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消费

从外公的裁缝铺到今天的淘宝店 ,96年海归用技术保护三代人的原创梦

外公是民国时期有名的好裁缝,母亲13岁就偷师学艺,不到20岁就开始自己设计制作衣服并在市场上热销,如今24岁的席林鸿从服装设计专业毕业后,在“淘宝有新咖”内容型新商家扶持计划的吸引下,与妻子回国开起了自己的原创设计淘宝店,一门三代人都深深热爱着服装行业。

但面对快时尚领域的抄袭之风,两位长辈无法用以往经验帮自己的孩子,当年他们也是抄袭的受害者。阿里平台治理部的原创保护平台帮席林鸿解决了后顾之忧,让老人倍感惊讶也甚为欣喜。

“原创世家”创业路:从好裁缝到服装批发商

席林鸿的外公是个出色的裁缝师傅,民国时期从浙江台州老家背着铺盖去了中国最摩登的城市——上海,拜一位非常有名的裁缝为师。

那个年代,多数老百姓是去裁缝店做衣服。做得好看不好看,全凭裁缝手艺。按现在的话说,考验的是“原创水平”。

那个年代学徒要吃很多苦。终于,席林鸿的外公学到了一身好手艺,回到台州开裁缝店,生意兴隆。

他经常对徒弟说,要想做一个好裁缝,得爱琢磨,得有自己的东西。

当裁缝,席林鸿的外公在外人眼中像是“疯魔”,一天到晚都在琢磨,席林鸿的母亲也因此耳濡目染深受影响。

他的母亲叫林彩平,1969年生人,从小就爱美,13岁小学毕业,就悄悄观察父亲做衣服的手法,偷听他给徒弟讲课。

15岁,她独自一人去了当年就是时尚圣地的上海,从南京路百货商场买最新款的衣服,拿回家研究。当时是1984年,正是改革开放初期人们重新开始追求美的年代。一部电影《街上流行红裙子》能让全中国女性都穿上红裙子的年代。

图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林彩平从上海南京路买来的最时髦的衣服

之后,她跟着表哥去兰州摆摊卖服装。她和父亲一样,热爱服装事业,爱琢磨。那时候很艰苦,她经常在时长几十个小时的火车上研究时尚杂志,这些杂志到现在还舍不得扔,都是她当年设计服装的灵感来源。

林彩平经常冒着寒风用自行车把面料驮回来,然后根据脑子里的想象连夜设计、裁剪,然后在自己身上试穿,如果觉得上身效果不好看,就推翻重做,满意了第二天再出摊售卖,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

那时候她就发现,原创的“想法”非常重要。一次她从广州进了一批“的确良”面料,做成一件女式花衬衫,她在下摆做了个蝴蝶结,结果成了畅销爆款,至今她都视为得意之作。

多年的用心琢磨也换来了丰厚回报。林彩平做出来的衣服,早上出摊到下午,一两百件全能卖光。后来,小摊升级成柜台,再到商铺,最后,林彩平成为兰州东部综合批发市场上从服装设计、打版到制作生产一体的源头批发商。

穿着破布头的男孩成为时尚设计师:原创保护成难题

席林鸿小学毕业那年,一家人回了浙江。

席林鸿从小就在服装工厂、服装店里长大,四五岁就开始学着用破布头自己设计衣服。

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席林鸿,非常热爱服装行业。高考那年,席林鸿报考了东华大学(原中国纺织大学)。席林鸿说:我一想到以后有人买了我设计的衣服穿在身上,就特别开心。

大学毕业后他又去行业里世界排名第五的日本文化服装学院深造,专攻时尚设计,这个时候,他娶了班上的中国女同学为妻。

日本留学两年,他拿遍了所有奖学金,2019年日本国家级乐队东京消防厅乐队要给穿了三十多年的演出服换装,席林鸿的设计方案中标,这也是首次有中国设计师获得这一机会。

图说:席林鸿为日本东京消防厅设计新制服,获得官方致谢

席林鸿和妻子回国后就开始创业,创下品牌“FragileHeart易碎商店”,主打原创可爱的少女装。“FragileHeart易碎商店”的衣服实穿又不失设计感,尤其受到很多女大学生喜爱。

跟当年母亲做生意的秘诀一样,席林鸿也是让妻子先当第一个顾客,她同时也承担了模特的角色。代工厂拖延工期,压货……上一代人在这个行业里踩的坑,他一个不落全部踩了一遍。

但这些都还好,席林鸿发现最让他头疼的问题是,一些同行纷纷来买他家的衣服,然后回去立刻仿造,低价销售。

服装行业的抄袭之风严重。从小企业到知名服装企业都是如此,他们不在乎侵权成本,如同大鱼吃小鱼一般,欺负像席林鸿这样的新入行,又有原创能力的同行。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快时尚品牌取胜市场,靠的是商业模式,大多数品牌的服装从设计到成品上架仅十几天。这么快的速度,为了节省资源和成本,一些大厂索性选择了直接抄袭,而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行为,对原创力强的新品牌来说,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怎么防止被侵权?席林鸿的外公那代手艺人,并没有很强的品牌意识,席林鸿母亲这代,人们逐渐有了知识产权的意识,但面对侵权行为,往往是无助、无奈,被迫接受。

席林鸿母亲当年做的服装版型,一直走在兰州时尚届的最前沿,但新款出来不久就会被抄袭,几天后市场上就会出现诸多抄袭模范同款,席林鸿母亲唯一能做的,就是用A4纸打印“同行免进,面斥不雅”八个字,贴在店门上,但即使这样也总是无济于事。

一家三代人都深爱服装事业,但涉及服装原创保护,两位长辈一筹莫展,不知道该怎么帮孩子。三代人对服装行业的传承里,没有这项。

席林鸿的原创梦:用服装给更多人带去正能量

今年3月,席林鸿的淘宝店“FragileHeart易碎商店”开通的同时,申请入驻了阿里平台治理部推出的原创保护平台。

“申请原创的认证审核只需要1至3天,很快。”席林鸿说,对于原创服装设计师来说,精心设计的原创作品希望得到尊重,抄袭之风令人愤恨,抄袭原创的商家往往会利用山寨货把价格压低,直接导致原创商家失去应有的利润空间,让他们失去原创动力。

如今,每一件衣服、每一张图片,从创意手稿阶段,席林鸿都会上传到阿里原创保护平台,系统会自动检测抄袭图片等,他可以快速投诉并获得反馈。

这让席林鸿的外公和母亲感到很神奇。席林鸿的母亲为此特意为儿子照看了一段淘宝店,实操后感慨自己“没赶上好时候”。

与此同时,淘宝的内容型新商家扶持计划通过亿级专项现金红包、内容渠道百亿流量补贴、专属营销活动资源、专属小二服务等,为席林鸿这样的新商家提供助力和服务,让他的店铺在推广、营销、内容等方面更加省心,店铺顺利存活下来,流量、销量持续增长。

保护原创就是保护创新。没有了后顾之忧,席林鸿有更多的时间和资源,和妻子一起设计更多的原创服装。

FragileHeart易碎商店品牌创作的灵感,源自于席林鸿当时看到的一个有关于网络暴力的热搜,攻击现代年轻人心态比较差,玻璃心。但是席林鸿认为玻璃心是一个中性词,想把玻璃心转化成正能量,以衣服为载体去赋予年轻女孩对生活的憧憬,让她们更加自信。

图说:席林鸿和妻子在拍摄店铺的服装照

席林鸿的淘宝店主打快时尚风,在淘宝上,像他这样的商家有三万家,每月有60万新品上市,包括男装、女装、鞋包等,主打“潮、广、快”。

当年ZARA、H&M等国际快时尚品牌进入中国,一度把中国本土品牌逼到墙角,杀手锏就是一个字:快。如今,像席林鸿这样的快时尚商家也能做到任何一个热点事件、任何一个可能的时尚风潮,他们都能及时反应,比如:“后浪”、“奥力给”,任何一个热词刚流传开来,商家立刻会做出相应的商品。

这三万商家,每年总销量是ZARA全世界总销量两倍。

但快时尚品牌在全球都存在抄袭严重的问题。一旦它整体上失去了个性化,更追求个性化的90后和00后显然不会再钟意。从这个角度说,阿里原创保护平台是所有原创快时尚品牌的保护者。

席林鸿说,他未来会将品牌扩大化,会和明星、媒体合作,线下店面进一步铺开,让真正原创的快时尚得到更多年轻人的认可,有朝一日走出国门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