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

盛大网络CEO陈天桥再次飞跃:战略家的新棋局

  “我们正站在新边疆的边缘,充满未知的机会和风险,这将不是一系列承诺,而是一系列挑战。”这是美国总统肯尼迪1960年的竞选口号。

  40年后,太平洋彼岸的中国上海黄浦江畔,盛大网络董事长兼CEO陈天桥用50万元人民币创立盛大,五年后其个人财富暴涨至150亿人民币,被称为中国新经济时代的财富传奇。

  而在21世纪第一个10年即将结束时,他决定为盛大拓展新边疆:社交网络和移动互联网。前方是未知的风险和挑战,这一次,陈天桥是否能够实现从英雄到王者的飞跃?

  1999年年底,以优异成绩从复旦大学提前一年毕业的陈天桥,此时刚刚离开工作四年的陆家嘴集团。在上海浦东一间不足10平米的小屋里,日后庞大的盛大帝国此刻从这里诞生,成立短短数月,盛大便积累了100万注册用户,员工数目上升到50人,2000年1月,获得中华网300万美元的风投注资。21世纪第一年,盛大似乎开了个好头。

  2001年,网络泡沫散去,中华网撤资,盛大几乎每一天都有可能死去。那一刹那,陈天桥和盛大似乎感受到死神的呼吸。

  裁员——陈天桥让盛大缩水至20人。原先四个事业部:漫画、动画工作室,杂志,游戏,周边产品,这里包含了陈天桥对打造中国的娱乐王国迪士尼的梦想,但是,实现每个梦想都需要资金,此时,只剩30万美元的他,必须做出选择,最终砍掉了三个事业部,只剩下游戏。

  后面的故事常常被奉为传奇。紧握最后家底的陈天桥背水一战,2001年6月,盛大以30万美元版权费和27%的分成,获得韩国游戏《传奇》的运营权。但是,服务器、网络、人员都需要钱,彼时的盛大最多够维持一个月。在外人看来,陈天桥此刻简直是在赌博。但是,陈自己则认为,每一个决策都有赌博的成分,不同之处在于是否经过缜密的分析,而他已经决定带领盛大专注游戏,方向定好了,现在所做的,只是在把握前进的节奏。

  《传奇》在第一个月实现赢利,陈天桥赌赢了。2001年的游戏市场还是日本、台湾游戏的天下,而新进者姿态的盛大以惊人的速度扩张,一年半时间,攻城略地般占领65%的市场份额。

  之后,陈天桥开始顺风顺水,2004年5月,盛大在纳斯达克上市,陈的个人资产达到50亿人民币,那时常常被称为盛大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截至当年7月,盛大成为市值排名第二的中国互联网企业。

  有人将陈天桥比作战略家,并如此总结他的战略逻辑:看准市场时机,快速推出产品卡位市场,继而慢慢蚕食到最终通吃产业链。

  被称为中国网游带头大哥的他并没有停止转型的脚步,2005年,陈天桥宣布将包括《传奇》在内的几乎所有网游产品由时间收费模式改为道具收费模式。陈天桥此举被认为“提升了国内运营商在代理海外网游中的话语权,涌现出第一波愿意为中国改变内容的韩国厂商。”受到业内同行赞同。

  但是,就是如此一位善于商业模式创新的战略家,也有不愿意被人揭开的旧伤疤,对于陈天桥,那就是盛大盒子。

  即将告别21世纪第一个十年,打开陈天桥的“新盒子”,基于游戏、内容和娱乐服务等不同的业务线中,已拥有以传奇系列、龙之谷为代表的大型多人角色扮演类(MMORPG)游戏、边锋棋牌类休闲游戏、Flash小游戏运营平台Mochimedia、视频网站酷六、拥有起点中文、红袖添香、榕树下在内的七家文学网站四家出版社的盛大文学,以及影视娱乐方面的盛大影视、盛大无线音乐。

  陈的战线还在拉长,这位战略家在2010年推出的锦书Bambook、“盛大版Facebook”糖果网,甚至在移动互联网细分领域的LBS位置服务也推出“盛大版Foursquare”切客网。

  这是否意味着,下一个十年盛大会在新边疆的再次爆发?正如肯尼迪所言,未来充满未知的机会和风险——时间将验证陈天桥的战略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