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热点

互联网评论者洪波:乱世中的平台开放

  关键词 巨头口水战


  独白者 洪波


  5G咨询创始人、互联网评论者


  对于整个中国互联网产业,我并不是一个绝对的悲观主义者。因为2010年的几役至少传递了两个积极的信号。


  2010年,从7月份《计算机世界》刊发“狗日的腾讯”到9月份“3Q大战”再到12月底“金山反诉360”,互联网公司间的“嘴仗”从来没打得这么频密过。


  单就“3Q大战”来说,尽管360的产品在用户中有比较高的认知度和好评度,但在面对腾讯这样的行业巨头时,仅凭这一点还是很难有胜算,所以它才要“另寻他径”。而这家公司恰好又具备了很多公司不具备的“强制力”,即不光把自己的产品做好,而且可以指认哪些产品是不安全的,是在偷窥用户的隐私。因此,它才更喜欢乱世,乱世对于后来者才会有机会。换句话说,360也不甘于做一家小公司,它也希望成为“巨头”。


  我想,这正是周鸿祎一直在强调的–“如果大公司实现了垄断,那么小公司只有通过颠覆性创新才会有机会”。但如果我们把“3Q大战”放在一幅更大的历史图景下看,所有的乱世真正遭殃的都是百姓。


  虽然经过政府干预,最终的直接冲突被抑制住了,但双方的根本利益冲突并没有解决,它一定会演变成一种长期的较量,就像3721与CN N IC的矛盾一样,除了官司不断,彼此的掐架还会渗透到技术、公关的各个层面。整个产业的流氓化将是这种互掐所带来的最糟糕的结果。最终,用户会发现,很多软件他们不知道怎么就装上了,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卸载。


  对于整个中国互联网产业,我并不是一个绝对的悲观主义者,甚至从长远来看,我会更乐观。因为2010年的几役至少传递了两个积极的信号:一是互联网巨头们开始起变化,争相打出“开放牌”;二是市场之大、需求之迥异,仍给创业公司留下了不少机会。


  说巨头们争相开放,是因为它们希望在与更多的人分享它们已有的资源的同时,为自身建立起更稳固的产业链条。尽管相比美国互联网产业的开放,现在中国互联网的开放还有些首鼠两端,即会保留一些东西不让别人用,或者等别人做得好了再拿回来自己去做,但由于巨头们积极地进入和推进,带动了一些二线巨头,比如新浪,也加入进来,让开放成了整个互联网领域的一种趋势。


  就腾讯、百度、阿里巴巴“三巨头”而言,百度的资源主要是流量,阿里巴巴则更多在电子商务领域(尽管电子商务的市场规模还会不断扩大,但它毕竟是一个细分领域)。所以,腾讯是拥有最多让开放者及第三方公司想要得到的资源的,既有流量,又有用户,还有用户关系。这些资源过去几乎只被它自己所用,如果腾讯真的愿意分享给第三方,肯定会受到市场上更多第三方公司的支持。事实上,“3Q大战”也让腾讯意识到,尽管原来“独行天下”的思路短期内仍然可行,但同时也在市场上培养一种敌对的情绪,久而久之,必然会带来一些变化。


  但要让腾讯开放,的确很困难。过去,它的思维模式是,要建立一个完全自给、自我控制的帝国。这种思维模式要很快地实现自我转变,很难。上个月初,我和马化腾一起吃饭时问他,你的“马八条”听起来挺美的,但怎么才能跟公司具体的管理制度结合呢?


  如果各个部门KPI考核的系数还是主要看发展的用户数有多少,流量有多少,怎么可能让它愿意将自己的资源分享给外部的人呢?这涉及到整个公司管理制度、


  管理流程的变革,不可能在一朝一夕间完成。


  在平衡短期和长期利益的问题上,相对比较容易操作的是阿里巴巴。因为淘宝上市计划的无限推迟,它暂时不用面对资本市场的压力,可以做更长期的战略规划。但对腾讯、百度来说,如果一个季度的利润下降很厉害,投资人就会拿脚投票,一旦拿脚投票,公司的持股员工的心态就会发生变化,这是一个连锁反应。公司、员工能否承受这种压力,是个很大的问题。现在,腾讯成立了一个50亿元的产业共赢基金,这是其开放的一个新步骤,也是一个积极信号,表明腾讯的开放决心,同时也表明它不但愿意分享资源,也愿意分享资金。


  再说小的创业企业。其实,有很多做得很不错,他们的创新大公司做不了,因为跟现有的业务形式完全没关系,纯粹是在探索自己的路。比如豆瓣,大公司可以复制,但复制了也取代不了豆瓣。再比如王建硕的百姓网,不到30人的规模可以做到和几百人上千人规模的58同城、赶集网一样的利润,这也是一种创新。王建硕和我聊天时说过,他不太愿意强调中美之间的文化差异,而更愿意看到中美之间人性相通的方面。比如,喜欢买价廉物美的东西是不分民族,不分文化的。这也使得你可以不只看眼下如何如何,别人如何如何,更坚持自己对人性,对市场的判断。所以,小公司的创业者要从过去那种“模仿和抄袭”的思路中走出来,真正进入一个自己坚信也有能力去解决问题的领域。


  旁白


  《“狗日的”腾讯》


  2010年7月,《计算机世界》刊登了一篇题为《“狗日的”腾讯》封面头条文章,并采用了一只身中多刀的腾讯企鹅作为其封面。在红麦软件总裁刘兴亮看来,该文言辞辛辣、“刀刀见血”,把腾讯作为互联网公敌进行批判,将互联网商业竞争写成了不可调和的恩怨。刘记得去年腾讯成为世界第三大互联网公司时,美国主流媒体用了“伟大”这个词,而回到国内,却享受“狗日的”待遇,耐人寻味。


  “马八条”


  3Q大战之后的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媒体曝光率陡增。在中国企业家年会上,马发表了《关于互联网未来的8条论纲》的演讲,被称为“马八条”,成为腾讯迈入开放转型期的标志。


  没完没了


  3Q大战的连锁反应似乎还停不下来。金山公司起诉奇虎360公司不正当竞争,缘起360安全卫士与金山网盾的互不兼容。而就在2010年最后一天,金山网络又扔给360一枚“重磅炸弹”,其发布信息称监测到奇虎360公司旗下一台记录大量用户企业、个人用户隐私资料的服务器涉嫌泄密。引发双方再度唾沫横飞。看来,在3Q大战中,360的“敌人”,不仅仅是腾讯。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