陪伴,如果顺便能对行业有所启示,那是再好不过了。”张淑君在直播间中跟老铁们交流时这样说。

农妇快手直播家庭式养老 90后留言“好想快点老”

非“专业”,超用心

张淑君今年40岁,通辽人,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丈夫在本地经营一个养猪场。

在通辽,她是第一个用快手短视频和直播记录养老院生活的人。最开始,张淑君只是想让自己的服务透明化:通过上传老人们的一日三餐和日常娱乐生活,让他们的子女可以随时随地了解到老人的吃住情况。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快手联系到她,“现在住着的三分之一的老人,都是他们的子女看到快手找来的。”

信任基于了解,浏览张淑君的账号(快手号:btjh1979)内容,起床、吃饭、遛弯儿、娱乐……老人们每一天的日常生活,都在被悉心照料着。

农妇快手直播家庭式养老 90后留言“好想快点老”

“大宝贝,搁这儿待着好不好捏?”“咋不好?老好了,撵我都不走了。”不同于“阿姨”、“奶奶”,“大宝贝”是张淑君对老人最常见的称呼。和老人们同吃同住,用自家种的有机蔬菜为老人做饭,在她的养老院,老人们都是用来宠的。

目前入住的28名老人中,年龄最大的93岁,最小的55岁。大部分是因为子女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还有2位是张淑君自发救助的无儿无女无老伴的老人。

农妇快手直播家庭式养老 90后留言“好想快点老”

在张淑君的直播间里,经常有年轻人甚至90后留言向往这样的老年生活,称“好想快点老”,也有北京上海的老铁打听价格,询问是否可以来这边养老。

对于老人的接收,张淑君有自己的原则。“宁可少收费,子女也要常来看看,我不喜欢想多花点钱,但半年都不露面、什么都不管的儿女。”张淑君认为,挑选养老院应该像给孩子挑幼儿园一样上心,“就近养老”是挑选标准之一,“我们做得再好都给予不了老人精神照顾,只有子女经常看望,老人才会开心。”

也有老人自愿到养老院,因为这儿比家里热闹。在张淑君看来,年轻人和老人的生活习惯完全不同,没有必要强行捆绑,不妨把老人放到“老人堆”里过集体生活,“既互不打扰,也彼此幸福”。

农妇快手直播家庭式养老 90后留言“好想快点老”

为了悉心照料28名老人,目前“养老团队”里除了夫妻二人,还有2名护理,1名厨师,1名保洁。对团队每个人,张淑君都了如指掌,“人品”是她选人的核心标准。“我们家护理是远近闻名地对婆婆好,厨师大哥也是个善良的老好人。”

在张淑君眼中,细致和耐心是在照顾老人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夜晚查房必不可少。虽然每晚都有固定的值班人员,但张淑君和丈夫仍然坚持每晚亲自查房,每隔一两个小时轮流一次,“不查房我们睡得更不安心”。

农妇快手直播家庭式养老 90后留言“好想快点老”

一次意外,让夫妻两人对查房的做法更加坚定。某天夜里,张淑君在查房中听到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的老人的咳嗽声,前往询问后老人说感觉心脏不舒服。张淑君第一时间叫了救护车,但还是没能挽回老人的生命。每每回忆,张淑君都感到后怕,“要是我没有去查房,老人的最后一程该走得多无助。”

小约定,大理想

从2015年至今,张淑君和她的佳和老年公寓已经走过了第五个年头。通过发宣传单和在本地广播打广告,张淑君接收到了养老院第一个老人。最开始的三年,夫妻两人要负责照顾养老院6名老人的饮食起居,由于缺乏经验,又想做到尽善尽美,两人很是辛苦,“开了三年养老院,头发白了三分之二。”

因为身体疲劳和精力不足,张淑君也曾有想要放弃的时候,坚持下去的理由,是养老院里的“大宝贝”们。曾经有一位宋奶奶,入住养老院时小脑萎缩已经十分严重,不认识任何人,但当家人准备把她从养老院接走时,这位意识已经不清楚的奶奶却因为舍不得一直照顾她的夫妻二人,紧紧拉住门把手不肯走。“那时就想到了我奶奶”,与奶奶的约定,是张淑君创办养老院的初衷。

农妇快手直播家庭式养老 90后留言“好想快点老”

张淑君和奶奶感情非常深厚,老人生前,张淑君曾承诺要开一家养老院,将奶奶接到身边照顾。但遗憾的是,奶奶并没有等到那一天,“虽然我的养老院晚开张了两年,但现在入住的老人,都是我的奶奶。”

在张淑君心中,亲情和孝顺占的分量很重。从小到大,父母和亲戚都十分孝顺,这种“以孝为先”的家风对张淑君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我的妈妈已经快70了,还是很用心地照顾我姥姥。” 同时,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张淑君也想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为孩子们树立好榜样。

在开养老院前的17年间,张淑君和丈夫经营了一家理发店,攒了一些积蓄。为了实现开养老院的愿望,丈夫特意陪同张淑君考取了专业的护理证,并拿出之前的积蓄,投入到这个崭新且未知的事业。“我希望老人们能有一个不孤独的养老环境,希望每间养老院都能充满爱意,希望每个养老行业从业者都能真正把关心老人放在第一位。”

农妇快手直播家庭式养老 90后留言“好想快点老”

享”老,“想”老

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人口已经进入老年型社会,预计到2040年,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超过20%。同时,老年人口高龄化趋势日益明显,80岁及以上高龄老人正以每年5%的速度增加,到2040年将增加到7400多万人。

未来,全社会对养老院的需求将会可以预见地增大。而张淑君的养老院模式,不失为对公立养老的一种补充。除了“就近原则”解决二三线城镇居民养老问题外,乡村自营式养老院也可以在某些程度上解决当地就业问题。

随着自己的养老院通过快手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张淑君也有了更大的“野心”,她希望能把家庭式养老院这一模式推广出去,让更多的老年人受益。“但困难还是很多,尤其是在农村地区。”

据张淑君介绍,周围很多人的养老观念还是比较落后,一部分人仍认为“把老人送去养老院等于不孝”。此外,受限于自身经济条件,更多老人舍不得花钱养老,“一年一万多对部分儿女来说是个不小的经济压力。”

最让张淑君痛心的还是行业现状。由于私营养老院的政策开放刚起步,行业的规范程度有待提高。从粮油米面的采购到医疗护理水平,就通辽本地来说,仍是良莠不齐。“我没有办法立刻就改变行业,但我能要求自己把力所能及的部分做好。”

和老人们同吃同住,“我不会在吃上面省钱。”在张淑君的卧室里,还按照医院标准挂着一排紧急呼叫铃,一旦老人有需要,张淑君都会立即出现在其身边。

一次,一对儿女拿着一张空白纸希望得到养老院自家老人的手印,老人不同意,子女就找到张淑君,希望能出点钱,让张淑君帮忙说服老人,但张淑君拒绝了,“我不能因为我的利益,损害了老人家的利益,开养老院,这点底线还是得坚守住。”

作为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张淑君一个人的能力有限,但她仍尽力做好每一件事,并希望通过快手,让自己的努力被看见,“至少我希望,同行通过快手看见我的养老院后,能有所触动,这个行业因为我,能发生一些微小的变化。”

直播,陪伴

从与奶奶的约定变成用心经营的事业,做的虽然是照顾老人的琐事,但张淑君在其中看见了自己的价值。张淑君开通快手账号以来,除了直播时老铁们可以透过屏幕看望老人和老人聊天外,还有许多老铁自发前往看望老人,送米面、捐家具、陪老人包饺子……

这些行为让张淑君很受触动,“很多老铁自己的父母已经离世了,关注我们养老院,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弥补和缅怀父母的机会。”而对于那些远在他乡的子女,直播和短视频也方便他们想念时看看自己的父母,吃的什么,住得怎样。“有位老人的女儿在巴基斯坦工作,工作忙还有时差,所以有空的时候看看我直播,她在国外也很放心。”

农妇快手直播家庭式养老 90后留言“好想快点老”

目前,张淑君的第二家家庭式养老院正紧锣密鼓地筹建中,期待新一批老人入住的同时,她也离自己能成为当地行业标杆的愿景更近了一步。对于未来,她有着更“理想主义”的憧憬:“等我有能力了,每年都想建一个不收费的养老公寓,一方面能照顾经济条件不好的老人,另一方面,希望他们真的能享受老年生活。”

农妇快手直播家庭式养老 90后留言“好想快点老”

在张淑君看来,养老,不仅是为老人们提供空间上的庇护所,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度假村。在山清水秀的地方生活,拥有健康的生活习惯,结交志同道合的老年人朋友,享受精心的医疗护理……如此田园式养老,让不少年轻的老铁也很是向往。

“以后可以和闺蜜一起去,结伴养老”“现在抓紧时间练才艺,以后在养老院联欢的时候才有得表演”“距离我可以过上这么悠闲的老年生活还有十年”……透过张淑君的快手,老铁们看见了养老的多种可能性,对于更多人来说,“变老”也将是件值得期待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