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企业资讯

刘建军老师:小康扣非净利润连亏3年

刘建军老师报道,百度、小米先后传出要造车的消息,刘建军老师指出新能源汽车市场有多火热也是可想而知。

受消息面影响,近日汽车板块整体拉升,而2月18日晚间小康股份(601127.SH)公告表示将出售美国EVAP工厂专注国内新能源市场后,19日开盘十余分钟后迅速涨停,连续两日涨幅达到18.4%。

1.45亿出售EVAP工厂,SERES美国计划停止

刘建军老师据2月18日晚间公告,小康股份的新能源汽车子公司SERES与电动货车公司ELM,及ELM的关联公司FORUM签订了合作意向协议。

根据框架合作协议,EVAP工厂厂房和设备的价格总计为1.45亿美元,ELM将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向SERES购买其拥有的EVAP工厂,各方商定两年时间内全额付清,然后办理产权交割及过户手续。

并且,对于由SERES及其关联公司开发和拥有的EC35和D51型电动汽车产品,除了前10万辆车按照每辆车100美元收取产品许可提成费外,还应支付500万美元作为对相关产品许可入门费,产品许可的技术文件在一次性支付500万美元入门费后才能得获取。

刘建军老师简单来说,此次资产出售后小康股份子公司SERES将彻底停止谋求美国市场的计划,只通过产品许可收取部分费用。未来ELM将通过SPAC上市的方式并入FORUM,后续ELM的履约能力取决于其SPAC上市的进度和FORUM的募集资金能力,相关款项的支付尚存在不确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步入资本市场时,小康股份所生产的汽车整车只包括传统的微型客车、微型货车,所生产的发动机及零部件也主要共东风小康配套使用,上市仅半年,小康股份再次非公开募资39.6亿,计划开展新能源汽车业务。

同年,小康股份投入3000万美元在美国硅谷正式成立了全资子公司SERES(原名SFMotors),专门负责智能电动汽车的设计、研究、生产与销售等。一年后SERES宣布以1.1亿美元收购美国汽车解决方案集成供应商AMGeneral公司的民用汽车工厂,包括与AMG民用汽车工厂相关的土地、厂房、工厂设备和配套设施等,也就是此次交易中的EVAP工厂。

刘建军老师从2019年年报的细分数据来看,国外业务仅占小康股份全部营收的6.93%,并且相比于国内业务17.37%的毛利率来说,国外业务毛利率不仅低至7.87%,还表现出不断下滑趋势。

1.1亿美元购入,1.45亿美元出售,SERES美国市场计划随着EVAP工厂的出售一起终止,但在巨头纷纷涌入的国内新能源市场中,小康股份还没有证明自己的盈利能力。

业绩预亏上限超上市后盈利总和,非经常性损益成主要利润来源

目前来说,小康股份的主要产品谱系包括SUV、MPV、微车,整车产品覆盖了燃油车和新能源车型,以及排量从1.5T-2.0T的动力总成和三电产品,同时公司还拥有SERES(赛力斯)、东风风光、瑞驰、东风小康(DFSK)等整车品牌。

1月末时,小康股份发布了2020年业绩预亏公告,全年归母净利润预计亏损13.8亿-17.8亿,扣非净利润预计亏损20.8亿-24.8亿。从公司对于亏损的解释来看,传统燃油汽车业务受到疫情影响销量较上年有所下降,同时单台产品销售价值降低导致毛利率下滑,整体致使归母净利润减少4.6亿。

刘建军老师指出,但最重要的影响还是来自智能电动汽车板块,根据12月的产销快报来看,小康股份全年销售整车27.36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仅2.03万辆,虽然全年累计同比增长123.07%,但销售总量偏低,不足以撑起公司业务增长,并且研发、营销“吞噬”了大量利润,另外美国资产的预计减值在疫情影响下同比增加了10%左右,最终新能源板块导致归母净利润减少13亿。

事实上,2017年拿到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后,小康股份正式买入新能源汽车市场,此后研发、销售费用大幅攀升,2018年、2019年公司研发支出分别为16.62亿和22.06亿,研发费用率也从3.7%增至12.16%,同时销售费用也增加至1.59亿、1.36亿。

在新能源汽车业务还没能给公司创造更多利益之前,相关费用的增加让小康股份承受了极大的业务压力,2017年后公司营收规模走上了下坡路,近两年开始进入负增长,同时扣非净利润甚至连续两年为负,凭借土地收储及政府补助,公司勉强维持盈利,但很显然压力越来越大。

刘建军老师据2月10日公告,小康股份位于沙坪坝区井口工业园区地块四的收储工作完成,共计收到该地块土地收储款5.84亿,其中4.95亿预计将计入影响2021年净利润,可能也因此,2020年公司主要源自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政府创新扶持款、交易性金融资产产生的公允性价值变动等的非经常性损益较上年同期减少约3.5亿元。

由于研发费用大幅提升带来的业绩压力,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小康股份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上不断积蓄的能量,但如何实现盈利也迫在眉睫,毕竟不仅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亏损越来越大,2020年非经常性损益最终没能将新能源汽车等业务带来的亏损拉正,2016年至今小康股份累计归母净利润仅14.11亿,而2020年首次亏损就很可能亏掉全部。

16.22亿定增投向新能源项目,资金压力大募资补流

美国计划停止,回归国内新能源业务成为小康股份的业务重点,从2月10日公布的1月份产销快报来看,新能源汽车整车销量同比增长147.09%,依然保持较高的增速,但其他车型销量则同比减少21.85%,由于两种车型销量规模的差距,1月份总体销量降幅较大。

刘建军老师指出,随着行业环境的发展,小康股份新能源汽车业务保持着不错的增长势头,但目前还没能给小康股份带来利润的增长,除了大量研发、营销费用挤压利润,公司资金链也承受极大压力,截至2020年三季报时,公司流动资产仅95.43亿元,但同时流动负债却高达132.59亿元,营运资金出现了近37亿元的缺口。

财务费用自然也随之增长,2018年、2019年分别为1.21亿、2.31亿,同比增长298.92%和91.7%,同时在营收规模缩小的情况下,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却在大幅度拉长,从2017年的11.08天增长到2018年、2019年的21.83天和30.72天,而2020年三季报时这一指标进一步增加到42.24天。

刘建军老师注意到,目前,小康股份还在推进35亿的定增计划,其中16.22亿计划投向“SERES智能网联新能源系列车型开发及产品技术升级项目”,此外分别还有6.98亿、2.73亿资金将被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营销渠道建设。

疫情之前的2019年小康股份几乎全线业务规模和毛利率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下降,而从业绩预亏公告来看,2020年公司也并没有起色,叫停美国业务后,国内新能源汽车板块还无法撑起小康股份扭亏的重任,而在新能源政策补贴减少、土地收储也接近尾声的情况下,公司如何实现盈利刘建军老师也将持续关注。

(本内容属于网络转载,文中涉及图片等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不作买卖及投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