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健康

爱尔眼科陷信任危机,民营医疗第一股难过盈利关

一场医疗风波,将爱尔眼科以及民营医疗行业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速途网1月5日讯(报道: 何煦)12月31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微博:急诊向日葵艾芬)在微博表示,自己在武汉爱尔眼科手术后右眼视网膜脱落。

据她本人讲述,2020年5月艾芬经熟人介绍去武汉爱尔眼科进行白内障手术,累计花费约2.9万元,但术后视力并未好转,继而在2020年10月发现右眼视网膜脱落,接近失明,并认为爱尔眼科在手术前及手术中违背医学诊疗流程,并认为对方摘除自己原本几乎正常的晶状体“没有必要”。

在1月4日的最新回应中,爱尔眼科发布了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称艾芬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对此,艾芬表示并不认可,并表示“我看了爱尔眼科集团的核查报告后的直觉:避重就轻,混淆视听,管理混乱,推卸责任。”

受此事件影响,2021年首个交易日,爱尔眼科开盘即遭遇股价大跌,开盘时,爱尔眼科股价低开5.19%,报71元/股,盘中跌幅一度超过9%,截至收盘报68.22元/股。不仅为爱尔眼科一路高涨的股价当头一棒,也让人们从新开始审视民营医疗是否存在过度商业化的问题。

野蛮生长的“民营医疗第一股”

说到爱尔眼科,素有“民营医疗机构第一股”的称号,自2009年登陆科创板以来,目前已有超过2800亿元的市值,这背后是快速扩张的规模与营收的高速增长。

财报显示,2019年爱尔眼科实现了99.9亿元营收,2020年前三季度爱尔眼科营业收入达85.65亿元,同比增长10.78%。同时,根据爱尔眼科近10年的财务数据,其毛利率长期在44-55%之间。

图片来源:爱尔眼科官方网站

而在规模上,根据爱尔眼科官网信息显示,目前爱尔眼科业务覆盖亚洲、欧洲和北美洲,在中国内地、西班牙和新加坡拥有3家上市公司,眼科医院及中心数量超过600家,内地年门诊量超1000万人次。

然而,爱尔眼科的快速增长却屡遭行业质疑。一方面,爱尔眼科在医疗版图上的快速扩张,虽然让其据点快速开向了大江南北,但各个参差不齐的经营状况,面对爱尔眼科集团对下属医院每年业绩增长30%的考核指标的重压下,难以在医疗质量与盈利之间寻找平衡。

另一方面,爱尔眼科为了维持快速扩张过程中,采用财务技巧和资本运作手法,维持上市公司财务报表的稳定增长。

据业内人士表示,爱尔眼科先成立或者参股了几家产业基金,然后新收购来的眼科医院,业绩并不会立刻并表到上市公司,而是先交给这些产业基金打理。如果并购来的新医院,毛利率稳定了,那么就通过股权运作实现上市公司并表;如果一直不行,会通过产业并购基金将相应的眼科医院出售,从而将影响降到最低。

逐利模式导致投诉不断

对于爱尔眼科来说,上市是一把“双刃剑”。

一方面,有了资本的推动,让爱尔眼科能以披荆斩棘之势快速发展,截至2020年10月,包括收购基金持有医院在内,爱尔眼科在全国各地拥有552家医院和诊所,71家为区域城市中心医院,而在眼科设备方面的投入,甚至比很多综合公立医院的眼科更齐全。

而另一方面,由于上市之后,爱尔眼科要承担股东的利益,因此追求盈利,让报表更为光鲜成为了公司股价持续走高的关键,进而演变成为医疗机构的业绩压力。据了解,爱尔眼科集团对下属医院的考核指标,是业绩增长30%。

因此,商业化气息的愈发浓郁,逐渐让医疗偏离了治病救人的本质。

以白内障治疗为例,作为爱尔眼科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承担了整个机构近20%的营收。在艾芬的描述中,认为爱尔眼科医院做出了错误的治疗方案,在术前没有检查自己的眼底,不必要的摘除了自己原本正常的晶体,而没有去治疗真正有问题的眼底。据了解,在爱尔眼科更换人工晶状体的手术花费需2万元,因此也成为艾芬指责爱尔眼科过度医疗的原因之一。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官网

速途网在黑猫投诉官网上的12条最新投诉中发现,患者投诉内容主要集中于两点,一方面在于医师治疗前后缺乏与患者的有效沟通,服务态度差;另一方面存在“小病大治”的问题,甚至存在与艾芬同样的引导患者进行人工晶体更换手术的投诉。

重市场、轻研究,医疗商业化难过盈利关

随着艾芬与爱尔眼科事件在社交网络中不断发酵,也将民营医院行业“重市场、轻医疗”的现状暴露无疑。

近年来,伴随国家各项社会办医利好政策的密集出台,加之专科、医美行业高毛利率的驱使之下,驱动了民营医疗机构的快速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9年年末全国共有医院3.4万个,其中公立医院1.2万个,数量几乎维持不变,而民营医院2.2万个,一年之中就新增2000家。

由于民营医院在以营利性机构为主导,在自负盈亏的压力之下,营收与效率成为了民营医疗的“生死线”。然而,想要满足患者复杂的治疗需求,亟需机构更为专业的医疗技能,以及更为细致周全的诊疗过程,这与追求效率的“短平快”诊疗流程形成矛盾,在患者权益与自身盈利的权衡之间,民营机构极有可能选择后者。

因此,对于民营医院来说,虽然盈利关乎生死,而如爱尔眼科这样的上市企业,亦要顾及股东利益,但企业的运营,还是要以诚信为本,否则东窗事发,千里之堤将溃于蚁穴。

对于爱尔眼科与艾芬的纠纷,最终的结果仍需要等待具有更高公信力的第三方介入,方能还事件一个本来面貌。但是这次事件使得民众对于民营医院的信任造成的不利影响,恐怕需要行业付出更多的成本来挽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