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元宇宙

财报首季同比下滑、“现实实验室”巨亏,Meta此刻更需要“元宇宙”

本文由速途网(sootoo123)原创
作者 / 乔志斌

扎克伯格为Meta规划的“元宇宙”,或许并非Web3的开端,而是“后Web2时代”的延续……

自去年“更名以明志”,全力以赴元宇宙愿景的Meta,如今早已成为所有“元宇宙”从业者的目光所向,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掀起行业的波澜。

北京时间28日凌晨(美国当地时间7月27日),Facebook母公司Meta公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Meta第二季度营收约288亿美元,同比下降1%,成为该公司有史以来首次出现季度营收同比下滑;净利润约67亿美元,同比下滑36%;摊薄后每股收益为2.46美元,同比下滑32%。

 按业务线划分,第二季度Meta的核心业务广告收入为281.5亿美元,同比下降1.5%,不仅达到了去年一季度以来最低水平,也低于分析师预期的285.3亿美元。 

面对核心业务缩水,Meta方面将其归咎于受通货膨胀等因素的影响,广告商开始削减广告支出,这导致各社交媒体平台都开始面临在线广告销售的压力。同时,首席财务官David Wehner表示,“由于更广泛的宏观经济不确定性推动,公司在整个第二季度经历的广告需求疲软趋势还将继续。” 

Meta元宇宙相关业务“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期内收入仅为4.52亿美元,同比增长48.2%,然而当季亏损却高达28亿美元。更为关键的是,Meta还在财报中预计,三季度“现实实验室”收入会低于二季度水平。 

在广告业务营收缩水与现实实验室业务巨额亏损双重叠加之下,Meta第二季度营收和净利润下滑幅度均超出分析师预期,盘后交易中股价下跌4.65%。 

除了营收的困境,财报还显示截至二季度末Meta员工总人数83553人,为此,有消息称Meta开始尝试通过提出新的绩效要求,用以“优化”员工数量,本月早些时候,Meta人力资源主管洛瑞·高勒(Lori Goler)曾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称,Meta开始以“更大的强度”运营,对于那些未达到预期的员工,公司将考虑裁员。Meta的一些员工预计,公司今年最多将裁员10%。不仅如此,Meta还在本月取消了其硅谷总部的后勤服务外包合同,导致数百名工人下岗。 

从当年Facebook改名Meta的风光无两,到如今广告业务缩水,“现实实验室”巨亏、人事变动不断,让行业不得不反复质疑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愿景是否只是“水中月与镜中花”。 不过,在速途元宇宙研究院看来,虽然过程充满曲折,但Meta没有任何时刻比当下更需要“元宇宙”。

Meta的互联网想象力开始枯竭

从Meta的财报来看,虽然名字非常元宇宙,但现阶段的营收构成,却非常的“互联网”。财报显示,第二季度Meta广告业务在总营收中占比高达97.7%,可以说,Meta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坐在互联网流量管道入口的“广告公司”。 

因此,对于Meta而言,如何获取更多的流量成为了其能否持续发展的必然。在Meta今年2月公布的2021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后,股价出现“闪崩”,一日内暴跌26%、市值蒸发逾2000亿美元。 

彼时,不少人将目光聚焦在了Meta2021年全年“现实实验室业务”亏损再度扩大,达101.9亿美元,质疑Meta入局元宇宙的正确性。然而,2011年第四季度,Facebook日活数据在公司史上首次出现环比下降,同样引发了市场的高度恐慌。不少业内人士指出,Meta现有互联网业务增长遭遇瓶颈。虽然在随后的2022前两个季度,Facebook的日活用户数连续两季环比增长,但疲态尽显的增长幅度仍不足以完全消除行业的忧虑。 

对于用户活跃度的不确定性,Facebook的高管指出,消费者的行为正在发生变化,面临来自TikTok等服务的激烈竞争,这些都将继续带来不利因素。而Facebook旗下类似TikTok产品——Reels产品的营收远并不及其他核心产品,且尚未成功变现。 

此外,新业务发展不利,更是让Meta雪上加霜。今年4月,有消息称由于与潜在支付合作伙伴存在分歧,Meta未能按计划在巴西推出WhatsApp支付服务。这意味着Meta通过布局电子商务扩展营收来源的计划折戟于萌芽阶段。 

一连串的“霉运”之下,Meta能够寄希望于新的流量入口,莫过于现有的VR业务,也就是“现实实验室”所负责的业务本身。

 根据IDC近日公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VR头显的数据报告显示,全球VR头显出货356.3万台,其中Meta旗下Quest系列市场份额占全球VR市场的90%,成为VR产业销量的“绝对王者”。更大的话语权,也让Meta通过布局“元宇宙”以寻求新的流量增长点时充满信心。 

“元宇宙”将成为Meta“后Web2”时代开端

不过,就在近日,Meta公司突然发布公告,称将从8月1日开始上调Meta Quest 2 VR头显的价格,理由是因为更高的生产成本,128GB版本和256GB版本均上调100美元。Quest2涨价,也意味着Meta如今紧张的财务压力,以及传统的“互联网”运营方式开始悄然发生改变。 

对于Meta这类“互联网公司”而言,运营Quest这类终端,核心的运营思路通常是以持平甚至低于成本价出售硬件,然后再靠软件与订阅服务创造营收,靠软件补贴硬件。这意味着Meta是以牺牲盈利能力为代价来推广低成本VR硬件。 

然而,这种模式为Meta“现实实验室”业务带来了显著的短期亏损,以至于最终不得不因为“成本压力”最终走向终结。 

Quest2的涨价,折射出Meta“元宇宙”软硬件业务财务业绩的沉重。而早在今年4月,Meta宣布将向特定用户提供一些商业化工具,允许他们在Horizon Worlds上售虚拟产品,然而Meta向售卖虚拟产品的开发者收取的抽成高达47.5%,高于业内普遍分成比例30%,引发了开发者的不满。 

不过,在速途元宇宙研究院看来,对于起家于社交的Meta而言,想要通过元宇宙业务,为核心的广告业务持续创造更多的流量增长,必然不会贸然提高产品的硬件准入门槛。扎克伯格也曾经在财报电话会上指出:“我不仅关注如何创造一个好的VR和AR设备,而且关注如何让它变成300美元而不是1000美元,这对于让更多的人能够使用它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意味着,Quest的成本与售价,在未来都不太可能会明显上升,将在价格上探方面保持谨慎风格。 

可见,对于Meta而言,虽然“元宇宙”愿景短期内无法走出亏损,仍然将伴随着质疑声一路前行,但在VR领域的先发优势,仍然是孕育着新的业务增长的重要版图。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在《2022元宇宙产业研究报告》中也提到,元宇宙是极致沉浸的社交场景,而社交也是元宇宙流量的“粘合剂”。

Meta的“元宇宙+社交”之心已经昭然若揭,只是最终的愿景或许并非是其口中的Web3去中心化自制,而是“后Web2时代”的平台中心化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