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教育

学习硬件收入增速超250%,加码智能硬件的网易有道们将如何出圈?

近几年,站在互联网发展新风口的在线教育行业,也带动了教育智能硬件的兴起。

速途网3月2日讯(报道: 王璇)近日,网易有道发布2020年Q4财报与2020财年财报。财报显示,2020财年Q4净收入达11.1亿元,同比增长170%,净亏损收窄至4.48亿元;2020财年网易有道共实现净收入31.7亿元,同比增长143%,公司整体毛利率达45.9%。

图源: 2020Q4网易有道财报

凭借“有道词典”这一翻译软件的流量积累,网易有道于2014年入局教育行业,彼时除了新东方、好未来等老牌教育厂商,还有猿辅导、作业帮等新兴教育厂商出现。

与其他家教育厂商发展模式不同,入局并不算早的网易有道,在发力课程与服务之外,还推出了“烧钱”的智能硬件产品,这一坚持是否取得了理想的成效呢? 

硬件成网易有道的第二大营收来源 

早在2017年,网易有道就凭借一款“有道翻译蛋”杀进智能硬件市场,之后陆续推出有道词典笔、口袋打印机等智能学习硬件产品,以原有APP为依托,结合平台的技术与算法,为有道精品课程导流。

直到2019年,网易有道在纽交所上市后,与同年8月推出的“有道词典笔2”,凭借查词速度的提升、高性价比,成为爆款产品。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Q4的销量达超过十万,且学习硬件产品在2019全年实现1.52亿元营收,同比增长396%。 

图源“网易有道”官方微博

趁热打铁,去年10月,网易有道推出了“有道词典笔3”,其具备的“超快点查”及“互动点读”两大功能创新,首次实现了绘本点读的可视化交互。

财报显示,学习产品的净收入2.37亿元,同比增长253.8%,主要由有道词典笔销量增长所致,毛利率从2019年同期的26.7%增长至39.5%。 除了智能硬件外,网易有道在线课程的增长也颇为强劲,季度内实现销售额11.19亿元,同比增长222.8%,其中有道精品课销售额10.36亿元,同比增长268.8%。

作为主要增长引擎,有道精品课K12业务销售额再创新高,达7.67亿元,同比增长354.6%;正价课付费人次达65.92万人,同比增长309.2%。 据了解,这得益于有道精品课去年提出的“聚焦中学”战略,在持续深耕教学内容的同时,发力精细化教学。基于一直以来在初高中方面的业务优势,有道精品课高中学段通过搭建分层教学体系来满足学生的多样化需求,不断完善师训体系。

为扩大服务能力,有道精品课Q4还新增了42名主讲老师,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共计214名主讲老师,辅导老师数量则增至3786名。此外,去年3月,网易有道还投资了服务中学生的有声化知识学习平台分贝工场。

看来,依托智能硬件,聚焦明星课程产品,打造符合中学教学应用场景的有声化学习服务,“硬件+内容+服务”开始成为网易有道发展的商业模式。 对此,网易有道CEO 周枫的解读更为深刻,他表示:“有时用户需要课程,有时用户需要硬件,这两个中间可以有平行上互相推动的关系。注重怎么把技术、内容和整个供应链相结合,这和做教育的底层逻辑是相通的。”

 聚焦智能硬件行业,教育厂商们“各出奇招”

据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教育智能硬件报告》显示,预计至2022年K12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达570亿。

疫情的影响加速用户对于教育智能硬件产品的需求,另一方面,考虑到营销“烧钱”导致的厂商获客成本承压,急需找寻新的流量入口,众多创业团队、互联网大厂纷纷入局教育智能硬件行业,推出不少像儿童智能手表等可穿戴智能设备、词典笔、学习机等C端产品。 说起教育智能硬件,最先能追溯到以OPPO、读书郎为代表的硬件厂商“老大哥”,旗下的复读机、点读机等产品畅销一时,伴随着人工智能、AI等技术的升级,以百度旗下AI智能学习机、科大讯飞学习机等新兴教育智能硬件问世。

让我们看到,当下的教育智能硬件不仅仅具备“工具”这一单一的属性,随着在线教育场景化,智能硬件开始期望从某一个点切入,来解决实际场景中的痛点需求。 纵观在线教育行业,经过风头正劲的2020,“下沉”、“OMO教育模式”开始成为未来发展的关键词,但OMO模式自2019年在教育行业爆火后,截至目前仍未能有一家能将这一模式跑出来,可见教育OMO知难行易。

因此,智能硬件要想获得广泛青睐,率先跑出OMO教育发展模式,也成为摆在教育厂商面前的一道坎。 现目前,各家不禁使出浑身解数来试图解锁“内容+硬件”的教育场景,以作业帮、字节跳动为代表的厂商们,则尝试借助硬件从差异化细分场景切入。

去年9月,作业帮选择了“手抄错题”与“辅导作业”两大痛点为切入口,推出错题打印机“喵喵机”,还邀请“流量小生”黄明昊做代言。一个月后,字节跳动宣布成立“大力教育”品牌,还发布了大力硬件作业灯,瞄准“家庭辅导”场景,结合智能系统,通过“智能双摄”,帮助父母更好地完成家庭教育。 像今年年初新成立的教育品牌——遍知教育,是一家整合了原有的爱奇艺知识、爱奇艺教育、电视果、萌状元成立的独立品牌,则希望借助硬件来构建全新的商业模式。

据了解,遍知教育希望通过打造在线教育内容分发和运营平台,集结海量的eKOL(个人名师)、eMCN(教育MCN)、教育机构与用户,依托技术赋能与运营来打造D2C的新商业模式,试图解决在线教育行业目前获客成本高、“供-需-链”效率低等问题。 对于发力智能硬件的教育厂商来说,去思考硬件之外的服务需求、场景需求方是正解。但就目前的市面上的智能硬件来说,在智能的体验方面感受较差,远远没有达到用户的需求。

教育厂商只有牢牢构筑起核心技术的竞争壁垒,才能在众多硬件产品中脱颖而出,帮助开拓厂商开拓新的变现渠道。从长远来看,教育终要回归“教书育人”的本质,归根结底,决定教育智能硬件天花板的,依然还是内容生态与教育服务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