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境派”001期回顾:数藏平台熊市来袭,行业如何力挽狂澜?

12月2日,由速途元宇宙研究院主办的直播访谈类栏目“灵境派”正式上线,通过与媒体人、行业人士、企业高管等连线,剖析行业热门话题,为行业发展趋势把脉。

“灵境派”001期回顾:数藏平台熊市来袭,行业如何力挽狂澜?

“灵境派”第001期,速途元宇宙研究院邀请元飞船和数藏舰主理人黄凯,与速途网科技频道主编、速途元宇宙研究院资深分析师乔志斌,以近期数字藏品行业讨论热烈的“数字藏品平台清退”为话题,共同探讨数字藏品领域的发展现状中存在的问题,以及破局之道。

字藏品“熊市”起因是供需关系反转

2022上半年,数字藏品产业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相关发行平台数量也相比去年翻了十几倍,仅半年时间便从2021年末的58家增加到500多家,截至11月底,国内数藏平台数量已超过800家。然而,下半年数字藏品市场突遇寒潮,大量的数字藏品价格出现“跳水”,规模较小的数字藏品平台藏品价值几近归零,即使BAYC无聊猿这种“现象级”数字藏品,今年1月,Justin Bieber斥资129万美元购入的BAYC #3001作品,在10个月时间里已贬值95%。

“数字藏品熊市的原因是供需关系的反转”黄凯表示,回顾今年四、五月份,唯一艺术、幻藏、iBox等平台藏品的创世藏品价值一度高达上百万,这并非源于藏品本身的艺术价值,而是其一级市场“优先购”的权利,能够让持有者在享受到年初数字藏品二级市场的溢价。向拥有已发售数字藏品用户开放新藏品“优先购买权”,被行业内称为“套娃式”玩法。

然而,快速炒热的市场,吸引了大量的模仿者,彼时,每个月新上线的数藏平台数量多达100多个,平均每天都有4到5个平台上线,而这些平台从模板、到界面、再到玩法、甚至连藏品名称都几乎一模一样,高度“同质化”的运营模式,引发了年底平台数量以及藏品发售数量的激增,而对应的市场需求反而开始放缓。

自此,供需关系开始发生反转,藏品发售的数量越多,平台的藏品便呈现出“通货膨胀”的趋势。虽然平台也试图推出“合成”玩法缩减数藏数量,但在黄凯看来,如果平台无法持续获得新用户加入,平台与藏品的缩水将成为注定的结局。

“灵境派”001期回顾:数藏平台熊市来袭,行业如何力挽狂澜?

面对数字藏品行业突如其来的“熊市”,乔志斌指出,数字藏品本质是数据,基于区块链技术所提供的不可篡改、可追溯性和去中心化存储技术而赋予了存证属性,成为了保存在区块链上的一种虚拟商品。其价值表现在如何与产业结合,产生新的增量,例如利用数字藏品,带动了文博文旅行业实现疫情影响下的复苏。而目前平台中价值缩水最为明显的图片类内容,虽然可以被称为“数字艺术品”,但不同的IP对于用户的价值认知因人而异,同时AIGC技术被用于批量生产数字藏品,进一步压缩了藏品价值。

“套娃式”运营暗藏风险,退款平台藏猫腻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2022数字藏品产业研究报告》中,揭示了现阶段数字藏品矛盾的核心本质,即“数字化技术为行业降本增效,与单纯依靠售卖虚拟数据追求价值增量的矛盾”。

“灵境派”001期回顾:数藏平台熊市来袭,行业如何力挽狂澜?

数藏平台通过“套娃式”玩法通常难以为继,而9月以来,数藏平台“关停潮”成为了行业新的争议点,9月、10月每月都有超过20家平台宣布清退,而11月这个数量更是接近40家。除了腾讯幻核按照发售价格100%退款对于用户相对友好以外,大多数平台都是以5%-30%的发售价格退款,让用户遭受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黄凯表示,大量中小平台以10%-30%退款,本身就存在很大投机风险。这些平台绝大部分都有着相同的特征:通常成立时间不超过3个月,以拉新活动以及“开放二级市场”的传闻来吸引投机用户,并通过操盘手段拉盘并砸盘,让用户手中的数藏价值瞬间蒸发,成为平台收割的“韭菜”,而当用户发展时为时已晚。

随后,这些平台要么跑路不再维护,要么发出一纸公告,宣告平台运营失败,仅以10-30%的发售价格回收藏品,并要求退款用户不得再次追究平台责任,让用户“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谈到用户应该如何规避购买数藏造成的经济损失时,黄凯也给出了三点建议:

首先,用户需要摆正心态,认清数字藏品的使用价值,明确其并非投机产物,避免因为贪心成为被平台收割的“韭菜”。

其次,在甄别平台时,要看平台方与IP方是否采取了持续运营,挖掘藏品IP商业价值或个人权益的方式,为持有者带来价值,而非通过各种手段炒作拉高藏品价格的投机玩法。

最后,呼吁行业尽快出台数字藏品相关的政策,为行业增加确定性,一方面能够吸引更多有能力、合规范的大厂入局;另一方面加速不合规平台的清退,实现“良币驱逐劣币”的发展格局。

数藏行业“破圈”势在必行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10月发布的《2022数字藏品产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目前,仍有23.29%的买家认为数字藏品的主要价值体现在能够基于稀缺性随时间带来更多经济价值,并在出售或转让过程中能够为自己带来更多的利润,存在一定的投机风险。

乔志斌指出,如果将数字平台看作一个场,场内是资本的“零和游戏”,那么想要维持平台运转,通过拉新“用新债还旧债”极易碰触发展天花板;因此,“破圈”从外围去寻找增量成为数字藏品发行方必然要面对的问题。数字藏品基于区块链技术,本质上也适用于存证确权的工具,因此如何利用工具大会更大的价值,才是数字藏品“破圈”的关键。

黄凯表示,数藏如何破圈已经成为当前行业探讨的共同话题。在他看来数字藏品的发展方向不仅在于藏品本身,还有更多的角度去探索。一些比较成功的案例,例如通过将PFP类藏品,打造成社交团体的“Pass卡”,当用户看到拥有同款藏品的时候,便仿佛找到了元宇宙中的“同类”,并以此打开社交与 IP运营的无限想象。

就如同大多数行业那样,在初期快速兴起之时,通常都难以避免资本带来的投机泡沫,一些用户遭遇不正规的平台而遭遇损失,一些认真做事的平台因为难挡投机风潮而悻悻离场。如今的数藏“熊市”,也许正是行业泡沫破裂,从业者与用户回归理性的表现,只有当数字藏品的价值回归到本应属于它的位置之上时,行业才能真正的走向正轨。元宇宙是个方兴未艾的命题,面对未来层出不穷的行业热点话题,“灵境派”还将邀请营销专家、技术大拿,甚至是处在舆论漩涡中的企业高管亮相,打造元宇宙行业最强发声阵地之一。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5日 18:28
下一篇 2022年12月5日 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