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5G

手持700MHz“双刃剑”,中国广电能否劈开移动、联动、电信的“蛋糕”

本文由速途网(sootoo123)原创

作者 / 乔志斌

随着中国广电正式向公众放号,我国的5G通信真正进入了“四大运营商”时代。

日前,中国广电 5G 官网(www.10099.com.cn)正式上线,中国广电 192 号段即将正式向公众放号,成为国内“第四大通信运营商”。

而根据中国广电早前公布的终端型号名单显示,苹果 2018 年 9 月后发布(iPhone Xs 和更新设备)的 16 款机型均支持广电 4G 网络服务;华为 Mate40 Pro 和 P40 Pro 已推送升级;小米 12X、小米 11 系列等机型已推送升级;vivo、OPPO、荣耀、联想、摩托罗拉、iQOO、OnePlus、三星等机型都显示即将推送。

广电到来的“轰轰烈烈”,也让更多的消费群体关注于此。然而,本以为广电的加入,能成为搅起5G电信资费“价格战”的鲶鱼,可等来的,却是价格与其他“友商”相似的价格。

从中国广电官方推出的套餐内容来看,其套餐有“4G精彩套餐”和“5G 精彩套餐”两种。其中4G精彩套餐价格38元至68元,根据价格不同分别提供10-20G国内流量以及50-200分钟不等的语音通话。5G 精彩套餐价格更是高达118元至588元,而在副卡、定向流量方面也与目前其他三大运营商大同小异。

不过,速途网也注意到虽然从公开渠道办理,广电套餐并不具备价格优势,但通过特殊渠道仍然可以获得一些优惠。例如,通过客服渠道办理新号,能够获得更低的折扣。目前已知最高可以拿到的折扣为首年6折,优惠期过后将恢复原价。

5G基建价格难下,“价格战”难打

之所以中国广电的加入,并没能引发运营商之间的“价格战”,很大程度上的原因在于近年来我国全面加强新型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推动5G网络深度覆盖的大力推动之下,国内的运营商承担了大量的建设与运维成本。根据工信部公开数据显示,目前,我国5G基站总数已经达到161.5万个,5G移动电话用户数超过4亿户。

与此同时,在国家提速降费政策下,通信运营商的套餐价格与流量价格也在走低,4G时代的价格战,在如今5G建设的高投入的背景之下,价格战无疑将给盈利带来了巨大压力。

而另一方面,早在2020年5月中国广电集团公司已与中国移动旗下子公司中移通信签订了关于700MHz 5G共建共享的《合作框架协议》,依照双方的合作协议,中国广电仍然保有700MHz的频谱所有权,只是基于“共建共享”的条件下,依靠频率的对等使用换得了诸如700MHz宏基站等主设备的有偿使用。

这意味着,作为新晋通信运营商,通过与移动共享频谱为交换条件,在无自有的通信设施基础、无需承担设施负担的情况下“轻装上阵”,同时与移动的合作,更是让广电在竞争中少了最大的对手。

700MHz黄金频段,成中国广电“双刃剑”

众所周知,我国5G网络早在2019年便开启了正式商用,如今已经过去3年。那么,已然错失“天时”的中国广电,靠什么吸引用户?

据了解,中国广电在宣传时,将其700MHz的5G网络称为“黄金频段”,作为核心优势作为重点宣传,并表示“覆盖更广、体验更佳、信号时刻在线”。

事实上,在通信领域中,700MHz频段价格确实更贵。根据2021年4月,英国通信管理局(Ofcom)公布其最新的5G适用频谱拍卖结果来看,700MHz频段上2x10MHz带宽以2.8亿英镑成交,而3.6-3.8GHz频段上的40MHz带宽成交价则仅有1.6亿英镑,足以见得这一频段的“含金量”。

而从技术层面来看,电磁波在空间中以正弦波的形式传播,频率越高,波长越短,峰值速率也更高,但缺点在于传播过程中的损耗也更多,并不利于长距离传播。而目前国内移动、联通、电信的5G网络频段主要集中在2.6GHz-3.5GHz,这也是为什么5G网络建设要求更高的基站密度,才能保证同样的信号体验。

而作为低频的700MHz,恰恰解决了5G基建的密度问题,更低的传播损耗,更适合长距离传输,相较于2.6GHz-3.5GHz的5G基站,700MHz能够将数量降低6倍。“黄金频段”更好的覆盖无线覆盖,尤其适合我国幅员辽阔的广大县城和郊区,700MHz能够节约更多的基站建设成本。

不过,正如刚才所说,700MHz低频在可用带宽与小区容量角度来说存在劣势,在人口较为稠密的城市来说,低频5G并不具备优势。而在传输速度上,2021年,展锐同中国广电一起推进700MHz频段能力拓展,实现了673Mbps下行速率,上传速率更是到了352Mbps,刷新了5G低频段网络速率业界纪录,但仍然与目前三大运营商5G网络下行1Gbps存有差距。

好在中国广电还在4.9GHz上有60MHz的带宽,正好弥补了城市大带宽的寻求,在频段上实现了“组合拳”。

除此之外,中国广电也联合合作伙伴中国移动制定了一些5G NR广播企业标准,也使得5G NR广播作为推进项列入到了2021年版中国移动5G手机产品白皮书中。通过大规模部署商用5G基站,通过单播、组播及广播的方式,可通过移动蜂窝基站和广播电视塔两种发射手段,向各种智能终端提供新型交互化视频广播服务和融合信息服务。

不过在速途网看来,5G NR广播看似美好,但短期内显然无法落地,成为中国广电的差异卖点。首先,本身5G基建与运营成本仍处于高位,尚无法完全满足现有终端设备的需求,因此更不可能在短期内提供免费的广播服务。更为重要的是,700MHz频段更低的容量,也为蜂窝数据的5G NR广播的广泛采用带来挑战。

更何况,在如今通信运营商用户已经全面进入“存量时代”的当下,实名手机号已经关联到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销号难如登天。虽然携号转网功能的推出,为用户开了一扇门,但转网过程的繁琐,加之用户也无法获得新入网的用户的折扣,无法带来足够的吸引力。

可见,中国广电虽然手持着700MHz“双刃剑”,但想要劈开移动、联动、电信的“蛋糕”,目前看来还不宜操之过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