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Web2.0

MySpace中国裁员 难以传统方式运营互联网

  2005年,背靠默多克新闻集团,被认为是MySpace与Facebook竞争的一大优势,然而,五年之后,Facebook已经估值500亿美元,而MySpace则一副风雨飘摇之势。


  1月10月,有消息称,MySpace中国(聚友网,MySpace.cn)不久前进行了大裁员,裁员规模占员工总数的约2/3,其首席执行官魏来、运营副总裁雷振剑也已离职。本报记者随后联系魏来、MySpace前任CEO罗川,其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正望咨询总裁吕伯望认为,罗川于2007年离开MSN加盟MySpace中国时,后者有机会做成中国社交网站的“老大”,但罗川一系列动作并不被其总部认可,这导致MySpace中国在起跑阶段失去了机会。


  5G咨询创始人洪波却认为:不管是罗川的尝试,还是魏来的尝试都没有找对路子,开放平台基于用户基础,MySpace在中国并没有这样的用户基础,交友社区面对开心、校内、腾讯的直接竞争。


  一位互联网业内人士表示,MySpace在中国的触礁一方面是默多克在中国的又一滑铁卢,另一方面也是外资互联网在中国水土不服的又一例证,当然与其他外资互联网巨头兵败中国不同,MySpace的全球业务也面临挑战。


  2010年11月,新闻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查斯·卡利(Chase Carey)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说:“我们已经明确意识到,MySpace是一个问题。”他发出警告称,该公司的亏损不可持续,而且有必要在未来几个季度内进行改进。海外媒体甚至报道,新闻集团计划出售50%的MySpace股权。


  FaceBook与MySpace的处境在五年后有天壤之别。洪波认为:两者的命运从一开始就被注定了,MySpace的境遇缘于新闻集团以传统媒体的方式运营互联网,比方说,将MySpace进行频道划分,转播新闻集团自己的内容,而Facebook则是网民自发形成的民间社区。有传媒界人士对记者表示,新闻集团收购MySpace的遭遇,值得当前正绸缪进入新媒体的中国传统媒体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