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网景联合创始人安德森:从浏览器之父到点金之手

  在Facebook在全球的关注度不可能更热的时候,人们或许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幕后角色的存在。

  在进入Facebook的董事会之前,马克·安德森(MarcAndreessen)长期被一个光环笼罩着:网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这间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的问世,被认作拉开了互联网时代的序幕——那款著名的马赛克浏览器一度占据了市场上90%以上的份额。网景公司令安德森一役成名,他登上了这一年《时代》周刊的封面。

  尽管随后,在和微软旷日持久的“浏览器大战”中,网景最终败下阵来,但他并没有就此成为一个悲剧性人物。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安德森不仅没有停歇创业的脚步,更转身成为一个出色的风险投资家,善于在众多明星项目的幼年时期将其捕获。

  或许经历过失利的磨砺,安德森更能懂得新创公司中那些年轻、经验不足、只会大呼小叫的创业者,在这个残酷的商业世界里,将会面临哪些未知的挑战。Facebook的COOSherylSandberg曾谈论过安德森之所以能够成为扎克伯格的导师,因为“他不仅经历过互联网的黄金期和衰退期,而且因为创办过网景的特殊经历,他非常懂得如何对付一个更大、更强的竞争对手。这对于Facebook尤为重要”。

  如今,除了进入Facebook的董事会之外,安德森还拥有互联网领域最受追捧的Twitter、Skype、eBay、惠普等一系列公司的董事会席位。

  在硅谷最杰出的投资人名单中,约翰·杜尔(JohnDoerr)投资了Intuit和亚马逊,如今专注于绿色投资;迈克尔·莫瑞茨 (MikeMoritz)则作为Google和Yahoo的强力背书者;维诺德·科斯拉(VinodKhosla),升阳微系统联合创始人,曾掀起了硅谷的清洁能源浪潮……这一次,轮到安德森上场了,这位曾经创立网景公司的人渴望资助下一个网景。

  2009年,安德森和他的老搭档、44岁的本·霍洛维茨(BenHorowitz),共同成立了风险投资公司安德森-霍罗维茨(AndreessenHorowitz)。尽管基金成立时,整个经济依然处于危机的阴霾之下,但依然募集到3亿美金,一跃成为了硅谷著名的沙丘路(SandHillRoad)上最新鲜热门的风投公司。

  正像他对外所解释的,创立投资公司的机会更重要的来源于时局的变化:与20年前现代风险资本结构形成时相比,技术和软件的革命性变化,已将创立公司的成本降低了100多倍。也就是说,上世纪 80年代末,公司开发出产品需要 2000万美元,而现在只需 20万美元。

  网景时期的同事,后来多数成为这间投资公司的核心力量。仅仅一年间,安德森的基金已经先后投资了超过28个项目,其中包括将2000万美金投向硅谷现在最热门的公司之一Foursquare(目前估值1亿美金),可谓名副其实的 “超级投手”。2009年11月,安德森和霍洛维茨又宣布完成了第二轮融资,高达6.5亿万。

  他会成为下一个优秀的技术投资者吗?eBay的CEO 约翰·唐纳荷(JohnDonahoe)曾称赞他是个“极好的倾听者”,而且“拥有与生俱来的好奇心,能推进大公司更快进行创新”。即便是一贯对媒体沉默的银行家FrankQuattrone也坦承,“没有一个VC或PE的投资人,能像安德森这样,拥有着这般从内部人观察问题的多元视角”。

  2008年,安德森曾公开谈论,相比当年,互联网行业内的IPO实在太少了。他认为,当越来越少的公司公开募集资本,而采取并购或回购股票的策略时,普通投资者为公司成长下注的机会,就会相应减少。现在来看,安德森成立投资公司,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正是竭力推动硅谷重返1990年代的沸腾岁月——让资本自由流动,令硅谷的创业者们实现梦想。

  投资法则

  在面向斯坦福大学学生的一段演讲中,安德森分享了他的投资法则。他认为,首先要选择一个具有巨大市场潜力的行业,同时拥有一个10倍优秀于普通解决方案的产品,以及一个杰出的团队。“即使产品这点能打折扣,其他两条腿必须站得足够坚实,才能做好迎接各种机会的心理准备”。

  在接受《连线》杂志的访问时,安德森也曾表示,他不会投自己不懂的那些领域,甚至更直接地声称,“不投资清洁技术,不投火箭飞行器,不投电动汽车,也不投资中国或印度”。

  这一连串的否定并非意味着他是个傲慢的角色。恰恰相反,身高1.96米、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安德森热爱与人沟通,而且风趣、健谈,一贯是个滔滔不绝的演讲者。

  Twitter是安德森在2007年无意中得知的项目,直觉告诉他这将成为互联网的下一个大事件。安德森没打招呼,直接拨通了创始人伊万·威廉斯的电话,表示了强烈的投资意愿。“投资Twitter是选对了时机,无论早两年还是晚两年,这都会是个失败的项目”。

  这似乎就是他从15年前创立网景中所学到的,“不断捕捉最恰当的时机,在一个又一个的两年中,进行新的下一轮投资”。

  但他也观察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结束之后,诞生了一批新的创业者,他们更加无惧。当扎克伯格毫不掩饰地向他询问 “网景公司究竟是做什么的”的时候,安德森并没有恼怒,他意识到,互联网的大无畏精神又回来了。

  “这么多年,我热衷于在硅谷所做的一切,我喜欢建立公司,喜欢创业,喜欢技术型企业,喜欢新技术,我喜欢创造的整个过程,我是创业者、发明产品的人、投资家和董事会成员,这么多的身份,我想从中得到的结果也会非常丰厚”,安德森说道。

  某种程度上缘于他的直言与坦率,他所撰写的博客Blog.pmarca.com,成为技术领域内的人必读的博客之一。扎克伯格正是其中的热心读者之一,俩人在Facebook搬到硅谷后结识,并相约每季度会面一次,安德森由此成为了扎克伯格的好友和导师。

  他从未怀疑,Facebook将成为非常重要的一间公司,“它拥有传统意义上的硅谷公司的一切特质,甚至看上去有些过时,它专注于提供最好的技术和产品,非常具有创新性,而且坚定地为大多数人服务。如果Facebook肯投放大幅广告的话会赚很多钱,但他们并没那样做”。

  网景往事

  对一些人而言,安德森这个名字如同网络热潮时的英雄。这个简单易用的浏览器,颠覆了整个信息产业,让任何一个拥有电脑和调制解调器的普通人,可以顺利进入互联网空间,激起了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的第一轮热潮,并且创造了美国商业史上成长最为迅速的公司之一——网景。

  1971年,安德森出生在美国爱荷华州的一个遍布雪松的小乡村。在他成长的地方,足球是当地最受欢迎的运动,但安德森则对此毫无兴趣。他把心思都花在了计算机上面,八岁的时候,就从图书馆借来一本关于basic编程语言的书自学。等到读六年级的时候,他已经研发了一套程序来完成数学作业。

  他被人们认作是计算机神童。传说他对数字的记忆力极佳,像照相机一样过目不忘。尽管如此,在进入伊利诺伊大学之后,安德森并没有打算以此为业,“事实上,我觉得我应该去学电力工程,当时在整个工程领域,这个行业的平均待遇最高。当然,我最终还是拿到计算机科学的学位,只是因为这个专业的功课最轻松”。

  的确,在大部分的校园生活中,安德森表现得懒惰十足,一切努力只为了能刚刚过线。“我是个热衷逃避工作的人”,他在接受《滚石》杂志的采访时说道。但就在他大二那一年,一切都改变了。1992年,他得到一个为NCSA(美国国家计算应用软件中心)工作的机会,每小时能挣6.85美元。在这里,他接触到了互联网,尽管当时的网络界面简单、粗陋,而且不具备太多有价值的信息,安德森依然非常兴奋,“我梦想借此成为一个可以接触到任何信息、无所不能的科学家”。

  安德森很快就觉察到,一个简单易用的浏览器将拥有潜在的庞大市场。在1993年的一个无眠的夜晚,他终于研发出一个雏形,并向自己的天才黑客朋友EricBina展示了这项成果。仅仅六个月的时间内,安德森和NCSA的其他同事就将其升级为具有完备功能的浏览器——马赛克(Mosa-ic)。不出一年,就有200万人下载了这一软件。

  毕业之后,安德森被硅谷的一间小公司IntegrationTechnologies所雇佣,如果安德森的余生仅仅满足于设计一些网上交易的安全软件的话,这个故事也就此结束了,但命运再一次扭转了方向。就在沿着101公路几英里之外,SGI的创始人吉米·克拉克正在筹划建立一项新事业。他询问自己的工程师,有没有什么有潜力、聪明的年轻人推荐,对方只给出了一个名字——马克·安德森。

  克拉克立即给安德森写了封邮件,希望能约他出来聊聊。对安德森来讲,这似乎是个无法拒绝的邀约。克拉克最初希望研发一款应用于交互电视上的软件,但安德森另有想法,在他将互联网计划托盘之后,克拉克同意集中精力打造一款在互联网上应用的浏览器。

  1994年,这对搭档耗资400万美金,建立了马赛克互动公司。随即因伊利诺伊大学坚称拥有“马赛克”名字的知识产权,公司遂改名为网景。安德森招募来了在NCSA时的旧友EricBi-na和其他同事。到了年底,这支“梦之队”研发出了更高版本的浏览器,并将其命名为“网景航海者”。这款浏览器随即垄断了整个网络,高峰时期占据了市场上九成以上的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