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人工智能

七岁商汤的坚持与守望

上周五,商汤官方微信号发布了一篇庆祝商汤成立7周年的推文。老冀不禁感慨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商汤已从一支小团队长成为五千多人的企业。回顾过去这段生机勃勃的人工智能发展期,AI大步从实验室走出来,深入到各行各业中去,逐渐从创新体验演变成各领域智能化转型的刚需,有成功,有失败,有期待,也有质疑……

2014年,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的一支研究团队发布了名为DeepID的人脸识别算法,在 LFW 数据库上准确率高达 99.15 %,首次超过了人眼识别能力,在AI学术界引起轰动。

几个月之后,这支研究团队核心成员创办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名为:商汤科技。

七年之后,可能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这家公司能够成长到今天这个样子。

2021年8月,商汤科技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招股书中引用知名市场调研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的统计,按照收入来计算,商汤已经是2020年亚洲最大的AI软件公司。

截至到2021年上半年,商汤软件平台的客户数量超过2400家,包括超过250家《财富》500强企业及上市公司、119个城市、超过30家汽车企业。此外,商汤的软件还应用到超过4.5亿部手机和200多款手机应用程序当中。

不过,商汤依然处于亏损状态,扣除“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股权激励”等因素成本,商汤2018年-2021年上半年调整后亏损28.6亿元。

如今,如同此前人类发明的轮子、三桅杆帆船、蒸汽机、汽车、电脑、互联网等技术,AI已经被称为人类有史以来的第26种通用目的技术(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y,GPT),引来各大科技巨头和众多创业公司争相折枝,AI行业似乎有陷入内卷的趋势。此时,正在迎来“七年之痒”的商汤,是否还能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

下面,老冀就从三个方面,谈谈对这家从实验室走出来的创业公司的观察。

AI大装置,是人工智能从“专用”到“通用”的抓手?

“有多少智能,就有多少人工。”过去这几年,这句话已经成为很多AI从业者的梦魇。从动用成千上万的人工做数据标注,到为每一个项目配备数以百计的算法工程师,把很多所谓的AI软件公司做成了人力密集产业,从而陷入无法实现规模盈利的泥潭。

既然AI被称为“通用目的技术”,为什么不能开发出一种通用的AI技术解决方案,解决我们工作和生活中各种各样的难题?例如,在智慧城市当中,只需要一套AI技术,既能够解决刷脸支付这种高频的应用场景,也能够应对防火、防汛这种可能一年只有几次的需求?

脱胎于学术实验室的商汤,在技术发展方向的把握上有着非常灵敏的嗅觉,很早就开始了这方面研发,并且从AI的三要素(大数据、算法、算力)同时发力。

2016年,商汤开始挑战大参数模型,并将SenseNet人工神经网络做到了1000多层。而随着模型参数越来越大,算力又出现了瓶颈。

从公司创立伊始,商汤就选择自主研发深度学习平台、筹建算力中心,其发展多年陆续在全国主要区域建设了20多个超算集群,服务于算法生产和训练。目前,位于上海临港、投资56亿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计算与赋能平台(AIDC)正在加紧建设之中,预计2022年初投入使用,设计算力为每秒3.74百亿亿次浮点运算,或将会成为亚洲最大的超算中心之一。

在大数据、算法和算力三个层面都取得阶段性布局之后,商汤的新型人工智能基础设施——SenseCore AI大装置顺势浮出水面,有外界称其为人工智能领域的“粒子对撞机”,能够对海量数据进行拆解和碰撞,深入挖掘潜在价值,打破认知和应用的边界。

SenseCore,代表了商汤过去7年对打磨底层技术的一种把握。

SenseCore建立在大规模超算、海量数据处理及数据脱敏技术、开发人员的共享平台及生产工具三大支柱之上,能够对最新的超大人工智能模型实施训练,以实现其高性能及高准确性;还能够低成本生产特定场景人工智能模型,实现模型升级的规模经济;此外,SenseCore还拥有行业领先的自动机器学习技术。

通过使用SenseCore赋能人工智能模型生产的全流程,相较于行业需耗时数周,商汤的研发及工程团队能够将开发时长缩短至数小时。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商汤研发人员每人年均生产的商用模型数量从0.44提高到3.45并继续提高到了5.24个。到2021年上半年,商汤开发超过22000个用于不同应用的商用人工智能模型,涉及多个垂直行业。

有意思的是,商汤在通用AI上的探索,也与国际同行不谋而合。2020年5月,OpenAI推出1750亿参数的GPT-3,其使用了几乎所有来自互联网的可用数据进行训练,成为迄今为止最好的自然语言处理模型。更关键的是,GPT-3证明了扩展文本量(数据)、参数扩展(模型大小)以及训练计算量的增加,都将更准确地完成小样本自然语言处理任务。2021年1月,谷歌推出16000亿参数大模型Switch Transformer;由此,大模型的参数量进入了万亿时代。

不过,至少从目前来看,“通用AI”仍然还不能实现完全的通用。以号称打造通用自然语言处理模型的OpenAI来说,虽然英文写作能力已经很强,但是中文就差了不少;虽然已经能够自动编写代码,但是离真正的程序员高手还有不小的差距。同样道理,商汤的“大装置”能否做到足够的“通用”,也需要时间去打磨和实践去检验。

AI商业化提速,赋能百业的梦想落地仍需时日

如果说在打造技术平台方面,商汤与国际同行处于同一水平的话;基于中国更加优良的AI应用环境,在将AI应用到各个行业、机构、企业的赛跑中,中国的AI企业也许已经跑到了国际同行的前面。

目前,即使是在全亚洲,也只有商汤这么一家AI软件公司,能够同时推出针对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智能汽车四大领域的平台和解决方案。

在智慧城市领域,在SenseCore AI大装置的支撑下,商汤推出了SenseFoundry(商汤方舟城市开放平台),内含14000多个人工智能模型,可将城市视觉信息实时转化成运营洞察、事件警报及管理行动,能够用于对公共设施状况的检测、追踪自然灾害影响等场景中。城市方舟促进了城市管理由人力密集型向人机交互型、由经验导向型向数据驱动型、由被动处置型向主动发现型的转变,已成为数字城市运营的操作系统,提高与改善城市的安全性、效率、便利性及环境质量。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汤的城市方舟已在国内外119个城市部署。

基于SenseFoundry,商汤在上海市长宁区江苏路街道率先试点AI+一网统管,开发了“智能巡屏”等功能,构建多场景、一站式AI城市治理解决方案,实现了AI研判处置全闭环管理,有效解决了暴露垃圾识别、共享单车乱堆放等城市痛点问题,提升了城市管理效能。

除智慧城市外,在重兵投入的智慧商业、智慧生活和智能汽车领域,商汤也取得了一些比较实际的进展。

面向智慧商业的SenseFoundry-Enterprise商汤方舟企业开放平台在约6000个客户站点部署,加速企业数字化转型。

例如,去年年底,商汤与迅达电梯合作,共同打造自动扶梯安全智能响应系统。基于AI技术的自动扶梯安全智能响应系统,可提供覆盖自动扶梯入口、扶梯区域和扶梯出口的全场景安全管理辅助。具体就是,在扶梯入口处,系统通过智能化检测,可对乘客使用婴儿车、大件行李和轮椅上梯等安全隐患行为进行语音劝阻;而一旦发现有乘客摔倒,系统可及时告警以便停梯,或对逆行等不安全行为进行实时提示;如果系统检测到扶梯区域内无乘客,还可通知工作人员进行远程停梯,这样一来,运营成本和安全隐患都有了比较明显的降低。

有了SenseCore商汤AI大装置这个基础设施和四大领域的软件平台和解决方案,商汤似乎已经具备了赋能千行百业的能力。

以2020年中国市场计算机视觉软件相关收入计算,商汤在企业应用、城市管理应用领域均排名第一,在消费者应用领域排名第二,在自动驾驶技术以及与中国及全球汽车公司合作方面与同行相比具有领先能力。综合来看,2020年商汤在中国计算机视觉软件的市场份额为11%,不仅名列榜首,还远远超出第二名的6%。

而在反映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毛利率这个指标上,商汤表现同样也不错。引用商汤招股书中的数据,2018-2020年,商汤的毛利率分别是56.5%、56.8%、70.6%,而到了2021年上半年,毛利率进一步提升到73%。

从以上这些业绩指标能够看出,商汤的发展已进入快车道。不过,这还并不意味着人工智能就此一往无前,AI产业大爆发指日可待。人工智能依然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商汤作为其中的重要探索者,在把握这个时代机遇的同时,也必然承担着大量的验证成本、商务成本、沟通成本等,这是在技术投入之外,更需要耗费时间和资金的挑战。此外,行业领先者往往还需要承担起打通各行各业对AI理解和认知的责任,人工智能要想实现真正的规模化商用,群体认同至关重要。

聚拢顶级人才,重仓原创,商汤的“长线未来”何去何从

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商汤在研发上的投入分别达到了8.5亿元、19.2亿元、24.5亿元及17.7亿元,总计69.9亿元。

截至2021年上半年,商汤共有40名教授引领研发工作,并拥有逾5000名各类雇员,其中约三分之二为科学家及工程师。脉脉人才大数据显示,商汤是2021年AI人才吸引力最强的AI企业之一。

众多优秀人才的加入,对原创和前沿技术研究的坚持,让商汤自成立以来在各项全球竞赛中累计获得70多项冠军,发表600多篇顶级学术论文,并拥有8000多项人工智能专利及专利申请。全球知名知识产权媒体IPRDaily公布的2020年全球计算机视觉专利排名中,商汤科技专利申请书居全球第10,中国第3。在刚刚结束的ICCV 2021(国际计算机视觉大会)上,商汤科技及联合实验室共有50篇论文入选ICCV2021, 同时在MFR、LPCV等多项重要竞赛中夺冠。

从商汤,老冀不禁联想到了原创研发的圣域——贝尔实验室。这家位于美国新泽西州茉莉山的实验室,曾经是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实验室。从这里诞生了晶体管、激光器、太阳能电池等许多促进了人类进步的重大发明,共有有效专利 29190 项,出版物和会议论文400多篇。

贝尔实验室与大多数实验室不一样的是:坚定地追求研发的原创性;独具特色的人才吸引力;高效的产学研用循环机制……凭借这些“与众不同”,贝尔实验室在近100年时间里,贡献了许许多多改变人类未来的原创科研成就。

在AI时代,有着“坚持原创”、“学院派”、“赋能百业”标签的商汤科技,是否也能够如贝尔实验室一般,成长为改变人类未来的创新力量,践行其“让AI引领人类进步”的使命,真正突破边界?商汤的“长线未来”将何去何从,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