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5G

骁龙888示好中国,与华为、荣耀言和能否让高通打破移动终端“次元壁”

在中国市场赚得盆满钵满的高通,依然要对于国产厂商保留着几分“迁就”。

近日,在2020高通骁龙技术峰会上,新一代旗舰移动平台正式发布,然而在命名上,高通并没有循规蹈矩的沿用骁龙875的代号,而是出乎意料的命名为“骁龙888”。

图片来源:高通中国官方微博

作为高通旗下新一代移动平台,骁龙888 5G移动平台毫不意外地刷新了800系列的性能表现:

  • 首次采用5nm工艺制程,CPU采用1+3+4八核心三丛集架构,首发了Cortex-X1“超大核”;
  • CPU整体性能提升25%,Adreno 660 GPU图形渲染性能提升35%,能效提升20%;
  • 基带集成第三代5G调制解调器及射频系统X60,支持毫米波与Sub-6,理论下载速率7.5 Gbps、上传速率3Gbps;
  • 3个封装高通Spectra 580 ISP,能够以每秒处理27亿像素的速度,同时支持三个摄像头的并发拍摄;
  • AI方面采用Hexagon 780处理器,融合AI加速器架构可实现每秒26万亿次运算。

而在提到名字由来时,高通总裁安蒙表示,数字“8”是全世界的幸运数字,对于某些人来说,它表示无限,成功或智慧,而对于另一些人,则表示幸运。例如,在印度,数字8象征财富;在中国,代表更好的运气。

虽然关于骁龙888命名究竟是“土味满溢”还是“接地气”各有争论,但是光从命名上就已经在社交媒体产生了海量的讨论,从营销策略上显然是成功的。

为中国市场而来

不可否认,“骁龙888”这样一个在中国富有美好寓意的名字,体现出了高通在中国市场“发发发”的渴望,但同时也体现出了高通对于中国市场的迁就。

在新处理器发布之后,争抢“首批”也成为了各家厂商历年的“保留项目”。目前,已有小米、OPPO、vivo、realme、一加、魅族、黑鲨、中兴、努比亚、夏普、摩托罗拉、华硕共12个国内手机品牌官宣了将“首批”发布搭载骁龙888移动平台的机型。其中,小米更是宣布将在小米11系列中全球首发骁龙888。

图片来源:小米手机官方微博

事实上,中国一直是高通在全球范围内最重要的市场。根据高通公司2020财年(2019年10月-2020年9月)全年财报显示,高通来自大中华区的营收为140亿美元,占高通总收入的59.5%。

而在国内处在第一阵营的手机品牌之中,除开华为主要采用自研麒麟芯片外,小米、OPPO、vivo均推出了大量搭载高通处理器的智能手机产品。早在2017年,高通与小米、OPPO、vivo分别签署了非约束性的关于芯片采购的谅解备忘录,三家公司表示有意向在未来三年间向高通采购价值总计不低于120亿美元的部件。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除了高通之外,联发科、三星、紫光等芯片企业在移动芯片市场也逐渐活跃,以挣脱高通一家独大的局面。例如vivo在上月发布了与三星共同研发的5nm移动芯片Exynos 1080。

占据高通营收“半壁江山”的大中华区市场,使得高通不得不对中国客户“示好”,以加强双方合作的紧密程度。高通中国区董事长孟樸在高通骁龙技术峰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骁龙888的命名确实也听取了很多中国厂商的意见。

华为、荣耀与高通的握手言和

除了国内的“老客户”之外,麒麟9000芯片成为“绝唱”的华为、与刚刚“卖身”的荣耀,或许也将成为高通的客户。

此前,有消息曝光高通得到了部分产品对华为的出口许可,但并不包括5G产品。对此,孟璞在峰会上予以确认,并表示目前高通对华为的出口许可包括4G、WiFi和PC等产品。而对于旗舰系列 5G 产品,高通仍在与美国政府沟通供货许可。

事实上,华为早些年在部分机型中采用过高通处理器,但都属于中低端机型。面对麒麟芯片断供,华为若想要通过与高通合作寻求出路,在获准5G芯片出口许可前,华为要么继续采用4G芯片发布中低端机型,要么通过外挂基带的方式,使手机拥有5G功能。可以预见的是,无论华为最终采取哪种方式,对于其软硬结合的道路将带来一定程度的限制,而华为推出分布式的鸿蒙OS,通过将功能模块化,或可以抵消部分由此来的不利影响。

而另一方面,对于刚刚“自立门户”的荣耀来说,高通方面则透露双方已经“开展了一些对话”。参考任正非在荣耀送别会上的“一旦‘离婚’就不要藕断丝连”的言论,“新荣耀”很大可能性不再采用搭载与华为海思有关处理器的机型,转而在一部分机型中采用高通处理器,以规避美国对于华为技术上的封锁。

借由国内厂商,发力桌面市场

而高通如此“迁就”中国的另一方面原因,是想通过中国手机厂商的力量,发力桌面计算市场。

随着近年来手机处理器性能的快速迭代,手机厂商以及供应链企业开始研究如何将手机作为算力核心,通过链接大屏幕的方式,实现类似于PC的桌面级办公体验。此前,例如坚果手机的TNT、华为手机的无线投屏,都是移动端(手机)设备向桌面级办公寻求生产力的尝试。然而,由于安卓软件生态的碎片化,割裂的话语权意味着很难让安卓软件开发者主动适配桌面办公的UI需求,而在交互上也无法同时兼顾移动设备的触控操作与桌面办公的键鼠操作,因此这类功能仅能作为手机产品上“锦上添花”的功能,并不能完全实现桌面办公产品的替代。

图片来源:高通中国官方微博

而高通也曾尝试过推出搭载骁龙8cx处理器的PC产品,但基于ARM的Windows 10只能使用32位或者ARM64位App,最终因为微软商城中的App生态过于匮乏,第三方软件兼容效率差等原因鲜有人问津。

随着上个月苹果正式发布了Apple M1芯片,才算是正式吹响了桌面级ARM芯片普及的号角。一方面,在苹果强大的开发者号召力之下,微软、Adobe等厂商,纷纷宣布推出适配M1芯片的生产力应用;另一方面对于未适配的x86应用,则提供Rosetta编译器以兼容的方式运行。

可以说,桌面级App从x86平台向ARM平台转移的过程已经拉开的序幕,而作为ARM阵营的高通,则再次在冲击桌面市场中看到了可能性。而想要实现这种可能性,显然少不了手机厂商的支持。

尤其对于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中国市场来说,各家头部厂商都在努力培养“生态”,此时高通借力国产厂商发力大屏生态,不仅有助于提升手机厂商的生态能力,更可以催化高通发力桌面ARM芯片的步伐,与Intel、AMD等厂商争夺市场。

速途网认为,在高通与国产厂商之间的博弈之中,随着旗舰芯片正在成为厂商上半年新品的“标配”,搭载骁龙888正在成为厂商旗舰机型的“必要不充分条件”,迫使厂商在处理器之外,寻求更多能够形成“品牌记号”的差异点。

因此,无论从“掘金”角度,还是从尝试发力桌面市场的角度而言,高通在短期内对于国内厂商的关系都将处在与“成就”与“迁就”并存的局面。但随着手机市场格局正在向着品牌的专属调性出发,加之芯片行业竞争对手追赶,这种格局的存续,正在发生越来越多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