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元宇宙

“元宇宙+博物馆”开启逛展新玩法,数字藏品发行仍需警惕泡沫

博物馆作为代表自然和人类文化遗产实物的场所,也是中华文化传承和弘扬的主要渠道,在80后90后的学生时代都会有一场或远或近的博物馆之旅,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坚定文化自信,博物馆的创新求变早已开启了“长征之路”。

从影视节目、到考古盲盒等文创产品的出现,博物馆也变得“潮”了起来。当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线下走入博物馆的大门变得困难起来,而近期博物馆和元宇宙的结合也有了新的发展,接下来和速途元宇宙研究院一起来走入博物馆的年轻之路。

从《国家宝藏》到考古盲盒,博物馆文创逐渐“破圈”

在《国家宝藏》中,演员周冬雨扮演玉琮守护者,将历史故事搬上舞台,演绎出了文物玉琮背后的故事,将文物和文化真正“活”了起来。随着《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等节目热播,文物、考古逐渐成为热门话题,博物馆也成为年轻一代打卡之地。

但受疫情影响,公众走入博物馆变得困难起来,这也催生了“考古盲盒”的生意。得益于国潮文化的兴起,考古盲盒正在悄然走红,它不同于潮玩盲盒,拆盲盒的过程同样在“考古”。

据了解,考古盲盒是由河南博物馆率先打造的文创产品,把时下流行的盲盒概念与文物相结合,消费者通过迷你洛阳铲、挖掘棒、小刷子等工具从整块土中将文创版的“文物”刨出来,在家实现“考古梦”。

(图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在某书上搜索“考古盲盒”发现,相关笔记超6700万,商品超2万件;短视频平台某音APP上“考古盲盒”播放量超1亿次,由此看出,考古盲盒也成为大众喜爱的国潮玩具。

(图片来源:平台截图)

虚拟展厅、数字藏品,博物馆也搞“元宇宙玩法”

在考古盲盒之外,VR/AR也开始赋能文旅产业,能够让“游客”足不出户就感受到“沉浸”的观光体验。速途元宇宙研究院体验了多家VR项目平台,也发现不少平台技术和设备的受限,所拍摄和录制的内容并不清晰,甚至有些“粗制滥造”的韵味。

可以说,随着元宇宙技术的加持和发展,博物馆和新技术的进一步结合,呈现出新的模式和思路,虚拟空间中的博物馆以全新的面貌重现在大众面前。

近日,“云上觅宝”小程序入驻支付宝,速途元宇宙研究院也在“元宇宙”中体验到了技术和博物馆的进一步结合。

在云上觅宝小程序中,目前已上线的数字展览有3D展馆和文物讲解两大类。首页有每日文物栏,点击文物能够其所对应的虚拟展厅中,通过滑动屏幕来进行调整视角和前进方向,点击地面上的某处“我”能够“瞬移”到指定位置,参观虚拟世界中的博物馆展厅,触碰文物展柜上的“按钮”还能够看到相应的文物数字模型,可以全方位展示,并配有文物的文字及音频介绍。

(图片来源:支付宝截图)

除此之外,云上觅宝中也有VR看展,能够看到国内外一些博物馆展览,但速途元宇宙研究院认为虚拟展厅的模式和呈现效果要比VR看展的效果好一些,不易有眩晕感,整体画质相较于VR录制的更为清晰,画面感也更加“科幻”,仿佛“游客”真的置身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得益于元宇宙技术的发展,博物馆展览与文物的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为大众提供了参与性、互动性较强的逛展体验。速途元宇宙研究院认为,元宇宙应当以“元宇宙+”的方式依附产业发展,“元宇宙+博物馆”的发展也成为目前博物馆求变的主要依托手段,虚拟展馆、VR体验之外,我们也注意到好玩的不止于此,近日,多家数藏平台与各地博物馆携手推出文创类的数字藏品。

恰逢518国际博物馆日,据统计,5月17日至18日,敦煌研究院、国家大剧院、卢浮宫博物馆等10家博物馆图书馆在天猫首次推出共20款文创文物数字藏品,总量共2.5万枚。

目前,鲸探也上线多款数字文创藏品,包括鄂尔多斯市博物馆的“喇叭口尖底瓶”、上海博物馆的“甲簋”、河南博物馆的“四神云气图”以及四川博物馆的“东汉陶摇钱树”等等,售价均在18元-25元之间,现已开售的数字文创均显示售罄,文创衍生出的藏品受到不少消费者的喜爱。

数字藏品不可篡改、永久保存的特性让文物找到了“活下去”的方式,数千年的文化跨越时空的距离,以数字化的形式得以传承,这是技术和文化产业结合的再一次深化。

数字藏品平台鱼龙混杂,文物、博物馆发行方需警惕

尽管多数数字藏品平台在尽己所能,帮助文物以及博物馆发行数字藏品,并受到好评。但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发现仍然有一些数藏平台将文物进行“二创”,存在“割韭菜”的嫌疑。

在某数藏平台中速途元宇宙研究院看到,某数字藏品将“狗首”改造为“狗兽”,并称其是圆明园十二生肖。

(图片来源:NFT社群提供)
(图片来源:社群截图)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查询“圆明园 狗兽”的来历也发现只有“狗首”的历史故事,以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铜像最为著名,二创之后的“狗兽”数字藏品与文物本身存在偏差。也有部分网友认为“叫狗兽是毫无依据的”并提出“是否有圆明园的授权”等问题。

(图片来源:百度APP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国家文物局在北京组织召开数字藏品有关情况座谈会,会上提出,文博单位要坚持公益属性,不应直接将文物原始数据作为限量商品发售,要确保文物信息安全等。

但文物经过二创之后,引发的争议以及背后的文化故事的改编,这是否能进行文化和文物的传承,这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由此看出文物和数字藏品的结合还需要进一步的发展和检验。而这类在网络上因“文物二创”产生争议的平台,需要文物、博物馆发行方尤其注意。

除此之外,数字藏品在元宇宙的浪潮下涨势凶猛,仍存在一定的市场泡沫,近期有多个数藏平台存在跑路的现象,TT数藏、象寻数藏等平台先后曝出丑闻,文物、博物馆发行方也需警惕此类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数藏平台累计超300家,这也就导致了整个数藏市场鱼龙混杂,尤其近期有一些平台存在跑路的丑闻被曝出,不少消费者购买数字藏品有一定的投机心理,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在多个交流群中看到开放二级交易市场和转赠功能的平台受到用户的青睐,能够及时“转手”,避免“砸手里”。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此前预测过,数字藏品未来发展必定是藏品价值向上,投资价值向下。元宇宙技术和博物馆的结合是很好的落地模式,但将文物二创目前看来还有很大歧义,消费者要警惕数字藏品市场存在的泡沫,理性消费,注重藏品本身而不是其“炒作价格”。元宇宙作为多重技术的融合,在博物馆的“线上之路”进一步赋能,从虚拟展厅和数字藏品的结合,我们期待文化产业在元宇宙的加持下不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