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数字音乐

“版权卫士”陈鑫创办火花音悦:成为音乐创作者的公仆

  1月21日,中国国际音乐产业大会召开,火花音悦 CEO陈鑫发表了《拒绝廉价,让音乐有尊严地赚钱》的主题演讲,这也是陈鑫在12月5日宣布离职VFineMusic创业后首次出现在大众视野。

  与会期间陈鑫表示,火花音悦以成为音乐创作者的公仆为初心,打造高性价比的版权服务。业务上以音乐作品为SKU,结合艺术性、商业性等进行可视化和聚合,配合产品和技术逐步落地业务,同时表示新公司已完成超四十万首罐头音乐和数千首vocal流行音乐的曲库搭建,资本化的进展也会不久宣布。

  陈鑫曾任蓝港互动(8267.HK)品牌公关总监,至今拥有八年娱领域营销经验,于2019年加入VFineMusic进入音乐行业,以纯粹的服务态度闻名业内。其发起「短视频音乐商业侵权第一案」多次登上微博热搜,入选高校传媒专业研究生课题,引发全民对保护音乐版权的关注。并致力于结合游戏发行模式和互联网企服等模式探索音乐版权商用模式,让消费者都用上喜欢的正版音乐,被业内称为“最懂音乐版权的生意人”。

  以下是演讲内容原文,有删减:

  大家好,我是火花音悦CEO陈鑫,很高兴受国家音乐产业基地的邀请,参加第八届中国国际音乐产业大会。

  今天,我想借此机会谈一谈音乐版权在国内的交易现状。

  中国音乐行业从不缺钱,但音乐授权价格不是过高就是过低,很极端。知名作品往往六位数起步,名气不够的音乐作品在部分交易网站上往往又被随便“贱卖”,在有些平台上,花几百块钱开个年度会员就能无限商用,还有的零售标价,一首歌只要一块钱。

  音乐,是艺术品,也是商品。国内音乐授权行业整体处于比较原始的状态,很多赚到钱的从业者沉溺于蝇头小利,缺乏“服务之心”的开拓者推动行业进化。甚至导致有些音乐人对赚钱要交税都没有概念。

  海外市场音乐版权已充分接受市场洗礼,平台都制定了丰富、详细的标准,主流按场景,比如Audiojungle,有的按照公司规模,比如AM-Licensing,做公播的有的按照店铺面积,比如audiospax,有的按照店铺数,比如Epidemic,等等。

  在国外买正版音乐就和去超市买牛奶差不多,高性价比的costco、大众化的沃尔玛和高端的Target都是你的选择,差异化的品牌和供应链满足不同需求。在国内呢,牛奶渠道同样非常丰富,但音乐的授权就糟糕透了,连一套能够在市场流程运转的价格体系都没有。更别提充分市场化的立体化服务了。

  2019年我思考过,假如想在国内音乐授权市场想多赚1000万,要怎么办呢?可以选择降到50块,卖20万次。比如做廉价产品,99包月随便用。但音乐授权不是成熟的行业,有效客户还比较少,不是说降低完价就像视频网站一样,一天可以多卖几万份。

  其次,廉价卖,赚到钱,然后呢?巨量的后期需要消化,内容、产品、运营很难合理跟上优质的服务。因此,更合理的方式是找到头部客户,通过复合能力帮企业解决授权、制作、采购等音乐相关问题,制定行业的标准。

  对于尚处在早期的服务行业,急功近利地把生意做得太廉价,会丧失提高服务质量的空间,并打消了客户成熟后市场指数增长的活力,这个事情我是拒绝的,对整个音乐行业目前都是有害的。

  我呼吁行业同仁在不伤害音乐授权价格的前提下赚钱,以服务为核心引导市场普及正版。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拥抱正版音乐,创造收入的同时建立阶梯状的服务和价格体系,这样才可以让音乐有尊严的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