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消费

那些返乡接棒“务农”的年轻人,新电商滋养下乡村振兴

编者按:近几年,“年轻人回乡创业”成为了公众热议的话题,乡村振兴、政策惠及等多重因素,改变了“农村没工作”这一根深蒂固的想法。数据显示,2020年返乡入乡创业创新人员就达1010万人,带动农村新增就业岗位超过1000万。而“乡村振兴”的核心正是“人才振兴”,那些返乡接棒“务农”的年轻人正在扮演乡村振兴的布道师。

速途网3月5日讯(报道: 李楠)2021年2月25日16时,国家乡村振兴局在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正式挂牌,而这里以前的名称“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成为了历史。招牌的转换,让外界看到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也让我们感受到现在已经在全面实施乡村振兴,奔向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上了。

自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发布以来,一场所有人参与的协力奔跑的发令枪就已打响,消费者、农户、院士、新电商、零售等农产品上行全链条的关键节点开始集体发力,让外界看到这场脱贫攻坚战的中国速度。

1.

1992年出生的王雄在上大学时就开始尝试创业赚钱,校园物流批发以及销售考研教材是他当时所涉猎的项目。

大学毕业后,王雄对创业依然抱有兴趣,他选择了批发水果转售的方式谋生,但第一个月就亏损了50万元,这次亏损并没有让他放弃,反而让他认识到,应该去原产地采购,于是他将目光瞄准了石林的人参果。

“因为了解到拼多多对农产品的扶持政策有很多,于是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把它放到拼多多上去试卖”,王雄说到,一次简单的尝试让王雄尝到了甜头,两周后他的店铺人参果日销量已经达到了5000单,每天卖出近20吨。此后,很多商家纷纷在拼多多售卖人参果,仅2018年一年就卖出了石林县西街口镇近二分之一的人参果。

线上聚集的消费需求,也延伸到了线下,外地客商纷纷来到石林采购人参果,推动人参果价格持续上涨,人参果也摇身一变成为了网红水果。3年的时间,云南人参果种植面积从1万亩扩大到近20万亩,成为了一个价值数十亿元的富民产业。

因为人参果以及物流等业务,王雄的生意规模在2019年达到了3亿。王雄创业的成功,也作用于云南的种植户们。人参果每公斤价格从0.5元上涨至4公斤的过程,同样也是人参果农们“翻身”的过程。

受拼多多的带动,人参果在2016年已经超过玉米、菊花等成为云南东部地区最赚钱的农作物品种。而陆良县召夸镇的村民王乔先在2019年改种人参果后,20亩地的收入从1.6万跃升至18万元。

“人参果成为真正的富民产业,今年年初,石林西街口镇镇政府一口气批准了60多户村民盖楼房,当地人现在说话的口气都不一样了”,昆明市农科院生物所所长张丽芳看到人参果种植致富后深有感触。陆良县更是在高速公路边竖起“云南陆良——中国人参果之乡”的巨幅招牌。

可以看到,新电商平台让创业者的一次小尝试得到了大大的回报,也为云南吹响了人参果种植的号角,人参果农也因此盖起来楼房。新电商拼多多没有辜负年轻创业者的期待,真正改变了云南当地的农产品结构,而小小的人参果不仅成为了年轻人致富的一颗种子,更成为了人参果农们盖新房的一块砖一片瓦。

2.

激励年轻人返乡的,不仅仅是心中小小的创业梦,这届年轻人们更是政策鼓励下的长期主义者。

2013年以来,四川多次出台支持返乡下乡创业的政策措施,2018年出台的《促进返乡下乡创业二十二条措施》更是鼓励建立返乡下乡创业农村电子商务服务平台。何爽、杨添财、肖杰等便是“新农人”的代表,这些90后四川青年正在借助电商平台将当地的特色农产品销往全国。

头顶“空姐”的光环,24岁的何爽是“全村的骄傲”,但她却在2017年离开了东方航空,回到大凉山成为了“石榴姐”。

“虽然空姐是一份很体面的工作,但我更希望能有自己的事业”,抱着这样的理想,何爽在电商平台开始卖石榴,而她所在的会理县也在同期出台了措施鼓励种植户、合作社销售农产品。

电商对于农产品销售的刺激,改变了大凉山原本的销售模式。以前,会理的石榴需要大货车运出,然后进入全国的批发市场,而如今随着物流能力的不断补足,众多农产品的销路更加通畅了。

身在蒲江的杨添财就是受益者,患有肌肉萎缩的他在2018年与朋友成立了“一起走吧”残疾人品牌,并入驻蒲江电商孵化园。新电商基础设施的完善,让杨添财在学习3个月电商运营后,一头扎入了拼多多。

2019年,“一起走吧”店铺全年销售额达到了1.2亿元,杨添财也因此拿到了“第十一届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称号。目前,蒲江的物流能力超过800公里,冷库也已经有13万吨容量了。

毕业于四川理工学院生物工程专业的肖杰也在家乡村支书的鼓舞下选择返回会理县城南街道五官村自主创业,通过种植李子树、修建鱼塘以及牛羊圈舍,2019年肖杰的网店GMV也达到了300万元。

目前,会理县当地注册的电商企业已经超过110家,其中有10家年销售额超千万。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丰收节期间,何爽与杨添财在拼多多直播间的销售额均超过了100万元。

如果说,不死的创业心是这些年轻人心中的一粒种子,那么政策的支持则是这颗种子在发芽生长中最重要的养分,它滋养着四川各地农产品广为人知,也让这些回到乡村的新农人拥有自己实实在在的事业,而拼多多等新电商平台的出现,则让这颗种子拥有广阔的生长空间,让政策的效能得以最大发挥。

3.

90后有创业心,吃得透政策,80后返乡创业成功离不开“认真”二字。

从小在广西玉林长大的庞志玉2016年回到了家乡卖百香果,拼凑来的2万元启动资金每一分都有的放矢。当然,也由于没钱请人,收货、分装、打包等都需要他自己来搞定。

1988年出生的他,每天的工作时间接近18个小时,查看百香果成色,筛选打包,联系收果等工作贯穿了他的一天。正是这样的坚持,让庞志玉的拼多多店铺收藏人数超40万,日订单量稳定在4000单以上,销售额也超过了7000万元。

在拼多多开始售卖的那段时间,玉林百香果的瞬间引爆还是让庞志玉措手不及,日订单量没多久便从200攀升至1000,这让庞志玉开始扩充团队并高价购买设备。

庞志玉并不是只关注自己店铺的生意人,他还很会解决果农遇到的问题。有时他会亲自与果农一起挑选百香果,对于品相不好的果子他也会帮忙处理,特别是行情不好时,他还是会以平日的好价收购,庞志玉对于品质的事必躬亲甚至让果农可以拒绝别家的高价收购。

百香果的成功,也让庞志玉的名气大增,很多人都找到他希望得到致富之道,他也毫无保留地将在拼多多的开店心得分享给大家。

“拼多多‘拼团式’的购物模式,能使订单在相同需求的人群中快速聚焦,而微信里直接下单和付款,大大简化了整个购物流程。”有的时候,长篇大论不一定那么好“吸收”,而朴实简单的话语,却总是让人茅塞顿开。

庞志玉的努力,新电商拼多多自然看在眼里。目前,庞志玉的店铺已经成为“多多果园”中百香果的指定供应商之一,消费者在“多多果园”领取百香果种子,每天虚拟浇水施肥,便能收获真实的百香果。

在拼多多等电商的助力下,玉林的百香果成为了全国闻名的水果。数据显示,玉林百香果种植面积达到6666公顷,从业人数近5万人,玉林的百香果线上销量占全网总销量的七成以上。当地的种植户收成好时每亩地净收益在8000元以上,百香果产业直接带动了当地村民大幅增收。

可以说,在乡村中正是出现了像庞志玉这样认真的年轻人,果农才真正找到生活中的好帮手,而拼多多等新电商快速聚集的农产品需求,让庞志玉们敢于扩张并看见成功,让果农们相信百香果也能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富足。

4.

如今,年轻人回乡已经没有了“拦路虎”,更多的是机会,让家乡人摆脱贫困的机会,为自己成就一番事业的机会,让全国人民了解家乡的机会。

实际上,年轻人已经不再是乡村振兴的全部力量,众多的院士也走入了田间地头,联合新电商开设扶贫培训班,帮助农民拓展销售渠道、培养品牌思维。

喊出“把论文写在大地上”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朱有勇便是其中之一,2015年朱有勇就来到了澜沧,在当地戴着草帽、穿着军训胶鞋挖土豆成为了他的日常,他不遗余力地推介澜沧土豆,甚至带到了全国两会。

在澜沧的时间越长,朱有勇对当地的了解就越深刻。他发现,教会拉祜族农民种植和收获土豆还远远不够,市场和品牌方面理解的欠缺,让这么好的土豆仍然拥有很大的销售空间。

于是,朱有勇联合拼多多讲师向当地农民讲解如何开店、提高店铺运营效率等电商知识,他还出现在拼多多的直播间里向几十万网友卖力推荐,一次直播25万吨的土豆销售一空。

朱有勇的事迹被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国家乡村振兴局联合制作的八集脱贫攻坚政论专题片《摆脱贫困》所记录,这一集的主题叫做《家国情怀》。

新电商培训班还走入澜沧之外的地区,甘肃陇南也从中受益。在当地,拔地而起的5G基站、中国邮政新开的服务点与政府送来的设备让电商与直播变得可能,进而让村庄展现出商业活力,当地的贫困户也因此增收脱贫。

“农村电商的兴起,降低了农产品进入市场的门槛,也为许多贫困地区拓展出脱贫攻坚的新渠道”,《摆脱贫困》专题片中这样评价农村电商。

5.

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我们看到的是基础设施让广袤的大地发出了点点星光,而像拼多多这样的新电商则是星光点亮的天空,无数新农人在这片天空下散发着热量,而这股源源不断的暖流守护着脱贫攻坚的胜利果实。

其实,拼多多等新电商并非仅仅将农产品上行的路打通,还通过一系列动作将路拓宽,并为农产品上行的“列车”注入更加强劲的燃料。直白地说,拼多多希望从人才、产业利益上实现全面地造血式助农。

拿拼多多举例来说,它深入推进“人才本地化、产业本地化、利益本地化”策略,因地制宜、因时施策,通过“培育致富带头人+探索科技扶贫应用+创新产业扶贫产品”的完整体系,最终要实现的结果就是脱贫模式的规模化以及可持续。而对于乡村来说,脱贫没有终点,守住胜利果实,本就需要坚持长期主义的合作伙伴,现在来看,拼多多确实是乡村的好搭档。

此外,拼多多在2018年还成立了“多多大学”,致力于帮助商家更好成长,设计匹配的内容与培训体系。“多多大学”为新农人提供了可以快速“消化”的课程,不仅仅提供“新农具”,还提供使用说明书,甚至共同参与更新迭代。目前,“多多大学”新农人的线下课程已经覆盖21个省份,培育本地学员6700多名,直接引导店铺超过3900家。平台的线上课程,累计触达49万扶贫产业经营者,覆盖全国所有的贫困地区。

拼多多的管理层同样多次公开发声,让乡村感受拼多多在振兴上的决心。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拼多多首席执行官陈磊表示,将继续投资于用户,并将持续专注于对农业价值链的投资,继续将提升农产品上行效率作为核心战略。

没多久,拼多多董事长黄峥又在内部讲话提出,拼多多要在农业领域继续做大量重投入和深度创新。

在不久前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拼多多更是获颁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而此次只有三家互联网企业获此最高规格的集体表彰。

“拼多多2020年农产品订单的GMV超过人民币2700亿元,同比涨超100%”。说完这些,我们回看上边这组数据,也就能够明白拼多多为什么能够取得如此的成绩了。

6.

“目前来看,脱贫攻坚成果巩固拓展、防止返贫是当前国家乡村振兴局重要工作”,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王晓毅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是的,当年轻人返乡接棒“务农”,帮助家乡摆脱贫困,让乡里乡亲翻盖新房,如何巩固拓展、防止返贫也是摆在这群年轻人面前的问题,但好在现在拥有拼多多这样愿意扎根于乡村的新电商,为这群年轻人提供能够玩得转、玩得好的辅助工具,让这些年轻人留下时代的烙印。

几年之后,我们再看乡村振兴,这群返乡接棒的具有拓荒精神的“常青藤”,这些年出台的种种引导政策,以及拼多多等新电商撒下的“学习种子”,都将留在人们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