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5G

5G到来引发更大规模专利大战 市场规模有望增长120倍

据外媒报道,围绕谁将从联网汽车、智能家居和机器人等5G技术中获利的争斗正在全球几大洲展开,这场竞争的规模和范围可能会更大,甚至让科技行业第一场全球范围内的专利大战——智能手机专利战也显得相形见绌。

汽车制造商目前正在法庭上与高通、诺基亚和其他电信开发商对薄公堂,对使用后者的无线标准技术需要支付数十亿美元进行抗争。高通等公司可能不仅从“会说话的汽车”中获得5G技术专利使用费,还会从正在农业、医药、家电和其他行业规划中的无线通信产品中获利。

杜比实验室专利授权部门总裁乔·西诺(Joe Siino)表示:“因此,许多不同类型的公司必须找到达成这些交易的方法,这把我们在智能手机方面遇到的问题扩大了10倍。”该部门与音频、无线、广播和汽车行业合作。

标准化技术的价值是智能手机大战中的一个关键问题,这场战争让诺基亚、高通和摩托罗拉移动等无线技术开发商与苹果和微软等当时进入手机市场的新进入者对立起来。在近十年的时间里,双方发动了数十场法律诉讼,仅法律费用就高达数亿美元。

联合市场研究公司的数据显示,新的纠纷可能更有利可图,因为使用5G技术的设备销售额预计将从今年的55亿美元增长到2026年的6680亿美元,增长超过120倍。这项技术有望改变一系列产品,从我们早上通勤时编程的洗碗机到无人驾驶送货卡车和传感器,农民甚至可以通过智能手机监控农作物、牲畜和设备。

过去几周,美国和欧洲法院驳回了有关电信公司许可政策违反反垄断法的指控,并确认它们有能力限制那些拒绝满足许可要求的人使用其基本无线技术。在欧洲和美国汽车行业提起的案件中,这些裁决已经有利于电信公司,而不是目前的无线标准。

举例来说,德国法官站在夏普公司一边,要求限制戴姆勒公司在本国的销售,因为后者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使用了夏普的移动技术。在另一起案件中,德克萨斯州法官驳回了戴姆勒零部件供应商Continental提起的反垄断诉讼,该诉讼针对的是一个专利许可池。

这个池名为Avanci,负责高通、诺基亚、夏普和其他电信公司拥有的专利许可。它对符合2G、3G和4G标准的一系列专利发明收取每辆车15美元的费用,并正在制定5G收费计划。Avanci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哈斯木·阿尔法拉希(Kasim Alfalahi)表示:“专利所有者希望获得报酬,因为他们为自己创造的东西感到自豪,并不断创新。你必须找到一个中间立场,找到一个这些东西可以交汇的地方。”

汽车制造商通常将专利问题留给他们的零部件供应商,他们支付任何必要的专利权使用费,并在诉讼中赔偿汽车制造商。奔驰制造商戴姆勒对电信业处理授权的方式感到恼火,称专利所有者应该像其他人一样与供应商打交道。

Continental表示,该公司愿意支付专利权使用费,但Avanci只会与汽车制造商打交道,这样它就可以收取更多授权费。这家零部件制造商表示,专利权使用费应该适用于100美元的部件,而不是5万美元的汽车。

戴姆勒和福特汽车公司在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一封信中警告称,判定高通胜诉的上诉法院裁决可能“鼓励滥用通过合作制定标准获得的市场力量,从而破坏标准生态系统的稳定。”

Kirkland&Ellis律师事务所伦敦办事处的专利律师凯蒂·科尔塔特(Katie Coltart)说:“越来越多的行业将开始采用必须标准化的技术,这意味着解决这些问题将变得更加重要。”

行业标准对于确保设备可以相互通信是必要的,制定这些标准的公司承诺以公平、合理和非歧视性的条款授权相关专利,也就是众所周知的FRAND条款。但标准制定委员会故意从未定义过这一措辞,以避免可能阻碍标准制定能力的内斗。

高通副总法律顾问马克·斯奈德(Mark Snyder)表示:“有几家公司在研究上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资金。在一个正常运转的市场中,你希望人们进行认真的谈判。FRAND是一条双行道。“。

尽管Avanci和戴姆勒之间存在斗争,但杜比实验室的西诺表示,专利池让公司能够获得遵守无线标准所需的大量专利。他表示,它们可以成为一个“避风港”,限制所需谈判的数量,并将争端从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战中解脱出来。不过,帮助公司分析专利组合的Unified Consulting总经理克雷格·汤普森(Craig Thompson)说,可能还有数千项专利不在专利池中,也不受FRAND条款的束缚。

美国和欧洲的电信公司在特朗普政府找到了他们的最大支持者,即司法部反垄断负责人马坎·德拉希姆(Makan Delrahim)。德拉希姆已经代表爱立信和InterDigital等专利所有者向法院写信,称专利费纠纷是合同或专利纠纷,而不属于反垄断行为。

令人担忧的是,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给专利所有者,他们就不会合作开发可以为任何人使用的单一系统。不过,西雅图Knobbe Marten律师事务所的专利律师毛里西奥·乌里韦(Mauricio Uribe)表示,太多的资金意味着制造商将提高价格或放弃使用最新技术。他认为:“这两个极端都不利于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