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家电资讯

“家电下乡”变形记:多省虚报数据骗补贴

山东省鄄城县郑营乡王庄农民小刘有点郁闷。春节前几天,他跟父亲到县里一家家电下乡指定门店买洗衣机,想着如果拿到13%的补贴,就能省100多元。这是他家第二次购买家电下乡产品,之前买过一台海信电视。


可当他申请补贴时,却遭遇尴尬,对方说他家已购买两台洗衣机,不能再享受优惠,无法拿到补贴。他纳闷,家里之前从没买过洗衣机啊。


“家电下乡每类产品每户可享受两台优惠,他家的资料,比如户口本、可能被人用过两次了。”鄄城县规模最大的家电销售渠道八方家电家电下乡负责人冯普青对《第一财经日报》说,过去一段时间,尤其是2010年之前,这类事情时有发生。


小刘的父亲也想不通。他是个农民,也不出去打工,身份资料平常几乎没用过。不过他很快想起来,去年夏天,村里来过一辆大卡车,说是卖家电下乡电器的,而且他们带着复印机,复印了村里很多人家的户口本、身份证等资料,还给了他5元钱,他当时还想世上还有这好事。


小刘郁闷地说,如果拿不到补贴,自己就花了冤枉钱,早知道就不买什么下乡产品。本来,那店里的销售员还曾向他推荐一款没有听说过的品牌,并且说可以直接降价13%,跟家电下乡产品没什么区别。他只是感觉不踏实,就没买。


冯普青表示,小刘的遭遇,可能跟前一段时间骗补现象有关。过去两年,全国许多农村市场,由于监督存在漏洞,出现过许多厂家、渠道骗补案例。


此前,多省家电下乡虚报数据骗补贴的案例被曝光。其中,浙江省属于重灾区。此前有媒体报道,自2010年9月8日至10月18日在温州市进行的第二批下乡空调小宗用户专项检查结果显示,核查到补贴的为33290台,占全部应查数76.26%,其中“确认购买”为7077台,占全部应查数16.21%,确认未购买26231台,占全部应查数比例高达60.05%;未核查到的台数有10370台,占全部应查数的23.74%。也即80%以上的补贴属于“骗补”。


之后,许多省份开始出手打击,商务部也连续发文强化监管。1月7日,财政部、商务部联合出台紧急通知,强调“要将2011年作为家电下乡、家电以旧换新监管年”。比如,财政部门兑付补贴时,要严审发票、户口本、身份证及产品标识卡;商务部则要落实对销售网点特别是代垫补贴网点的进销存台账管理制度。此外,还制定了月抽查计划,针对家电下乡中标企业,每月抽查比例不少于10%,对补贴2台(含2台)及他人代领的要100%抽查。


小刘家难以领到补贴,可能就是去年夏天材料被复印、利用有关。冯普青认为,如今销售企业一般都先垫付“直补”农民,不可能再发生这类事,除非某些企业本来就打算糊弄农民,利用他们的材料谋利,而“这是违法的”。


记者去年国庆节在鄄城某路一家小型百货店门口曾看到一则信息,它大概能直接解释小刘家的遭遇。信息说提供一项特殊服务,只要能将户口本复印件、身份证复印件、农村信用合作社存折凑齐,就能获得一条牛仔裤或一瓶花生油。不过今年春节里,记者没有再看到此类信息。


冯普青透露,这就是上述现象的变种,不良商家利用当初监管不力,借助老百姓的身份信息,虚报销售数据获利。不过,由于目前监管从严,这种现象已很少见。


但在百度“家电下乡”贴吧里,却密集充斥着大量兜售“家电下乡卡”的信息。“家电下乡卡”也即家电下乡产品标识卡,它对应着一款下乡家电产品,也是农民领取补贴的必备要件之一。不过,许多家电厂家为虚报业绩,往往会超越一机一卡,给指定渠道商一机两卡甚至一机三卡。而不良渠道商为了利益,则利用这些标识卡、消费者的资料去骗补贴。


贴吧里,一位手机号码查询确定为“黑龙江鸡西”的人士说,他手里有89张卡,42张新卡、47张旧卡,共计121712元,借助它,大概能获得补贴15823元。


所谓新卡与旧卡,是指年份不同的家电下乡标识卡。比如2008年第一批家电下乡卡为绿卡,2009年第二批为红卡,2010年第三批为紫卡,而2011年则为蓝色。许多没有家电下乡资质的不良厂家,会利用这种标识卡资源,将产品兜售给农民。


不过,这种卡的生意接下来可能就不太滋润了。冯普青透露,今年3月底,旧卡有望停用,那些手中握有大量标识卡的,说不定会栽在里面。因为,他们无法将信息输入家电下乡管理系统,部分企业一旦被查出违规,甚至信息直接就被冻结,等于取消了资质。


但小刘似乎并不过分在乎这些。他说,只要产品质量有保证,能获得实惠才是目的。如今没法享受优惠,虽然跟不良商家有关,但是假如一开始,家电下乡就是直接让利老百姓,可能少去那么多波折。


本报记者在鄄城金霸家电卖场也有类似感触。当记者提议购买一款海尔下乡冰箱时,一名女推销员却努力推荐一款知名品牌的非下乡指定产品,价格杀得比海尔那款还要低许多。在当地一个村庄,记者不完全调查发现,过去一年,至少一半以上农户购买电器时,并没借助家电下乡概念去获取实惠,许多人仍然直接购买那些价格诱惑力比下乡指定品牌更强的产品。


冯普青的感受是,在农村,农民消费者对于价格确实非常敏感,但是,随着消费理念的提高,他们也开始逐渐重视品牌与质量。


“有人怀疑‘家电下乡’政策,我觉得这太偏激。”冯普青说,政策本身没任何问题,它确实是政府补贴老百姓的实惠工程,企业、渠道也在这一过程中获得了利益。他透露,目前八方家电70%的营收来自“家电下乡”业务。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