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消费

京东集团宣布定位升级,打造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

速途网11月25日讯(报道:乔志斌)今日,主题为“数智互联·共塑未来”的JDDiscovery-2020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上,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廖建文教授首次面向外界系统地梳理了是什么支撑了京东过去十几年的发展,又将是什么能够支撑起京东未来十年的发展。

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廖建文教授

廖建文认为,从农贸市场到百货商店、超市、便利店,再到各类型电商,无论前端的交易场景如何变化,零售业的本质是不变的,那就是如何以更高的效率将商品触达到消费者,“对于零售行业来说,围绕成本、效率、体验的供应链是以不变应万变,这是第一性原理。”

回溯京东的成长历程,从2004年从线下转入线上,再到2007年开始自建物流。在廖建文看来,京东实际上是在互联网上半场做了下半场的事情,作为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主要解决的是交易效率的问题,而下半场则需要解决的是产业效率的问题,就是提升价值链上游从产品的创意、设计、研发、制造、定价环节的效率。

“其实京东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在通过供应链解决产业效率和零售效率的问题,我们用产业互联网的思维,解决零售垂直行业的供应链效率。”廖建文解释道,京东从2007年开始就勇于在供应链上持续投入,从而支撑京东在过去十几年来的发展,这正是源自于京东对第一性原理的洞察。

从2007年至今,中国的社会化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从18.4%下降到14.7%,对应目前每年超过40万亿元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意味着一年都将节约数万亿元,这也是供应链效率提升所创造的价值。

“我们的商业模式不是靠赚取零售的差价,而是做供应链效率,在推动整个社会零售成本降低的进程中,相信京东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廖建文表示。

事实上,相比于欧美发达国家7-9%的社会化物流成本,中国仍旧有巨大的效率提升空间,而要是未来十几年实现这一效率的提升,通过消费互联网的交易效率提升已临近天花板,需要构建一套基于产业互联网的新的零售基础设施。

“如果在上半场的时候,引领京东走到今天是基于我们的商品供应链和物流供应链,那么走到下半场的时候,我们要影响和改变的垂直行业就不仅仅是零售行业,还要改变其他行业,产业互联网意味着我们要构建一个新的零售基础设施,这个新的基础设施能支撑京东走过未来的十年。”廖建文表示。

2020年初,京东集团的定位正式升级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这意味着京东已经将整个战略的原点由零售延伸到了其他相关行业。基于战略定位的升级,廖建文认为需要从五个维度来构建新的零售基础设施。

首先是“做宽”,也就是要构建“国内+国际”的供应链能力,既需要以全球的供应链来满足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同时中国的供应链也要满足全球消费者的需求;第二是“做深” ,要从以前商品的供应链升级为“商品+服务”的供应链;第三是“做厚”,不仅要有2C的供应链,还要具备“2C+2B”双层的供应链能力;第四是“做长”,产业链效率的提升需要将京东已布局的营销、交易、仓储、配送、售后的后五个环节,向上延伸到创意、设计、研发、制造、定价的前五个环节;第五是“做虚”,需要将整个物流供应链条的每个阶段都实现场景的数据化、数据的网络化、网络的智能化。

“基于这五个维度,我们形成了一个新的供应链基础设施,称之为‘数智化社会供应链’。”廖建文总结道,数智化社会供应链意味着其不仅要具备数智化的特征,还要是全链路的、社会化的。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王晓红教授看来,数智化供应链体系集合了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数据流等核心要素,不仅大幅提升了物流效率,而且有效促进了产业链上下游的融合互动性,提升了供给侧与需求侧的信息对称性及产品和服务的适配性,更重要的是能够帮助制造端的企业实现降本增效、以需定产、有效配置资源,加快数字化转型。

针对数智化社会供应链的开放价值,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认为,高效的供应链体系能够在更大范围内把生产和消费联系起来,扩大交易的范围,推动分工的深化,提高生产效率,促进财富创造,因此,应该把供应链数智化的转型作为一个重要的战略任务来抓。

“物理的、商品的、物流的供应链支撑了京东从2007年走到今天的规模,相信社会化数字供应链能支撑京东成为更伟大的公司。”廖建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